FANDOM


 
Gametitle-FO2
Gametitle-FO2
The Vault Dweller's Memoirs are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Fallout 2 manual. Written by the Vault Dweller himself, its an account of his history ever since he left Vault 13, up until he founded Arroyo. As it stands, it is the only information about the canonical outcome of Fallout outside a few references in the sequel itself.


Fo2 Manual Mad Max
年纪大了的好处之一是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倚老卖老,按自己的想法办事。前不久,这个部落的新首领(在我归西之前,他们暂时不愿接受“长者”的称号,说是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希望我能“记录下自己一生的经历,为部落的后代提供学习的典范”。呸!他们需要的知识只存在于血与泪、爱与恨之中,而不是一些寫在紙上虛無縹緲的文字,不过他们的想法并没有错。To make them happy, I've written down what I feel will be important. (The important words being "what I feel will be important.")

他们希望我写一本回忆录,这可办不到,不过我会尽可能把一些重要的东西记录下来的,我需要按自己的方式进行叙述。是的,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应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那場戰爭

I know little about the War, but it doesn't really matter. A lot of people died when a lot of atomic bombs went off and nearly destroyed the world. If you don't know what an atomic bomb is, then imagine the worst thing possible. Atomic bombs were worse than that.

避難所

就如同所有部落最早的居民,我来自地下避难所。在核战争爆发以前,美国政府曾经动员全民备战,数以千计的城镇进行了规模浩大的掩体挖掘工程,他们开山凿洞,用金属和石块修建地下避难棚,这些巨大的地下掩体就是所谓的地下避难所,它们有的靠近城市,有的地处荒野,坚厚的外壳使它们足以抵御核武器的辐射和冲击波。As you may guess, when the War came your ancestors made it to a Vault. Vault-13 to be specific.

For several generations, your ancestors and mine lived within the Vault. As best as they could figure, it was too dangerous to try and leave the Vault. 他们在地下种植食物,净化饮用水,回收垃圾,工作、学习、阅读、睡觉,不断繁衍……他们渐渐习惯了这种穴居生活,甚至已经忘却了地面的世界。我出生即為孤儿,是这个避难所的第三代居民。我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是這個社區(和一个机器人)把我拉扯大的。不过一切倒也过得无忧无虑,直到有一天,13号避难所用来生产饮用水的净化芯片突然损坏,而其他所有的备用部件要么找不到要么也已破损,没有这块净化芯片,整个避难所就会腐烂,发臭,最后消失在漫漫黄土之中,因此,必须派人到外面的世界寻找新的水净化芯片。

監督把我这个年龄层的所有健康公民都召集在一起,让我们抽稻草决定由谁去完成这个危险的任务,结果我抽到了最短的那根。如果命運沒有讓我抽到也就不會有這麼多故事了,對嗎?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避难所。

外面的生活

My first few days were harrowing to say the least.我险些丧生于凶猛的怪物手中,那些异形老鼠对人类的肉原来更感兴趣。 手上唯一的線索就是另一個避難所的位置,15号避难所。I spent a couple of days stumblingthrough the desert before I came upon a smallsettlement. I stopped there for help, 並遇到了一个名为“沙蔭市”的城镇。我帮助了他們,他们也热情地向我伸出了友爱之手。我明白了一个事实:只有与其他人一起合作你才有生存的机会。我的確贏得信任,來自沙蔭市的兩位重要市民,谭蒂和她的父亲阿拉代什

在他們的知識,以及一位名為伊恩的男人幫助下,我持續往15号避难所邁進。准确地说,是15号避难所的遗址。这片焦土已经被时间、风沙和拓荒者蹂躏得面目全非了,Vault-15 was no help for my people. 而那个装有水芯片的控制室也早已被数吨重的巨石永远地埋入了地下,and I had to move on.

After a small problem with some Raiders, who would continue for years to plague not only myself,but the Tribe, 恍惚间我们来到废墟之镇。这里的人们使我明白一個最重要的道理:有时人不得不扮演坏蛋的角色,一味充当老好人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在“废墟之镇”的那段往事有些不愉快的污点,不过我对自己当时的行为并不后悔。我在那儿最大的收获是收养了一条无家可归的,牠也成为了我忠实的伙伴。直到现在我仿佛还能听见牠见到我时那快乐的叫声。

废墟之镇是一座商业都市,到处都是商人(和叛徒),但那裏没有水芯片。I was not desperate yet, as there was still time for me to recover the chip and return to my home, but I needed to move on.幸運的是,他們把哈勃城的具体方位告诉了我,废土上最大的一座城市。

哈勃城比废墟之镇和沙蔭市加起來還大。就算塞進一座避难所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But the people of the Hub had no life, 那裏就是座同樣荒涼的地方。 It eased my mind, however, 只好买些水,请这儿的商人帮我带回13号避难所。現在回想起來,這可能是一個錯誤,but I was still innocent of 潛伏在文明廢墟中的惡魔。 一个小小的线索使我找到了尸鬼的城市所在,这是一个被称为大墓地的地方。在那裏我遇到大量的变种人,他们装备著不知打哪來的強大武器。在与他们的战斗中,伊恩丢失了性命,一个超级变种人用喷火器从背后把他烧死了。伊恩的血没有白流,我们终于找到了被埋在城市底下的水净化芯片。It was with easier steps that I returned to Vault-13.

家的敌人

監督很喜悦看到我平安回到避難所,以及我手中的水净化芯片,当我谈到超级变种人时,他開始擔憂起来。直到此时,我才发觉当初對販水商人犯下了怎样的错误。为了顺利地将水送回避难所,不假思索地把这里的详细位置告诉了他们,现在外面的世界都知道了13号避难所的存在了。少了匿名在外的保護,避難所很容易被毀掉。15號避難所的命運顯然沒讓我記取教訓。監督交给我一项新的任务──寻找超级变种人的总部并彻底消灭这些危险的敌人。我又一次离开了避难所,不过这一次我的心情十分平静。现在回头看看,我本应明白避难所的監督和其他居民打发我出去的真正用意。

我回到哈勃城尋找線索。经过几天的明察暗访,这个拥挤匆忙的大都市终于向我暴露了它最隐秘的核心──一个庞大的地下犯罪集团。那里的家伙以为可以利用我为他们的组织服务,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从他们手中我救出了钢铁兄弟会的一个年轻人。A few trouble-makers tried to stop me, but I learned much about survival since leaving the Vault.

It was in my best interest to leave town for a while. 我长途跋涉来到兄弟会,希望加入他们的组织以便接近那些重要情报。他們告诉我在加入他们的组织之前必须完成一项任务以证明自己的实力。想著這應該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难题,我當場答應並前往他們稱作闪耀之地的地方。直到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传说中核战争的恐怖。整個兄弟会看见我完成任务活着回来时吓了一跳,他们如约把所需的资訊和他們一部份的科技知識给了我,他们告诉我那个地方叫白骨之地。路上我绕道来到大墓地看望我的那些老朋友。不幸的是,that place was now truly the city of the dead.所有的尸鬼被屠杀一尽而巨大的变种人在街上徘迴著。我找到一位幸存者,他告诉我在我离开后不久这里就遭到了变种人的攻击,临死前他对我说变种人部队正在四处寻找純種無汙染的人類以及一位特定人士,顯然我完美的符合以上敘述。复仇的怒火把我的心撕裂,我的双眼迸出了可怕的火花,我一步一步向白骨之地迈进。

教主

Fo2 Manual Master standoff

白骨之地位于洛杉矶这座战前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中,无边无际的建筑物在烈日下躺着,没有一丝风吹入这个死亡之城。

我在白骨之地發現許多敵人,and a few friends。我只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动手杀人並对这个可怕的仇敌了解得越来越多。

在地下深处,我找到了这个躲在超级变种人和异形部队后面的邪恶魔头。在一间黑暗的廢棄避难所裡,墙上挂满许多了人类的肉体,垂死者的尖叫声回荡在大殿之中, I found many evil creatures and mutants.

Walking among the misshapen ones, 我杀死一名卫兵,穿上他的衣服,以躲开畸形怪物的例行搜查。进入避难所的底部后,周围的景象越发令人发指,墙上嵌着一具具血肉模糊的躯体,而这些血肉居然是活的,并且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没过多久,我就目睹了天地间最骇人的一幕,至今想起来仍有些心惊肉跳,我不想把这一幕写下来,你们只需要知道,当我离开时,这頭野獸已经永远地从人间消失了,教主的大軍也已经作鸟兽散。

The Vats

不过我的任务仅仅完成了一半,眼下還剩下一樣工作。教主過去把健康的人类抓起来送往大缸,在那儿,他们被浸入一种叫FEV的液体之中,最终转变为庞大的畸形变种人。

为了防止出现另一个野心家继续生产这些可怕的变种人部队,我必须彻底摧毁大缸。幸运的是,兄弟会的朋友们为我带来许多重要线索,使我很快就找到了它的位置。Invading the Vats, 与变种人和机器人展開戰鬥。None could stand in my way. I had a mission. I had a goal. I had a really large gun。那裏也是狗肉倒下的地方,牠成为了强大的能量力场下受害者。我很想念那隻狗。那天我摧毀了大缸。最後我聽到的是,那裏的一切已經化为碎片,消失在无边的沙漠之中。

重返故里

当我回到13号避难所的时候,人们並没有把我當作英雄般接待。監督在避难所的拱形门外与我交谈,说感谢我为避难所所做的一切,但他已经无法再信任我,因为我会把外界的杀戮之气传染给其他居民。他高度评价了我的种种战绩,然后希望我从现在起立即消失。混帳東西。

所以,我离开了。

The days and weeks that followed were hard on me. I had met few true friends outside the Vault,and they had died following me. 现在,我的亲人把我一脚踢了出来說還說我不能再回去。I screamed. I cried. 慢慢地我意识到監督的决定可能是正确的,我已经改变了许多,避难所之外的世界是残酷的,完全不同于避难所内部那种封闭的平静。但我從未原谅他对我所做的一切。

我在荒野中过着孤独流浪的生活,可是我从未远离自己的家乡。Perhaps I wanted to return, and force my way in, or plead for them to take me back.幸运的是,我并没有跨出这一步。I found a few wretched souls, a small group of Vault-dwellers,那些为我的遭遇打抱不平,並決定离开避难所加入我行列的人。不过他们长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要是沒有我的幫忙他們可能早就死了。

我们决定迁往遥远的北方,远离避难所,远离原来的岁月。Slowly, I taught them what experience had taught me. And together we learned to thrive.

部落

Over time, our ragtag group turned into a tribe. I fell in love with one of them, and we raised a family, like all of our tribespeople.

我們在大峡谷的悬崖边上,建立了村落。这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小窝,是我们多年辛勤劳动的回报。我們可以派探子重返避难所,to help others who thought like ourselves, but that slowly came to an end. 我們已已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常常想著13号避难所现在怎么样了,以及其他,但我沒時間再去探索一次了。

我把积累的所有生存技巧都教给了自己的村民,打猎、种田等养家糊口的能力。机械、科学等建设家园的知识,还有用以捍卫自己的各种战斗技能。

我和我的愛人領導著這座村落和整個部族。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部落日益强大起来。但凡事总有盡頭,我的儿子和女儿们現在已經成為領導人。I'm sure that the Tribe will continue to grow strong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our children.

我的愛人几年前殞命,这几年我没有一天不在思念着葩特的容颜。每当我望着我的孩子们时就会想起她亲切的微笑。这段经历是我留下的所有遗产,给我的孩子们,给我的后代,给所有部落的人民。That is my story, and I am sticking to it.

-流浪者

Fo2 Manual Wanderer


Source texts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