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out中文維基
Advertisement

 
Gametitle-FB.png
Gametitle-FB.png

辐射圣经8(英文名:Fallout Bible 8)是Fallout聖經 的第八部分,包含由Chris Avellone编译和编写的第一批辐射游戏的背景材料的文档集。本期于2002年10月2日发行。


目录

Document start icon.png 以下為原始文件或其副本,譯者補充以括號備註於後。

辐射圣经更新-8

Fallout聖經更新8
Vault Boy.png
也许是2002年9月或10月或其他甚麼的

这是第八份辐射圣经 -- 如果你没有看过以前的那些,你可以打开黑岛的主页 (www.blackisle.com),把页面拉到最下面,点击“更多新聞”(或者你用关键字“Fallout”搜索也行)。最先的三份已经整理合并成为“幅射圣经0”,第四、五、六、七份则是独立出来的。

对于你们那些以前没看过这些资料的人,“辐射圣经”其实就是把幅射1和幅射2的背景资料等等编辑到一份文件中,以方便爱好者们更好地了解幅射。这些是完全免费的,请不要用于谋利。这份资料里有些东西很粗糙,所以如果你发现了有什么地方有错或者是你想对于某个方面了解得更多的话,给我的邮箱Cavellone@blackisle.com写信,告诉我该做些什么。我不能保证我会马上一一给你们回信,但是我找时间做的,当周末来临的时候。

好了,这份资料包含了对幅射的设计员Scott Bennie的采访,一些问题的答案,EPA的原始资料,狂暴而恐怖的核冬天,以前那个老荒野遊俠的“续作”千鈞一髮,为什么那部可偉佳攔截者的車屁股这么大,一点关于部落的信息,新的脑筋急转弯比赛,上两次比赛的赢家,以及辐射世界中的一些随机事件。

谢谢对辐射的支持,

Chris Avellone @ Black Isle Studios

写在前面

嗯...我在编这些资料之前总要说几句,这些几乎和上次说过的一样,所以如果你们看過之前的資料,扫一眼就行了。

  1. 重申一次,任何对于辐射圣经的问题或建议请发到Cavellone@blackisle.com

    但是,在你发邮件之前,请先读读下面的第2条,以及那个后面的“我不能回答的问题”。

  2. 该把哪些资料放进圣经,辐射的音乐,你比起电脑游戏为什么更喜欢辐射桌面游戏,关于辐射里的事件的问题,以及关于哪些资料更受欢迎的意见,都可以发给我。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我无法回答的,因为我很忙,而且我讨厌这样的问题。包括:
    • 让我给这个游戏给出攻略或提示。如果你需要一份攻略或提示的话,到黑岛的留言板:

      http://feedback.blackisle.com

      然後把问题贴出来。在15秒之内,肯定就会有人回答你的问题的。当然这些回答可能是假的或是讽刺你的话,比如“傻瓜”或是“白痴”之类的,但你一定可以找到答案。所以到那里去吧。

    • 提供技术帮助。如果你的辐射安装盘或别的Interplay游戏出了问题,请你和Interplay公司客户服务站联系:

      技术问题:

      support@interplay.com

      還有關於别的Interplay公司产品、錯誤提示視窗和訣竅请找:

      orderdesk@interplay.com

    • 辐射1和2之外的问题。我不能回答关于辐射3的问题。并没有什么辐射3在制作中。我用Josh Sawyer的生命发誓我再也不回答这种问题了,所以别再问我这个。
    • 辐射的同人小说或辐射迷自己构思的资料。
    • 我要提供关于博德之门冰风谷1(2)异域镇魂曲以及黑暗同盟等的攻略、提示等等。
  3. 谢谢每一位给我发来音乐的人——如果你有什么好的音调,请发到上面那个地址给我。我仍然在寻找新的音乐。
  4. 我有一大堆问题等着去回答。如果你在这份资料里没找到你的问题(特别是最近才问的),并不是我忘了给你回答,只是我没时间去做,因为,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忙!
  5. 噢,還有Robbie希望我在新的幅射圣经资料里贴出他的网站链接。

    http://www.geocities.com/ashfordcity

我想做一份关于辐射的MUSH/MOD/MUD/PNP/D20!

我想对于那些可能成为游戏开发人员(或別的之類的)的人,辐射的版权会是一个问题,在我回答之前,请你们先记着这些:

  1. 接下來是我能給你的最好答案。我花了非常長的時間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但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答案。不喜歡嗎?那就是坚持!
  2. 如果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免费的,你从未从中谋利,那它就不会侵害到辐射的版权。即使有,那也无关紧要。你可以找个智力高于4的律师好好咨询一下。

(編按:MUSH為多人用戶共享幻覺的縮寫,MOD為模組的縮寫,MUD為多人用戶空間/領土的縮寫,PNP為紙筆遊戲的縮寫,D20為20骰子規則的縮寫)

现在,这就是给你的回答:

我想做辐射的MUSH/MOD/MUD/PNP/D2O。可以吗?
这是官方的回答,而官方回答是(1)我们不能给你官方的正式答案,但(2)这并不是说"禁止",而是指"如果你想干,就要对此承担责任"。

迷惑了?让我来解释吧:
要给你官方的许可,我们就要签订协议,而黑岛工作室是没时间做这个的。
如果你想使用辐射的素材资料,你必须要遵守商标法和著作权法,我们建议你去向律师咨询一下。
当然,这并非是官方的许可,但是只要你并不是想得到辐射的使用许可来获取利益或是侵害到辐射的版权,或是制作一些包含有侵犯辐射版权的游戏/模組/等等,或是让人误解你已经获得了Interplay公司的使用许可(例如:“这就是Interplay的官方MUSH”之类的句子),那就随便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再说一次,我并不是给你一份官方的许可,这只是BIS告诉你如何去合理使用著作权。你必须知道,如果你侵犯了辐射的版权,你就必须承担责任。

所以总之,你可以使用辐射的相关资料,只要你敢承担一些知识产权上的责任。以上并不是给你一个“严禁使用”或是“许可使用”的回答,而是告诉你,“如果你使用了,你就必须承担责任。”

我希望我們能站出來說,"當然,"但我們沒時間來簽合同。在我看來,只要你遵守輻射的版權,並不從中牟利,也不讓人誤解你已經獲得Interplay的使用許可,那就沒有問題。

部落的社会制度

不管怎樣繼續正文,David Camacho从很早以前的资料里找到了一点关于部落的社会制度的资料,以下是他的说明。

在2002年7月10日的那份辐射圣经里,有人问到了部落的社会制度,特别是阿羅由的。

其实有很多关于欧洲移民慢慢转变成当地土著的例子。我想有一个位于洪都拉斯的部落,記得叫米斯基托,他们的祖先是流浪到此的英国移民。他们说的是一种方言英语,并且以传统的渔猎为生。同样,在亚玛逊一带也居住着祖先是德国移民的部落,他们说的是德语的方言,但一个真正的德国人已经很难听懂这种生涩的方言了。
我的印象中,在游戏里,放逐者在废土中遇到了一些人,并带着他们找到了阿羅由,他们在那里安顿了下来。于是这些人就组成了部落。那些人很可能是在核战时没有躲入避难所但最终幸免于难的一小部分人的后代。不管他们的祖先是谁,至少,他们最终仍然活着。
最后,我不知道这是否巧合,但是在加利福尼亚确实有一个镇叫瑪麗博薩

谢谢David的说明。如果还有人有更多的资料,请发邮件告诉我,我會把它們貼出來。

打臉專區

歡迎來到打臉專區,給你們擰著我鼻子糾正錯誤的地方。我說過,這個版面會是固定專欄。

1. Will Toraason对于年表里纽约的核反应堆有不同的意见:

我不知道你是否仍然在更新这份资料,但是我对年表有点小意见...

2065年6月提到纽约市的一个核反应堆“要达到临界点”。一个达到临界点的反应堆是很正常的状态,这表示这个反应堆的能量十分稳定(即中子的数量在每个原子的里面都是相等的如此這般...)。一个超出临界点而无法控制的核反应堆是十分危险的,这表示能量正在以超出寻常的速度积蓄,随后核燃料就会熔化,将裂变的各种放射性产物释放到外界,辐射一切生物。
所以你应该说:“...在纽约市里有一个核反应堆正超出临界点,并开始熔化...”

消灭变种人,

Will Toraason

你友好的邻居兼核能源物理学家

謝謝Will。

2. 上次我没有找到EPA的原始资料,但是我最终把它翻出来了 -- 这是由Jason Suinn提供的资料,終於...

地球保護署(EPA)以環境保護署搞的文字遊戲。

敘述

这个地区大概是战前的一家工业废料处理厂,专门处理工业生产中产生的剧毒废料。在后来的战乱中,这个地方被放弃了。在被遗忘并废弃了许多年后,曾经安全储存着的化学物质泄漏出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废料湖。由于战争中被释放到外界中的辐射物质和FEV病毒,这个湖现在已经成为独一无二的“毒湖”。如果它只是一直在那个地方,那倒没什么问题,因为如果一个生物想要变异,它必须吃下这种有毒物质。显然任何一个正常的生物都不会想要把这种东西吃下去的。

现在醫生出现了。这个自称是醫生的人发现了这个湖的独特特点,他几乎是立刻就给自己的人生定下了目标:用这个湖和工厂中找到的其他化学物质做研究。我认为这个醫生应该是那种儿时以折磨昆虫和动物为乐的家伙。(例如,把苍蝇的翅膀撕掉,踩死蜗牛,把罐子繫在猫的尾巴上...)带着这样的目标,醫生为他自己制造了各种各样畸形的生物并把它们放到了废土世界中。

实验室

这里是醫生大部分时间呆的地方。它是由一间仓库改造的,有许多个小牢房和一些实验桌。醫生就是在这里进行他的研究的。在沿墙修建的小牢房里,玩家会找到醫生的实验成品(多腳獸、浮游特、死亡爪还有?人类?)从对话中,玩家会知道醫生就是这些怪物出现在外界的罪魁祸首。

这本来是一个很大的发光湖,四周是堆得密密麻麻的桶,桶里装满了工业剧毒废料。这一区域放射性非常高,并且是通往实验室的必经之路。本区域就用已有的图形表示,可以加几个新的废料桶,或新的桶标签。

任务的设想

1.我想醫生应该也用他在桶里找到的那些废料制造毒品。或许就是新里諾的毒品来源之一。少許或不要新的物品图形。醫生成功制造出的这些毒品成瘾性极高,且对玩家伤害很大。可能是永久降低玩家的某项数值或来个搞笑的:立即成瘾,但玩家不是要更多的毒品,而是对串串蜥蜴产生无尽的欲望。还有复活节彩蛋药。这是一种可以消除别的劣药造成的伤害的药,如果玩家以前没有吃过别的药物,那它还能永久地增加一项属性。

2.当醫生在实验室里时,玩家就有可能通过选择对话打开那些小牢房。那些生物会从它们的牢房里冲出来攻击醫生。

3.如果醫生同外界有联系的话,或许玩家可以直接从醫生那里买到一些药品,当然,有些药往往都有点被污染了。

4.可以设计一个引诱玩家进入的迷宫。醫生把他的宠物们放养在那迷宫里。

5.英雄角色会发现醫生的一些人类测试项目被锁在两个单独的牢房里。打开第一个牢房会放出一些心怀感激的村民,而第二个会放出醫生的一些士兵。这些士兵都是些普通的村民,只不过他们变得更加强壮和敏捷,而且很疯狂。有点像大教堂里教主的那些疯狂的士兵。

...以上就是EPA的资料。全掃描上去了。

死亡爪...

这回有两个大贏家,一个是關於死亡爪的,另一個是關於核冬天。關於死亡爪的大贏家是(試著想像閃耀的燈光以及歡呼的人群):

FB8 deco 1.gif

就這樣,Anthonie Wain是本次的大贏家他的答案是正確的,就是泰拉斯奎巨獸。他的答案可以總結為:

Blatantly死亡爪 = 迷你泰拉斯奎巨獸

至于其他发来答案的人们 -- 你们的回答也不赖。

大贏家和寒冬

好的,我終於看完所有核冬天的來信而贏家是:

FB8 deco 2.gif

尽管Mark也只是和别的人一样提供了一些核冬天的资料,但是他十分十分迅速,而且非常非常有耐心,所以他贏了。注意我需要的不是一份“正确”的答案,而是一份说明。不管怎樣,以下是Mark的回答:

在辐射圣经6里你说你需要一份关于核冬天的详细介绍,如果我的信没有无聊到让你睡着的话,你会在下一段看到你需要的东西,我會嘗試看看。;)这种东西是只有感兴趣的人才觉得有意思...

首先,我要强调一下我只是一名核战争/末日後的业余爱好者,而不是一个物理学家。我研究这个只是因为我喜欢这门科学,但是我所懂的也只是物理学的一些很基本的东西。

整个核冬天理论是在1982年由一个叫保羅·克魯岑的德国科学家提出的,但是他的成果被另外五个科学家抢占了,他们的名字是:特科、圖恩、波拉克、阿克曼和薩根。他们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题目是《核冬天:连续的核弹爆炸对全球的影响》的论文向学术界提出了今天你所知道的这个理论。无论如何,这个理论随后就被俄国科学家采纳,他们成功地使世界相信一场美国VS苏联之间的核战争只会使地球进入一个永远是冬天的冰河时代。在冷战期间,这个理论的提出也许是个很好的转机。当各国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的时候,它提醒人们一场核战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很不幸,薩根等人提出的那份原始的核冬天理论在发表之时还存在不少漏洞(不过輻射系列倒没那么不幸,因为裡面用的理论是与时俱进的)。1986年,两个美国的气象学家,湯普森和施奈德,在外交雜誌上发表了他们的论文《对核冬天的重新认识》,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他们引用了一部分薩根的研究小组提出的猜想里的漏洞,并且攻击薩根个人说他的理论当中有明显的政治立场倾向(薩根在1982年之前是激进的反核能源者)。他们同样强调了那些俄罗斯科学家之前的研究已经修正了核研究测试数据,并说明了真正的核爆炸的影响会带来更好的结果。湯普森和施奈德接下来提出了他们自己建造的气候模型,并得出结论:一场大规模的核爆炸会使整个世界的温度在几个星期内降低华氏20度左右,而不是像别的研究小组所认为的会使世界温度在几个月甚至几年内都降低华氏60度...只是几个寒冷(而充满辐射)的星期而已。

至于你的50年代的核工业理论,有部分是正确的。在老式的千吨的武器和新型的百万吨的现代热核武器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但这并不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小一些的炸弹在爆炸之后一般可以向空气中释放出更多的物质(与炸弹大小相对),而且这些物质的尺寸也更大。但是这些东西并没有落到大气层当中,因为它们越多越大,就越容易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而现代的那些大型炸弹却可以把它释放出来的物质蒸发成极细小的尘埃,并使它们在大气层飞扬得更高。

简单地举个例子,就像是爆竹和TNT炸药一样...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在一起玩Tom Thumbs或是Mighty Mites,点燃那些小小的引线并把它们炸开各种东西。我还记得我过去就很喜欢把爆竹和牛奶盒放在一起,看它们在盒子上爆出一个个洞。如果你能想象得出那盒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爆炸把它周围的纸撕成碎块,牛奶涌了出来。现在想象一下一捆TNT放在同样的一盒牛奶旁边并且引爆。牛奶盒整个蒸发了,牛奶一样,你的大部分前庭已经炸没了,看你站得离爆炸点有多远,可能腹部下的部分也没了。但是,根据物质不灭定律,所有的物质仍然存在,你不可能将一样东西从这世界上完全抹去...它只是被破坏得极其碎小,并且飞得很远,让你再也找不到它。

在一场大规模的核战争中也是一样。巨大的炸弹会使大气层产生又厚又长的尘埃云,而小炸弹则在低层的大气里产生薄而小的云。我想你应该能想得出来它们分别对气候有什么影响了吧。

当然,在地面上的爆炸(老式的炸弹都是要落到地面才会爆炸的)和在空中的爆炸也有所不同,不过我想你应该能知道有何不同了,所以我也不多说了。

希望这能有所帮助。

TheCaptn.

又名Cappy (致我的朋友), 又名Mark Ottow。

而且Mark还回答了许多我看完他资料后新冒出的问题,因此他还同时获得了最有耐心奖。

其他人发给我的资料包括:

核战1

来自Rhombus

嘿!

我能想到为什么輻射世界里没有长时间的核冬天是因为這個。

因为50年代他们还不知道核冬天这回事,而基於輻射是復古50年代,根据那時的理论,核战之后只有一片烤焦的大地和无数变异的生物...

// David (又名Rhombus在討論版上)

酷。

核战2

David Camacho(就是提供部落资料的那家伙還記得嗎?)有些關於核爆全世界的話...

关于核战争,尼古萊·托爾斯泰(列夫的外甥)在1980年比喻过一场核战争带来的后果就像整个欧洲都染上瘟疫一样。同样,如果輻射的时间线偏离了我们时代氢弹的发展,核武器的破坏力应该比想象中的要小。相反,如果那些武器是更有威力的中子弹,许多物理性的东西都能保存下来,尽管一开始的辐射脉冲就能将爆炸区的所有生物杀光。至于说爆炸后的辐射问题,显然大家都看到了二战后人们很快就回到广岛和长崎重新生活。另外要注意的是,核能源设施附近的辐射强度要远比西班牙和法国的自然辐射低,位于这两个国家内的放射性同位素铯和碘就是其国民发癌率极高的原因。很可能,这些同位素的活动将会在二十年或者更久之后才会恢复到安全的极别。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仍然生活在乌克兰的核泄漏“污染区”,而且他们的成年人都很健康,当地的动物繁殖也很繁荣。

下面是我的问题:我和一些朋友认为游戏里的来福手枪是以银翼杀手里戴克的枪为原型的。你能否確認或否認這一點?

谢谢David的信息。至于戴克的枪,我找不到相关的资料,但是两者看起来确实很相似。

核战3

Robbie Crash 扔进他的原子2美分...

我在读上一部圣经时看到你关于核冬天的问题。据我所知道的关于核战争的威胁,核冬天的理论几乎已经被放弃了。我这里没有完整的资料,只有一些引自探索频道上面的片段。

我最有印象的是他们说过如果要产生一次核冬天,必须让处与冷战最高潮的美国和苏联同时引爆各自拥有的所有核弹,让那些核爆后产生的尘埃把全球包得严严实实的。如果是这样,核冬天也不再是威胁,因为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将在几个星期内死去,如果不是以天來計算的話。 如果我找到了更多的证明,我会发邮件告诉你的。

-Robbie Crash

Thirsty and miserable,
always wanting more

并跟进:

我上次给你发了邮件,这次我找到了相关的网页:

http://www.ulib.org/webRoot/Books/National_Academy_Press_Books/nuclear_war/war158.htm这篇文章大意是说必须要有一场巨大的核爆炸才能产生核冬天。这场爆炸需要用到冷战中至少一半以上的核武器。一半核武器的同时爆炸才有这个可能。我不知道FO世界里有多少军火,所以我也没办法推测出那场核冬天有多严重。如果真的有那么“巨大”的爆炸,那輻射的世界地理也该发生极大的变化才对。

Robbie Crash

核战4

Vipasnipa說道:

輻射聖經6里,你要我们帮你找产生核冬天的相关资料。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核冬天是不可能的。因为50年代产生的核冬天理论只是一个理论。后来科学家们大多都赞同另外一个意见:一场大型的核战争能吹上天空的尘埃/灰尘/细微的物质总数,远不够遮盖整个天空,更不会明显地降低全球气温。

人们之所以仍然支持核冬天的理论,是因为五六十年代时政府用这个理论来让民众安心,让民众相信美苏之间不会爆发核战争。为什么政府要这么做?如果真的有核冬天发生,所有的生物都会死去,那么就没有人会想要一场核战争,全国人民在两国关系僵化时也不会过于恐慌而影响经济(人们过于担心自己和家庭的安危,无心工作)。 我希望这对你有所帮助,如果还需要更多资料,可以发邮件向我要。

Vipasnipa, 一个狂热的FO粉,ect ect.

謝謝Vipasnipa。

誰是大贏家?可能是你!

Ok,现在我有一个新的问题给你们回答 -- 第一个把正确答案发到CAvellone@blackisle.com的人将会成为下次的大贏家。这次的问题可能需要你们好好找一下答案了,但是不会难道让你想自杀。

無論如何,问题是....請奏樂:

Ink Spots的歌,Maybe,并不是輻射1主题曲的首选。

至于原来的第一个选择,由于当时争议太大,于是我们很明智地放弃了它。
那么,原来首选的主题曲,來自同样的團體,叫...?

访談:針对Scott Bennie的“13”个问题

在做这些资料的时候,我一直想试着采访一些輻射1和輻射2(甚至还有荒野遊俠,运气好的话)制作小组的旧成员。

Scott Bennie互动娛樂的老将了,大家都知道他参与了无数电脑游戏和紙筆游戏计划,最重要的是,这个狡猾的混蛋还参与了輻射1的设计工作!

以下是我向他的采访过程,我共问了“13”个(问题)。

1. 介绍下你自己。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下是Scott Bennie,游戏设计老手(意思就是搖搖欲墜又愛發脾氣)。自从1981年我把自己第一份设计卖给Dragon公司之后,就开始了我的纸上RPG生涯。我是从1990年开始设计电脑游戏的。我参与了“魔戒”,“城堡”,以及几乎所有Interplay带着星艦迷航記名字的产品。

我和Dave Hendee两人组成的设计小组,就是Fallout开发人员的加拿大团队。当我看到介绍加拿大被吞并的文字时,我开心地笑了,大叫了一声“耶!”,就跟别的爱国的加拿大輻射粉丝一个样。不过我秘密计划着告诉别人在輻射裡加拿大发生的故事,和写狗肉的历史。

2. 像你这般人是怎么开始制作輻射的?

Tim Cain找我的时候,正好我剛剛在结束了又一个版本的魔石堡2,且离制作星際艦隊學院还有一阵子,于是我就跑去帮忙,并且制作了一些区域。我做的还是计划中后期的那一部分,但是我做得很认真。我并不是小组中的主要成员,但是我为我也是小组的一个成员而骄傲。

3. 是是是,但你在輻射中都做了些什么?

我制作了哈勃城的一部分(杰克洛克西里蜥蜴鮑伯),大教堂的上层,并且为武器伤害写了许多诸如“喔依,疼啊”之类的信息类文字。我还提出了“神秘陌生人”的特技。不过这只是很古怪的想法罢了,虽然我一开始是希望这个特技会更有用的。

4. 你在輻射里面所做的當中最喜欢的东西、地区或物品?

勒索蜥蜴鮑伯的任务情节。Chris Taylor设计了蜥蜴鮑伯在游戏早期会收购食人者的碎块。每当我去鮑伯那里时我都在想“除了揭发他,我是否可以用这个来勒索他呢?”我以前从未在别的RPG里见过主角可以干这种事情的,所以我同编剧写了这个情节。不幸的是,当我离开輻射的时候,这个情节没有用上,因为主角“必须”向警察揭发他,而这个时候Dave Hendee(他负责哈勃城警局)正忙着整理他的一大堆素材。有句话说,屁股在鳄鱼嘴里的时候才去把沼泽的水排干,而在任何电脑游戏计划中的“鳄鱼”都跟侏罗纪的鳄鱼一样难对付,所以我并不责怪Dave没有把所有的情节都用上。当然,做个补丁把它加上去也是很有趣的。

5. 你在輻射里面所做的當中最不喜欢的东西、地区或物品?

我一直不喜欢洛克西里。他的声音太矫揉造作了。整个罗宾汉的事件让我觉得很平庸,所以我想他大概是游戏的主要NPC中我最不喜欢的一个。

6. 你有没有私藏起来的秘密或是背景资料要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的?

嗯,有一个叫吳醫師的,是大教堂里一个看起来很欠扁但是地位却非常高的医生。我常常在制作輻射之前的日记里审查自己,但是以前的大屠杀的设定及其黑色幽默在等级审查时被分到了一个很高的级别,于是我想弄个“R”级的,所以我就制作了吳醫師作为淫贱的化身。医生通常都是連殺手級的玩家也不見得殺的职业,所以我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会受不了那个贱人而一枪把他干掉。 Tim Cain"討厭"吳,他认为这个角色太过了(这家伙有多動症吗?),并叫我把这个角色改一下。我照办了,并把修改版交给了Leonard。但是,吳的修改版本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日程中掉了出来,所以在游戏中的吳还是最早的那个贱人,而不是被修改过的。

我一直对没有做更多的大教堂设定而遗憾,但我尽量减少了那里的任务,因为我觉得玩家到了那个时候只想着早点玩通游戏,这个时候的任务只会让玩家厌烦。有些时候要多给玩家一些任务,有时候则应该少弄些任务。于是大教堂就这样完成了。我想在那里设计几个好点的NPC,我想如果在祭坛上被献祭的那些人如果不是傻傻的挨宰的话会更有趣一些。这样,他们的对白就跟墨菲斯(这家伙的对白是我加入小组前就设计好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7. 你是否设计了些什么东西却没有应用到游戏中的?

火神憤怒的秘密?呃...错误的访问。为什么星際迷航記那些贱人就没想跟我说说话呢?

Tim Cain让我写一份游戏介绍,所以我写了一份漫谈,说某个半疯的家伙在歌颂着他们的祖先,同时诅咒着他为什么生活在一個雙頭牛只有一个脑袋的世界。当然,真正被用到游戏中的介绍比我的要好得多了(戰爭從未改變),但是Tim想把我原来的那份用到游戏对白中去,不过这最终没有付之行动,因为我写的那些东西找不到了。

8. 開發過程中你有甚麼個人小故事想與我們分享?

Tim Cain和他的巧克力饼干给我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因为我有糖尿病。(虽然我还是吃了很多他的饼干。)

还有一次,我把大部分對話的格式资料弄得一团糟,Tim差点被我气疯...不,我不覺得我想回憶起那段...

我算是一个写手吧,当我在设计大教堂的邪教徒时,我把我的同事吓了一跳。我对他们宣传教主和他梦想的伟大,以及輻射并不是在讲述一个英雄故事,而是一個有關那个伟大的先知教主倒下的悲劇,他只是想要拯救这些(嗚咽)无知而害怕改革的人类。沒人為此買單。(這也是一個悲劇。)

然後是T.Ray的故事,服務員的故事和33俱樂部的水玻璃,我們在那舉行了輻射完工派對。但我再說下去的話Mark Harrison可能會殺了我,所以我最好閉嘴了。

9. 如果给你一样輻射里面的道具,你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要什么道具(也许是GECK),但是我想要一只勇敢的小狗,它敢听我的命令去咬一只死亡爪的大腿不放,而不会像某个叫伊恩的人一样往我的背后开枪。

10. 你目前在做什么工作?你关于未来的梦想和愿望?

我现在在做一些电脑游戏和桌遊RPG的剧情设计,似乎明年春季我要完成Green Ronin的D20系统,下个夏季要做一些英雄游戏的设计。有钱人的请买我的这几个游戏吧,既让我有钱又让我开心。

至于梦想,我只想着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好有时间去写小说。

11. 你想要回答什么關於輻射的问题而我却没有问过的?

Tim Cain和Chris Taylor这两个家伙怎么样?”我想是这个。他们还真是不错,他们做了一个游戏,包含了许多新的东西 -- 剧情和游戏系统 -- 这之前我从未想象过的,但是他们成功了。这是个伟大的成就。

12. 如果你可以实现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如何开始。

13. 你是否有什么话很想在一次采访中说但以前从未有机会说的?

采访?人们会想要采访我?天哪!

一些问题

下面有一些問題和答案。如果我還沒有回答你的,那是還沒到時候,所以別在抱怨了,你这个娘娘腔。

你确定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吗?

Theodor的一些有關地理的問題:

我玩《辐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我希望我做对了。

1. 据说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但是貝克斯菲爾德在洛杉矶的北-西北部。在輻射地图上,它应该是在兄弟会南部的一个地区。唯一在现实的位置能跟大墓地相符合的只是一个很小的叫貝克的小镇,位于蘇打湖。

2. Killian清楚表明大墓地在迦克鎮的南方,哈勃城在迦克鎮西南方。这样看来,大墓地就应该在前往埋骨之地的路上。

3. 伊安或薩姆匹特的歌手在指明方向时都提到了海岸线。但他们所说的同地图完全不吻合,使得哈勃城离海岸线比实际中近。

我的结论是那些对话是在制作地图之前就已经设计好的,而且之后就没有再修改过;地形上的不便本来在游戏中有更重要的分量,所以要强调沿海岸线行动。

那麼,似乎我是唯一一个发现这点的人。

我想那些地区是在设计之后的一次修改中移得更分散开了,以便让地图看起来美观一些。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但是我要找Chris Taylor确定一下。

你并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这点的,还有个叫DJ Slamák的也发现了。(搞不好就是你在BIS的消息板上發的帖子,如果你是Bertcom的話):

DJ说:有件事我很想弄明白,在輻射1,避難所科技的避难所位置光碟提到了三个避难所:12号13号15号。12号避难所据说是在貝克斯菲爾德城市的下面。洛杉矶的教主的避难所已经确定不是这个了,剩下的就只有大墓地的那个避难所。大墓地的废墟在地图上看起来特别大。那么,我们可以推测: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

但是,在BIS的消息板上有一个人说 (Ed: 也許講的就是你,Theodor),大墓地在洛杉矶的东北,而貝克斯菲爾德则离BOS地堡(据麥克森上尉的日志,这個地堡不是一个避难所,而是一个军事掩体)的西南部不远。这样看来,大墓地的位置同巴斯托镇的位置相符。

因此,我想问问,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吗?如果是,为什么它移动了?如果不是,为什么12号避难所不在地图上,而是别的两个没有在小册子上提到的避难所?

还有,如果你在2代打败了英克雷之后继续玩游戏,新里諾的军火商会给你特殊价格,每次都是你上次来拜访他的十倍,如果你要求修改,他就会攻击你。这看起来似乎是个bug,或者只是一个玩笑?

这很可能是个bug,意外吗?你们应该已经习惯了。

BOS 的修正

Sebastian Rushworth(鋼鐵兄弟會桌遊资料设定书的作者 -- 順帶一提他的作品在http://www.iamapsycho.com/fallout/index.htm)对于我在聖經#6里关于鋼鐵兄弟會的介绍有不同的看法(謝謝你,Sebastian)。

谢谢你的辐射圣经,我花时间细读了一遍,并从中发现了一些關於BOS的错误,我写了出来,你看看我说的是不是正确。(如果我誤解了甚麼歡迎糾正 :)

1. 兄弟会的設施(原文第4段):輻射2里面那些各地的前哨站并非BOS的大军,他们只是用来收集英克雷的信息(不然为什么每间房子只有一两个兄弟会成员),而且獲選者在旧金山同兄弟会成员说话的时候也已经得知这些了。据我所能确定的,在輻射2的故事中,兄弟会仍然是集中在失落山丘堡垒那一带。

2. 圣骑士(原文第5段):圣骑士的等级跟年龄没关。圣骑士是兄弟會的精英战士,是从骑士中独立出来的一个队伍,和那些學士一样。在輻射1,当你在BOS堡垒里同他们的成员对话时,他会告诉你那些學士在研究技术,骑士制造它,而圣骑士使用它。

3. 长老(原文第5段):成为一个长老,并不是年龄提升到一定阶段就自动升为长老的,因为同一时期只有四个长老(和一个大长老)(在輻射1里)。因此,长老必须通過某种方式来决定,尽管没人知道是什么样的选举方式。足够老并不足以成为长老 ;)

4. 你说的没错,扈從輻射戰略版设计的。

顺便提一下,我认为兄弟會并不是因为那些人感染病毒而变异才讨厌变种人(毕竟他们是这废土上的最大亮点)。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变种人想要毁灭这个世界 ;)

再次谢谢Sebastien,下面是我关于BOS的介绍:

兄弟会的設施:明白 -- 並不是指這些全是前哨基地。我原来所说的那些装满士兵的設施和掩體并不是指这些。

圣骑士和长老:我找不到什么证据,所以我去问了Dave Hendee,他是BOS的设计者:

1. 在BOS議會的大长老/长老是被"选举"出来的吗?或者他们只是一些太老的圣骑士?Dave的回答:他们是由长老选举或选择出来的,我记不清了,但是我想似乎也没有专门关于这方面的资料,所以你可以按你所想的去设定,而不用担心会被玩家发现有什么矛盾。

Sebastien -- 所以,我认为他们是由圣骑士中选拔出来加入议会的,但在麥克森的台词里,他们通常是根据年龄来选拔的。你是对的 -- 对长老的数量限制使圣骑士不是只要年龄足够就能升为长老 --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那是因为BOS的成员很少能熬到那么"老"。

2. 当你第一次和"杰里之口"说话时,他问你是一个新骑士还是一个新學士,但是他并没有问你是不是一个新圣骑士。这是不是表示,在成为圣骑士之前,你必须从一个新骑士做起?

Dave的回答:是的,要当圣骑士,你必须从骑士做起。只有特别优秀的人才可能成为圣骑士。

对于这个,我认为这是因为兄弟會希望你在成为一个圣骑士之前,你已经拥有了各种优秀的能力。成为圣骑士也可以满足他们的荣誉感 -- 骑士满地都是,连巡逻兵都是骑士。

厌恶变种人:BOS对变种人的厌恶很大一部分是同牠們在輻射世界里的位置(失落山丘很靠近那个生产出一窝变种人的军事基地,而不是教主制造出来的超級變種人)和他们自己本身的军人心理(如果你在军事堡垒里呆了80多年,你也会需要一个敌人来吸引你的注意力,保持你的战斗欲望,否则你就要郁闷得自杀了)有关。同时大部分变种人都奇丑,并(很多)都是噬血的、奴役他人的禽兽。

屍鬼则不同。BOS和尸鬼们保持着有限的往来(在2代的时期) -- 但BOS对尸鬼的态度也是不好的:很难让BOS接受一个走路蹒跚、长得像僵尸、喜欢拆卸或搞烂旧世界科技的种族。BOS的愤怒越积越多,尤其是当尸鬼们进入閃耀之地(一个被BOS当成圣地来供奉他们死去的同伴和战前科技的地方)一起研究开发前沿科技的时候。很多BOS成员都把尸鬼们当成污秽的的食腐动物。

...還有你可以骑的马。

Sean P有些問題想問。

我有些关于輻射世界的问题,尽管这些问题跟游戏本身没有太大关系,但它们一直引诱着我的好奇。如果你没时间,可以不必回答。

1)(任何一种)在核战后仍然存在吗?在加利福尼亚州是否有马?我想,如果还有马存在的话,那它们应该会代替汽车成为主要的交通工具的。

没有马了。有些骡子(在1代那些被强盗们杀死的可怜骡子)活了下来,但是也活不久。还有,我认为骡子是个矛盾。

2) 如果马在核战后灭绝了,那么多腳獸是否可以被驯服?显然有人认为幸存者们会试图使用那些被辐射过的生物以及它们变异的身体来运输货物,因为既没有运输的车辆,也没有交通道路。

我想多腳獸过于邪恶,无法被驯服。我指的是,它们是人类和狗(至少有这两种生物)的混合体,它们肯定对自己变成,呃,这副样子很难过。

当然,你也可以试着做一个喪屍出籠式的任务种子,让人们去驯服一只多腳獸...但是...很难成功...比Dr.Frankenstein在喪屍出籠里面做的事情还要困难。

3)这个问题更像是一个技术方面而不是背景相關问题。当一个敌人被击中时,護甲是怎么进行计算命中率的?比如我现在正在玩一个游戏并且建立起一个肉搏型怪物(讽刺的是,空手战斗似乎比近身武器更有威力)。现在假设我的角色(就叫他Lil' Jesus吧)遇到了一个英克雷士兵并开始战斗。

Lil' Jesus的護甲值为51,但英克雷士兵的数值默认为它用电浆枪击中角色的机率是160%。那么英克雷士兵的命中率是:

a)英克雷士兵對Lil' Jesus有160%的命中率,在战斗时会被减为默认命中率的最大值95%,然后95%再减去51%。因此他最终击中的机率是44%。

或者

b)英克雷士兵有160%的命中率,减去51%,最终英克雷士兵击中Lil' Jesus的命中率"被减为"默认最大值95%。

以我的理解B是正确的。高于100的能力值是用于抵銷距离的影響、明暗度的影響以及对手的極高護甲值。

如果是後者,那我可以在輻射的哪處为这个喜欢近身格斗的角色办场气派的葬礼呢?

瑞丁城吧。

4)这个问题同第三个问题有关,在游戏里面有打算加入更多的近战武器和近战特技吗?

這個嘛,輻射1和2已经制作完成了,所以不会再有。如果我们做了續集,我不知道,大概會吧。

5)关于NPC队友。你们还打算再让NPC队友升级吗?我发现早期得到的NPC队友(比如伊克史力克)的升级次数比后期得到的队友(卡斯蒂馬庫斯等)的升级次数多。

不会。游戏中就是我们所原先设定好的升级次数。我认为我们不把卡斯蒂设计得太强是因为如果他升级的次数太多,那就毁了这个角色了(像麥朗)。

6)最后,如果让NPC能够取得"特技"或是特殊能力会影响游戏程序吗?因为我一直希望史力克可以得到類似闪躲攻击,或是馬庫斯可以在瑪莉波軍事基地里找到副官的金属装备(让他光着身子去面对英克雷Derrik实在太可怜了)。

我倒是觉得那样很酷。你的想法不会影响游戏程序,只是我们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设计。

淙熊

下面是關於地穴淙熊的設定圖片。噢,還有一些過去可汗幫的輪胎鎧甲。怒吼聲!!

FB8 Burrows Raccoon concept art.png FB8 Khan Tire Armor concept art.png

只是沙漠

Spawn_NER想知道关于那些沙漠的事。

你好。有个问题困惑我很久了...輻射2是一个“GURPS末日核戰冒險”,但是在核战后整个世界应该是进入核冬天并变得非常冷...但是在輻射里面到处是沙漠。

事实上,根据我收到的资料,我不覺得輻射的世界有核冬天。它是游戏类型的一部分 -- 无边际的焦土,充满了疯狂嗜血的变种生物。

为什么輻射的世界看起来都很古怪?

Rob有則評語:

首先我要说的是你们的网站很好,我也很喜欢玩輻射遊戲。發這封email是想知道战争是哪一年发生的,为什么车子和建筑都看起来那么古怪?我知道战争是在未来发生的,但是为什么里面的人们都穿着50年代的衣服干着50年代的事情呢?

嘿,Rob -- 輻射游戏的主题就是在2077年的世界是一个五十年代復古风格的世界,然后核弹就落下来了 -- 基本上是“50年代的人所构想的未来(以及核战后的樣子)”。这个主题通过人物和世界的“外观”表现了出来(Torg风格 -- 如果你玩过Trog的话) -- 因此,你遇到了巨大的受辐射的怪物,激光,震動波,真空管,又大又贵还有鳍的车子,很有艺术感的建筑,机器人的头上装着脑子,被磁带缠着的大型计算机,对“原子”的恐惧感,这些都通过视觉来体现。

就是這樣。

从13到31到我要疯了

Pawel/Paul Kranzberg发给我31个问题,我选了其中8个(有注意主题嗎?)发在这里:

和你一样,我也通过輻射1赚了一笔 :) 我在波兰翻译了70%的1代文档 -- 你知道的,在俄罗斯的某地区,当地人是使用拉丁字母来代替希腊字母的(feel free to quote me on that whenever you want to piss some Polish moro... I mean 'patriots' off - I'm of German origin, so my judgment is impartial ;-)。我对这游戏了解得很多,但是还是有些问题。

1. 我猜這是個rhetorical問題,但你们这些人在設計輻射時是否受到1950年代那些无聊的教育影片比如"臥倒與掩護"、"如何在核袭下逃生"、"核彈警報"以及當然啦"有關輻射塵"(可以从http://webdev.archive.org/movies/prelinger.php上下载。)的影响?

2. 是否可以在1代玩轮盘机或是扔骰子?

3. 13号避难所是否位于惠特尼峰的山腳下?

4. 69号避难所的位置在哪里?

5. 那些全像-什么什么的东西,它们到底是卡带还是光碟?它们看起来似乎很像是卡带...

6. 輻射是否同荒野遊俠处于同一个世界背景 (如提可暗示的那樣)?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在15号避难所的东南方,原来应该是拉斯維加斯的废墟,现在却只是一片沙漠?

16. 为什么吳醫師那么多咒骂的话(对于一个大教堂之子來說)?

29. 既然大墓地就是貝克斯菲爾德,为什么它是在洛杉矶的东北而不是西北部?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把大墓地放着的位置只有一些叫作貝克和Crucero的小鎮吗?而真正的貝克斯菲爾德则是位于失落山丘兄弟会本部的附近

过几星期如果有空的话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这里先简单回答一下:

1. 据我所知,游戏中的感觉很大程度就是受了那些教育影片的启发。

2. 我想不能,不过我对1代中赌博方面的设定了解不多,所以不大清楚。我知道2代设计小组成员之一的Chris Holland就很喜欢扔骰子和玩轮盘,因此你在游戏里也玩到了这些。

3. 我不知道,我想不是那样 -- 不过我会去问问设计员。如果任何1代的设计员讀到這裡並知道答案的話,请发邮件给我。

4. 我不會告訴你的。:)说实话,以前也从来没有关于这个避难所的资料,不过将来可能会设计一份。

5. 这个据維爾的说法,它们是"高密度,以激光读取,晶体结构的存储装置。每个可以装4000G的信息。"我喜欢把它们看成是卡带,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使用激光去读取卡带。在輻射1里,它们叫作全像磁盤和全像磁帶(或者它们至少被叫過"全像盤式磁帶"),但是它们有一样的图标,所以我还是认为它们是卡带,毕竟那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风格。

6. 不。輻射和荒野遊俠是两个不同背景的游戏。如果它们用的是同一个世界观和历史,那我們可能就會抓住這個機會做出荒野遊俠2了。

16. 看看前面Scott Bennie的采访。這應該能回答你對邪惡吳醫師的疑問!

29. 显然是有什么地方错了。看看这份辐射圣经里的答案吧。老兄,這個問題開始被問到爛了。

更多的解答會來到的,大概吧。

汽车的大屁股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Petruschka问說为什么輻射2的汽车有著一个大屁股:

FB8 Highwayman.jpg

注意:图片里的汽车是早期的設計,那時候的車,嗯,有著肥大的屁股。

Matt Norton,輻射2的设计组长所说:

那些汽车原来是由核融合或是核分裂或是别的好东西来提供能源的(反正就是些让你不用经常担心汽油用光的东西),那些车后的大容器就是体现出它用的是这种笨重的能源,被装在57年款的雪拂莱车尾上。

我们曾从吸引玩家的角度考虑过,这些汽车应该可以让你升级速度、装甲、武器等等的,并且在游戏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但是,游戏引擎和程序员都没把这个可發動的車子 (我知道那很瘋狂 ;)的想法用进去,于是你就只看到一辆大屁股的车了。那些能源的位置被一个大概22立方英尺的货物空间所代替(这总比那些什么武器都没装的车辆要好!)。

所以基本上,拦劫者的动力部分被缩小了,这是为了符合加利福尼亚州人民政府的排放标准。这也证明了一辆汽车的原型跟实际产品之间存在着很大的不同。;)

然後Petruschka对他自己提的问题有不同的見解:

谢谢你的回答。只是想弄清汽车主机上的火箭助推器是有“特殊含义”的。我們的读者和投稿人Jay Kowalski发现了瘋狂麥斯的车跟輻射里面的那些车有著相似的燃料罐:

http://www.madmaxmovies.com/cars/interceptor/images/max2.jpg

http://madbrahmin.bonusweb.cz/ruzne/clanky/prispevky/obrazky/cots2.jpg

所以輻射游戏里面最终没有采用大屁股的车型可能只是因为版权问题,或是因为那种车型使玩家失去了存放物品的空间。

就是如此...或其他甚麼的 - petruschka

这些该死的道具到底是什么东西?

FB8 Trophy of Recognition.png FB8 Tangler's Hand.png FB8 Field Switch.png

DJ Slamák 的问题:

你是否知道(或者能挖掘出)关于这些來自輻射的道具的资料?

- 丹吉爾的手 (輻射1的114号道具)
- 電子開關 (輻射1的222号道具)
- 史密斯的超級道具 (輻射2的264号道具)
- 奖杯 (輻射2的275号道具)

謝謝。

The guilty pieces of art are:

史密斯的超級道具不在列表里,因为它只是一个蓝色盒子。

根據Tim Cain关于丹吉爾的手和电子开关的说法:

"我很确定这些道具都是那些被删除掉的任务的一部分。丹吉爾的手是用来证明你杀死了某个任务目标(很可能那家伙就叫丹吉爾),我想这个任务目标是在內殿,因为这个地方在輻射制作快结束时被修改了许多东西。对于电子开关,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我记得我们曾讨论过玩家在軍事基地里如何处理那些能量门的问题,所以这个道具可能就是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是后来我们采用了别的解决办法。

Taylor先生应该比我记得更清楚。

Tim。"

根據Chris Taylor关于丹吉爾的手和电子开关的说法:

"Tim說得很準確。

Those fields bit the tuber.

pax,

-Chris"

至于我自己的看法,我(Chris A)只记得“史密斯的超级道具”。在设计避難所市的过程中,Feargus打算让玩家去帮助那个城市庭院农夫史密斯,奖励就是这个“超級道具”。当时我们在设计这个任务时就把它也加到了物品清单里。但后来,我们发现那么多的任务实在是个负担,我们就把这个道具换成了一把沙漠之鹰,不过原来那个道具就仍然留在了物品清单里面。

至于奖杯,没人知道这是怎么来的。不过我猜这也许是某人对Dave Hendee的一个玩笑,因为我们每次在白板上抓到重點的時候都能讓他淚流滿面。

来自罗马尼亚的问题!

我會讓下面那位來個自我介紹:

你好,我的名字是Butnariu Catalin,我来自罗马尼亚,是輻射的超级粉丝。我正在寫這篇是因為我有个关于輻射2的问题:在阿羅由,在你找到狗的地方,有一个大石头,它看起来不像是自然形成的。我试图用炸药把它炸开,但没有用。我一直找不到关于这个石头的提示。这个奇怪的石头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吗?或者只是用来愚弄我这样的人?

重复使用FO1的素材的風險在於有时候那些道具或场景同它周围的素材不大融洽,我想那个石头应该就是在輻射1里用在变种蝎洞穴入口的石头。2代里面还有很多地方也有这样的情况。

来自捷克共和国的问题!

Petruschka聯合黑暗力量提出了這些問題(當然,他為他的英文道歉 -- 但我覺得他根本沒意識到這一點,但這往往比最終以很多很多郵件塞爆我的信箱還要好。) 我是捷克最大的輻射网站之一的编辑http://madbrahmin.bonusweb.cz(這並不意味什麼,如果你考慮過我們國家的大小...如果你了解捷克共和國。無論如何)。顺便提醒一下 -- 前几个月前我告诉过你我要把輻射聖經翻译成我的母语(虽然这是一项艱難又愉快的工作)。

我们的一个读者 -- Jay Kowalski -- 在研究了輻射2的文档之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1. 在/data/party.txt和/text/english/game/misc.msg 是一份25个队伍成员的记录,里面有瑪麗亞(麥麗亞的旧设定?),一个叫麥克雷(卡斯蒂?)的家伙,醫生 (?),雞 (?),卡爾(是否丹恩城的老酒鬼?),还有後車箱 (有沒有搞錯?)。问题是:这些人是未用到游戏中的队友,或者只是目前游戏中那些队友的旧设定?

1. 瑪麗亞:不確定。我想她应该是麥麗亞的旧版。

麥克雷应该是卡斯蒂。(在这个令人兴奋的问题的其他地方看到其他问题的答案!)

醫生:不知道。

雞就是那个被认为会孵出复活节彩蛋的NPC。

卡爾:我不知道。

車廂:我不知道。他可能被设计成一個NPC,可以跟着玩家并且自己拥有一个物品栏,但是我不能确定。

2. 另外一个问题 -- 下面这张图(mapper2.lbm)是什么意思?来自\data的檔案:

它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用的编辑工具...为什么不把它公开出来给大家使用呢?OK -- 虽然这想法很天真,但是希望永不滅,你懂得...

FB8 Editor.jpg

我问过我们的程序员Chris Jones,他的回答是:

Chris Jones: #2是地图师用来做地图的工具,它只被储存在像 .lbm的文件里。而每部分的坐标则是代表了地图源代码的坐标。

Chris打算把这个编辑器公布出来,不过他只能用私人时间去干这活,所以你们应该考虑给他发工资。

3. 再一個問題:这是从naming.txt 文件里找出来的,但不在master.dat 里:

timeout.mve - 在下面的图片里:
FB8 End movie.jpg

这是在你游戏时间玩了大把年(我想是遊戲時間 -- 13年)之后出现的"结局",但可能是出于某些程式原因而被"剪掉"了。

adestroy.mve - 阿羅由的毁灭和垂死的哈庫寧

如你说的 -- 没什么好注意的。

car.mve - 启动汽车

他們想要一個你启动汽车时的动画。轟轟轟。

这个动画已经做出来了,但是因为质量不好,最后被取消了。或者引述Scott Everts所說:

Scott Everts的原话:我记得"car.mve"已经完成了,但是很难看,于是就被闲置了。
cartucci.mve - 卡多西一家同英克雷交易?

这是在里諾外面 -> 沙爾瓦多遇到飛鸟的动画。我想卡多西是Tim Cain给沙爾瓦多取的老名字。我们认为这个事件不需要一个电影,于是就剪掉了。

dethclaw.mve - 遇到死亡爪的首领?

这在原始的设计里应该是在V13遇到一个死亡爪的BOSS,但是也被闲置了。

enclave.mve - 英克雷里的囚犯逃往油轮

就是这个 -- 只不过我们没把它完成罢了。

4. 最后一点 -- 为什么哈勃教的基地在有些文档里叫作愛隆教基地?我不知道 -- 是否这是某种“美国特有”的玩笑?你能否在那些非英语国家解释出这个名字的含义?我知道哈勃教 = 山達基之類的 (OK-OK – 為了政治正確 – 哈勃教 ≠ 山達基 ...當然不是...噢美國的嬉皮精神到哪裡去了呢? :) 所以到底愛隆教是什么东西?

你只要知道愛隆教是哈勃教原来的名字就行了,不過任何團體间的關聯性純粹只是巧合。

那些呆头呆脑的卡多西!

Neli寫道:

我在master.dat文件里找到一个 .txt文档,里面有行字:“卡多西一家同英克雷交易”,卡多西一家是怎麼來的。我想这是否是个电影片断,只是从游戏里面剪掉了?

卡多西是新里诺沙爾瓦多的旧名字。这应该是他们同英克雷有生意来往的电影片断(在上面的"来自捷克共和国的问题"里有提过)。

现在轮到...Mariano

Mariano寫道:

1 我不确定这是否為一个BUG(雖然我不認為是),但是我在始族的房间里“使用”北部实验室的电脑时,它们会告诉我我真他妈的幸运,但是随后只有一个对话选项:-更多

当我点了之后它却把我带回原来的对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始族的电脑藏着什么东西吗?

如果我记得没错,当你的幸运值夠高(大于八,我相信)的时候,你就有机会藏中密码。不过这也要要看你用的是哪台电脑 (Biology电脑和Physics电脑看起來有效)。

2 那個說山嶺a. b.(2° 層)不要轉動力場的傢伙是對的因為它禁用了電擊板(討厭)。

知道了。

3 我遇到了一个可怕的BUG,琳娜特一直不给我威斯丁全像盤,即使是我用修改器改了这个道具也没用,威斯丁沒收下它(没对话选项)。我该怎么办?(我玩的時候是完全安装,沒有載入光碟,是不是因为这个?)我一直想完成这个任务,看蜥蜴城VC是否能够得救。(我想这应该是游戏中最大的隱藏任务)

3. 你确定这是BUG吗?要完成这个任务,你不能修改出道具,因为游戏会检查你的状态,你必须得:

a. 你要找出并杀死强盗

b. 在强盗总部里找出报告书。这里你要注意 -- 报告书里只提到彼希雇佣了这些强盗,但没有告诉你“为什么”。

c. 你要到彼希家族总部,也就是鲨鱼夜总会顶楼,在那里找出全像磁盤,然后带回去给琳娜特。

d. 一旦你把这些道具都交给她后(据说你应该把这些东西分几次交给她,而不是一次性全部给她),问她你还能帮忙干什么事,她就会让你把全像磁盤带给威斯丁。 當我上一次玩的時候,我已經打败强盗,找到了报告书,从彼希家族总部拿到了全像磁盤并把这些东西一次性交给琳娜特,任务仍然正常完成。你也试试,看能不能完成任务。只是修改出任务道具是不够的,因为游戏程序会查看你是不是达成完成任务的内部条件.

4 是否有很难得到的特技?比如VC疫苗接種就藏得很深,我是偶然被輻射蠍攻擊才得到的。

地下掩體市疫苗接種是一个,还有破碎山丘經驗豐富的探險家特技、克拉馬斯的剝蜥蜴皮还有VC的地下掩體市醫療訓練(当然,医生在游戏里需要好点的东西)。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把这问题发到www.blackisle.com上,我保证有人会立刻给你回复一份完整的答案,甚至包括如何得到这些特技的細節。

有一个额外特技:如果我记得没错(很不幸的我這裡裘依醫生的對話檔損毀了),当你成为VC的警卫队长后,你就可以让馬庫斯进入地下掩體市的自动门里。

當你这样做了:

裘依醫生:“天哪,你的变种人朋友身上有一大堆子弹和弹片。他没有金属中毒真是奇迹。让我为他把这些子弹取出来吧。你看,就是这些。

...随后他就会交给你一沱弹药。

5 我想建一个邪恶的角色,不知道这样的角色能不能同强盗联盟?

5. 不可以,雖然你可以和彼希家族成为盟友。

为什么游戏里面没有蟑螂?在核爆中他们应该是最有可能生存下来的一批生物吧...

我们没有把蟑螂放进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没时间吧。

(編按:當時的輻射戰略版已經有蟑螂的出現,而本傳系列要到輻射3才有)

问个私人的问题,你最喜欢的特技是什么?

我最喜欢的是神入特技,虽然它不能持续很久。我希望有更多像这样的特技,但是神入是傻瓜才做的东西。

FEV就是答案

Peter Hopkins問道:

我正在读第五份聖經,并且发现里面有些东西同现有的知识不大一致...你有一份回答说FEV能否提升智力是随机的。但据我所知,FEV是通过增多细胞内部遗传物质来促进所有的细胞持续成长与完善。这样的话,大脑的增大(当然这个大脑原本就是完好的)和智力的增长就应该是很正常的。另一个推论认为,随着变种人的大脑变大,他们的身体体积也随着长大,大到他们的大脑不足以控制整个身体,不能承受其身体的所有操作。或者,他们的智力开始时确实是增长了,但是大脑无法抵抗辐射,而他们的身体做到了,于是变种人进化后的大脑损坏了,就成了现在这种弱智的样子。以上的猜想是否正确?PS,在No Mutants Allowed討論版(www.nma-fallout.com)上有一份文档说明了FEV的效果以及它在非变种人身上是如何作用的。PPS,我不知道“纯化论者”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很喜欢辐射的世界,也很喜欢聖經中FOT的背景

关于FEV: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超级变种人(比如副官)十分灵巧(或保持灵巧)――但是一般地,出于某些原因(但是我也实在想不出具体原因),他们的说话速度要比普通人慢30%左右,如果钢铁兄弟会維爾的研究光碟是准确的话。如果说是在感染过程中他们的大脑受到了损坏我不会感到吃惊的 -- 这个过程本来就是地狱般的折磨。

此外,有些人很感兴趣的机器智能,Zax,说过下面的这些话:

当把重大的基因损害灌输个体中时,比如通过辐射线,它[FEV]会使整个身体系统遭受大量的重建,使器官坏死。在一个能存活下来的个体里,它重写了DNA的一部分,造成变异,通常是根据FEV自身的模式进行循环成长。这个循环成长最终使肌肉和脑组织的数量增多,但通常也同时使已有神经模式变形或损坏,使他们失去记忆

其他可能导致超级变种人愚笨的因素有:

- 大多数变种人都受到了一定量的辐射,这可能会产生某些毛病,使脑部损坏,记忆丧失。

- 变异过程是不安全的 -- 在"感染过程"中的死亡率十分高。这可能跟受辐射的程度有关。

- 记忆功能"有时候"会在感染过程中受到削弱,同样智力也有可能在那过程中降低。哈羅德的记忆能力在他被感染后就有了点问题。

从战前的实验记录里,似乎有些哺乳动物显示出持续的智力增长(比如淙熊),而有些则没有(比如),甚至智力反而被损坏(黑猩猩)。但是,在Scott Campbell的一份旧文档里,有提到说那些后来被FEV感染的动物(特别是黑猩猩)在人类面前藏起了他们增长的智力(或者像淙熊一样,直接逃走了)。

还有,在西部科技进行的FEV测试只是通过注射的形式,而不是把生物体浸在那里面,所以可能是浸的过程本身损坏了大脑。也许是头骨太窄,里面增多的大脑物质被"挤压",然后像果汁一样从耳朵里流出来了。

从另一方面来看,格雷在他的实验记录里说过很多軍事基地附近的动物因为FEV而变得更加灵敏,而他自己也变得更加聪明。

以上说的推测已经太多了,继续下面的问题!

咳, Neli!

Neli寫道:

显然我忽略了什么东西,但是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那瓦羅英克雷基地发生了什么事情,它那里仍然有著一堆士兵(如果你之前没杀掉他们的话)和少量的飛鳥正在计划着把世界从变种人手里拯救出来嗎?

在輻射2之后没人知道Navarro发生了什么事 -- 随着英克雷的毁灭,那个基地如果不迁移或是改变它的运作的话,它支持不了几个月的。

Marcin, Marcin

Marcin有更多的问题:

你好我有一些關於輻射特別是輻射戰略版的问题。我知道FOT不是黑岛作品,但是历史背景应该是一样的

1. 关于BOS!!! 這個舊兄弟會是來自一代的兄弟會吗?或者FOT里的有自己的新历史背景與一代和二代沒关系?

1a. 如果两者有联系,那为什么放逐者或者獲選者没有去0号避难所?毕竟这是一个超级避难所,里面有无数的水質芯片GECK

2. 你们真的没有在做3代(虽然在网上所有的輻射粉絲都在说3代将会是3D引擎和自由视角),或者你们只是不想谈论关于3代的事?如果是真的那我只能跪求所有INTERPLAY黑島工作室的人加快把這優秀遊戲的續作做出来吧

2a. 我有个想法关于3代的历史如何同以前所有的輻射作品(一代、二代、戰略版)联系起来,我是指輻射全系列的所有城市(我知道那會是個大工程但所有的城市加上一些新的改變會成為所有粉絲期盼的輻射3 )我想你会认为噢又一個收集狂但我只是寫下自身的感受,但別以為我只玩过FOT,实际上我把所有的辐射游戏都玩了至少五次,現在我已經提出請求,希望你可以回答我的來信

实际上,FOT同輻射的世界观是不同的 -- 两者有很大的差异,特别是在避难所理论和死亡爪上,但我们可以把FOT放到輻射2的同一个时代中去。不過讓我試著回答你的問題吧:

1. FOT中的BOS,我相信是輻射1里一些不满现状的人分裂出来而组成的。

1a. 放逐者只知道15號避難所;他不知道关于0號避難所的事。輻射2也是一样。有点像在1代里没有人知道有个神秘组织叫“英克雷”一样。

2. 到輻射聖經6去找答案吧。

3. 那将会是个很大的游戏;我不知道那是否可能完成。

提示>_?

Per Jorner問道:

这些问题是在读了第6期之后提出的,最新的那一版。如果早知道你会把我的问题放在新的更新里面的话,我会把它们列得更简短一些。:)

给每个人:如果你们不想把自己的问题放上去的话,请告诉我。機會過了就來不及了。

* 在"打臉專區"的專欄,有个时间线提到“呂蒂亞,‘返回地表’派的首领,和她的支持者‘特雷莎’和萊爾”。在輻射1里特雷莎是反叛者的首领,而萊爾则从未被认为是个反叛者,而且也没有人叫作呂蒂亞。我想大概她是暗中的首领,把自己藏得很好从未被人发现过吧。

::閃避砸派。:: 谢谢你的反饋,我馬上改正 -- 也謝謝heads-up。我想我会参考一些老资料把这些名字弄正确。Or am just getting senile.

* 我喜欢这个句子“来自13號避難所的13號避難所流亡者”。:)

* 显然你从没找出过愛德的13號避難所水壶是从哪里来的,我对此很感兴趣,并且我指的是从游戏设计者的角度,而不是游戏玩家的角度考虑过。整个“伊克線索”任务流程从阿羅由开始,但是到地下掩體市就结束了,尽管你在你的地图上还有很多城镇可以探索。难道你们设计的时候没有打算為想要找尋的玩家弄一个持续的线索来联系整个游戏吗?

FB8 deco 3.png

事实上,线索主要有:

- 克拉馬斯的伊克带着水壶
- 去克拉馬斯,发现伊克在丹恩城
- 去丹恩城,救出伊克,发现他从愛德那里得来的水壶。
- 去地下掩體市,找到愛德,发现那来自一个避难所。从这里,你得知:

a. 也许是來自13號。
b. 那不是13號,但是它应该有关于13號的线索。

- 去蜥蜴城,以得到进入VC避難所的资格。
- 回到地下掩體市,进入电脑室。
- 电脑告诉你15號的位置。
- 去15號。这使玩家靠近NCR,于是玩家也会去探索NCR。
- 从NCR和V15,你可以有很多办法找出13號。

我想这也许不够明显,但是目的就是这样。当然,你說的胃,你并没有被强迫按这个流程来做。你可以选择整場遊戲永远都不把GECK带回阿羅由,随便你怎么做都行 -- 这不是輻射的風格,强迫玩家非要达成某个目标。而異域鎮魂曲则不一样,它是以“故事探索”为主的,而不像輻射那样是以“世界探索”为主。

* 因為一些原因你所提到的在1代中的蒸汽機车让我很感兴趣。据我所知,这是在1代里唯一有涉及交通工具技术的地方,奇怪的是,为什么超级变种人军队也拥有车辆?没听说过有大量的交易啊?只有书架后面找到那個屍鬼流亡者,你才会听他说起这个。 要他們去提起可能會很尷尬,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车辆實在是太难看了。

他们也许没有大量交易过只是因为游戏设计上的原因。("蒸汽機車在哪?!我要去開!")

* 也许又是一个错误...伊恩应该是在修道院,没错吧?或者说当修道院被舍弃之后他就跳槽去了丹恩城

伊恩应该是用在修道院和丹恩城的。但根据Ausir(沒記錯的話)指出的一些东西,他在从游戏里剪除之前实际上出现在地下掩體市。嗯,这个该死的伊恩没有用他的衝鋒槍向你开火就在游戏里到处乱跑。谢谢Ausir提供的“老喬”台词...

"老喬"

{100}{}{你看见一个老男人,他的眼里闪着疯狂的火花}
{101}{}{你看见老喬,当地的白痴天才。}
{102}{}{你好。有一段时间不见你了。}
{103}{}{我认识你吗?}
{104}{}{啊,是的,是有段时间了。你最近在干什么?}
{105}{}{嗯,确实有一阵不见了。你现在准备干什么?}
{106}{}{各種各樣。你从哪里知道我的?}
{107}{}{看着,老家伙,我真不知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108}{}{确实是。我经过这里;最后在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下了。还是以前的老时光好啊。No sir.}
{109}{}{是啊,过去的好时光。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
{110}{}{现在已经跟过去不同了,這是很確定的。现在...我们一起干点什么吧?}
{111}{}{不记得我了吧?嗯,你看起来太嫩了一点。}
{112}{}{你想告诉我什么?}
{113}{}{但是你看起来很眼熟。嗯,大概是我眼神不好了吧。好吧,日安。}
{114}{}{呃,好...再见。}
{115}{}{啊,我们过去让教主滚下地狱了,不是吗?但是你离开以后就他妈的一团糟了。我不得不改了自己的名字去流浪。你打算在什么地方終老?}
{116}{}{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小镇上。}
{117}{}{哦,你在这地方最好当心点。很多事情都不像它们以前那么清晰了。你最好当心你的背后。}

{118}{}{好的,谢谢。}
{119}{}{啊,我寻找你的避难所很久了,但从没找到过。那么,你能不能跟老朋友伊恩说说你的故事呢?}
{120}{}{伊恩?}
{121}{}{是啊,伊恩。不记得我了?已经过了好多年了。你要相信有些家伙是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好伙伴的。当然...不包括那些在背后开枪的事。再一次說聲抱歉。}
{122}{}{很抱歉,但是你一定把我当成放逐者了。我的部落就是来自避难所的那个家伙建立的。}
{123}{}{嗯,好像有点意思了。能听到老朋友死去的消息已经不错了。老伊恩要给你些建议。你在这里一定要当心。这个地方可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和平。}
{124}{}{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125}{}{嗯,那些地下掩體市民们对他们的血统看得很重,他们根本就看不起像你和我这样的人。拿着这把枪,当事态不受控制的时候它会保护你的。你最好别让人看见你跟我这个又老又疯的家伙说话。祝你好运。}
{126}{}{谢谢你的帮助。}
{127}{}{让这个老家伙休息吧。}
{128}{}{很熟悉...}
{129}{}{现在让我一个人呆着。}
{130}{}{你最好快点离开。}
{131}{}{如果我们再谈下去他们会怀疑你的。}
{132}{}{走你的路。让我的老朋友为你骄傲。}

* 关于牛翻身:这个效果其实跟一代的一样。但是你要在牛身上用或者啤酒,才能把它弄倒。我想大多数玩家都没玩过这个。(在二代,牛是可以被推开的,大概只有一半的机会会被弄倒。)

就是这样。

* 我有一份和辐射有关的资料。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个叫Claude Auclair的法国人写了一部分成五个部分的後末日画册,叫作Simon de Fleuve,或者叫Simon of the River。它被翻译成许多个国家的语言,包括瑞典、荷兰、挪威,但似乎没有英文版。它包括:一个游牧民族被军国主义残余分子带着坦克部队和装甲车攻击并变成奴隶;一个残忍的矮小的变异种族居住在老旧的原子能工厂里,最后这个工厂炸毁了;许多被奴役的戴眼镜的科学家,他们看起来非常像莫彼得醫生的角色模型。:)

谢谢,又一本书可以加入後末日类的收藏。

呃... NINA是你的妈妈?

這是下一個問題/解釋:

你好,Chris,谢谢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很高兴你能在你繁忙的工作中抽时间来回答。当我看见有封给我妈妈的的信时我有点茫然。因为我原来用的是我妈妈的电子邮箱发的信,所以回信写的就是她的名字了。我的名字是Dmitri Polioutinne,我的妈妈的名字才是Nina Pastoukhova。希望在下一份资料里可以看见我的名字。谢谢你。

提个醒 -- 当我从你们那里收到邮件时,我通常从邮箱来推测你们的名字。所以如果你不是用那个名字的话,那就把你的名字用大写字母写在最前面,以使我的老花眼能够看到。

- 我发了一份修改了拼写后的问题(更新过补丁,開玩笑的)。希望你可以把这份修改过后的问题放上来,因為我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文盲白癡。

DMITRI'S修改過的問題因為他不是個不識字的混蛋。

我非常喜欢辐射圣经的計畫,因为我觉得这是个奇迹般的主意,我读过所有的资料,但仍然有个疑问。为什么完全没有提到山嶺軍事基地?我想山嶺軍事基地在整个游戏中并不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吧。相反地我认为它同F.E.V.实验和未来的武器和装备开发有关。它应该不只是一个军火仓库,否則如果没有别的特殊理由為什麼還把它加进游戏里面?(是否这个地方可以得到某些道具或者NPC队友(也許是最優秀的其中一個))所以我的问题是:山嶺軍事基地在辐射世界里起什么样的作用?它同FEV实验和武器开发甚至是人工智能研究有何关系?

- 此外,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不要覺得我太固執)。每个人都知道EPA修道院原始部落(村莊)。这些地区是否可以通过补丁或者别的方式破解出来?因为我发现这些地點的檔案都包含在master.dat文件里面,如果我沒搞錯的話。那么应该有办法把这些地区加进游戏中,對吧?那能花上好幾天去遊玩。我猜你应该知道有多少粉絲期待这个的。

不。在 .dat文件里并没有这几个地区的数据。那里面除了我在上份更新放的資料以外就只有几段关于这些地区的文字说明,没有对白,没有地图,别的什么都没有。

抱歉让你失望了。

Drunk monks

一些來自Drunk Monk的问题,那傢伙需要解雇lay off the snake squeezin's:

对不起我提了一大堆问题,因为我被輻射迷住了,而且我才發現這本聖經。是有關輻射聖經以及其他更多的

1. 我知道Bozar槍在NCR,而XL70E3在油轮上。除了这些还有别的隐藏枪支吗?

据我所知,没有了。

1a. 还有,我在新里諾找到了“輻射2攻略”,是否还有别的类似的东西?

还有一些:和琳娜特对话(条件是在游戏结束之后你的角色特别聪明或者特别笨),在里諾的所有人对话,在地下掩體市避难所底层西北角的电脑,里諾的塔里神父,还有凱蒂小姐。每个人都会说你是个伟大的家伙。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2.我发现在打通游戏后,新里諾的每个NPC的对白几乎都变了 (例如 你真的踹爛那些英克雷!),但是别的城镇的NPC对话却没变。这是为什么?没时间吗?

我是唯一一个做了这个的,当时我们的工作小组都在忙着看色情网站,没时间聚在一起讨论这个。我们曾在是否让玩家通关后继续游戏这个问题上有过争执,因此沒人知道是否值得去多做那么多工作。我想Matt和Ferg一定有想过把里諾在"通关后的这一部分"素材删掉,但是我坚持要保留下这些。

3. 當你在葛洛沙挖开一个墓地,会挖出一个活着的尸鬼,他一定是被新里諾的种族主义者活埋的!这个家伙是谁?

他是廉尼的父亲(住在蜥蜴城的屍鬼們之一,好像和哈羅德在同一间屋子里)。

4. 在丹恩城,你可以付费参观一具木乃伊。这是什么?一个可怜的尸鬼吗?

是的 -- 我相信你可以在蜥蜴城接到一个寻找他的任务。

5. 为什么到处都是那些该死的随机遇敌?我想知道这机率到底是多少,因为当我在旅行途中一个方格就遇了三次敌!是我运气太差吗?

純粹是荒野太愛你了。

6. 在試煉神殿里,你用塑胶炸药炸开门。可是为什么一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部落里会有军事炸药?

不要问我。也许它们本来就在那里,就像开场动画里长老的帐篷里有把手枪一样。整个神殿本身就很神秘,而且非常不真实 -- 滑动的门一直让我觉得很古怪。我想大概是出于艺术和美观的角度设计的吧。

此外,我坚持官方历史里所说的神殿是一座废弃的教堂 -- 或者博物馆改建的。

7. 在克拉馬斯,那个坠毁的飛鳥是怎么一回事?空难?暗示?那个机器人说“Matt,我不能让你那样做。”这是个设计上的玩笑?

这是Matt Norto设计的,意在暗示英克雷的存在(我覺得是神來一筆)。“Matt,我不能让你那样做”是引用自2001那句“Dave,我不能让你那样做。”,我想只是Matt换上他的名字而已。More 2AM development wackiness.

8. 在桌面上,輻射二的游戏图标是一个辐射的警告图标,但是在游戏文件夹里的图标是个人的头像!他不是嗶嗶小子!这是又一个设计者的玩笑吗,那是誰?

这是Tim Cain的头像,為輻射1和2工作。Chris Jones把他的头像放进去,因为他觉得TIM的脸很搞笑,我們其他人也在笑。

9. 是否有办法和彼希的老婆和/或女儿發生關係却不会触怒?(大概是個遊戲彩蛋:在游戏结束后的语音里提到彼希夫人有了一个小寶寶,但没人知道父亲是谁,这个小寶寶把彼希家族治理得很好。当然,这坏事肯定是玩家干的。)

是的,在地下掩體市的时候投靠摩爾那一方,然后把摩爾的公文包 (the good one) 带给彼希,这时你就被允许到鯊魚俱樂部顶楼去闲逛而不会触怒彼希。这个时候你想上谁的床都没问题了。

当然,如果你杀了那些强盗,你在同彼希就有谈话选项可能会被他发现你的真面目,这时候你就只好拔出你的枪,血流成河吧,婦孺在哭泣著。

然後这里是Monk想公開分享的一些提示:

这些内容也许有些人已经知道了,我写出来只是给那些还不知道的人看的。如果你认为有某部分值得放进聖經的话,我很荣幸。如果沒有值得放的也沒關係。

有趣的小任务
记得地下掩體市約瑟吗?你要为他的妻子把他救出来。现在想想他的孩子科提斯 -- 那家伙提起过尼克松先生。这就是他的小任务。在卡斯蒂的酒吧附近仔细寻找,在地上,你会找到一个尼克松先生的玩偶。把它带回给科提斯(100经验),并注意他的对话里有关尼克松先生那些。他说“我们可以挖出爸爸的扳手吗?”,然后告诉你它就在酒吧的后面。现在到你原来找到玩偶的地方附近,那里的地面上有一堆石头。你点击石头,会发现“使用道具”的选项是可以点的。挖下去,你就能找到一把扳手。(注意 -- 你在科提斯告诉你之前是不能直接去挖出扳手,即使用炸药也不行)这个任务跟地下掩體市里伊克的女儿给的任务有关。她是需要一个扳手和钳子,这时你就不必为了一个扳手特意跑一趟里諾了。耶。

白得的钱 -- 这个的用处不大,只是好玩。往莫麗姑妈帐篷里的罐子找找,你会得到100元!这不是很多,但是在游戏早期也是很大的帮助了。在她的帐篷外面还有把铲子。在克拉馬斯,顺便去一下金蜥蜴那里,那儿有一间锁着的厕所,如果你把锁撬开,你会找到一张貓王的照片价值300元!这也是游戏初期的一笔财产。

燃料电池 -- 在地下掩體市的避难所里,二层有一个通风口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你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电池

Bozar -- 奇怪的名字蛤?这把可怕的武器藏在NCR的市场里。有一个小型的出售货物的帐篷前面站着个穿战斗装甲的守卫,搜(偷)他的身,你会看见一把闪着金属光泽的机枪。当然,在这之前别忘了存檔和讀取。这把枪是游戏里最好的一把机枪,也许是整个游戏最好的武器,即使它用的是.223子弹。当然,你也可以随后从新里諾的武器商那里买到这把枪,不过它畢竟不是免費的。

XL70E3 -- 另外一把枪。这把枪不是很有威力,但是很好玩。搜油轮上那些黑头发的女孩的身(如果我记错了,那就每個人都搜一遍),她们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就带着这把XL70E3。

辐射攻略 -- 仅当你打通游戏之后,回到新里諾,跟教堂里那个我记不得名字的神父说话(The alchoholic),他会对你还在继续玩游戏而夸你,因为这种事情现在很少有人做了。他会奖励你一本恐怖的书:你每次读的时候它会给你10000点经验,并且把你所有的技能点都加到300%!這不是在讲笑話!

阿爾基南 -- 在新里諾武器商的地下室里,你会找到發霉的阿爾基南!他是一名武器专家(我想这是指他在某个方面很出色,但是在别的所有方面都很菜),并且免费给武器升级!下面是张他可以升级的武器清单,我想我全列了但可能會漏了一些。此外,你还应该注意一下这个地下室的角落,你可以捡到50个微型核融合电池,重皮甲2型,还有一个电子开锁器
猎枪 -> 有瞄準鏡的獵槍
沙漠之鹰 -> 弹夾擴充
麥格農 -> 快速上膛(上膛只耗費2個行動點數)
FN FAL -> 夜视功能
電漿步槍 -> 高速電漿步槍
狙击步枪 -> 弹夾擴充
趕畜棒! -> 超級趕畜棒

在你打通游戏之后,一些新里諾的吸毒者们会带着30包以上的杰特!而且因为他们的神志不清,你偷起来很容易!大概每包可以卖25元!我不知道這是巧遇還是隱居子們重生刷新出來的。

啊,這是一些我忘記檢查的愚蠢錯誤。

此外,你打通游戏之后还可以回去把凱蒂小姐弄上床。太棒了!抱歉我只写了这些东西上来但我是個大粉絲,而我昨晚才知道聖經的存在。希望我沒有洩漏太多的祕密 ;)

別擔心,讓我們為他鼓掌,大夥們!

变异中的变种人

Marcin的问题:

再一次打招呼 -- 一些問題 (1) 2代里的超级变种人是从哪里来的(我知道是教主制造了他们)我會這樣問是因為放逐者已经把变种人基地和教主的藏身处都毁了。在二代里又出现了那么大数量的超级变种人,难道是教主制造的数量太多了吗 (2) 我的角色对悲劇卡上瘾了,我试过一次之后就上瘾了。这有什么作用吗?因为我觉得这对我的角色没有任何影响。 (3) 尸鬼FEV和辐射共同作用产生的或者只是辐射单独作用的"产物"?为什么他们能活那么久?

1. 2代里的超级变种人是教主在1代里灭亡后,他的军队逃往东部的残余部队。教主制造了大量的超级变种人,并不是所有的超级变种人都在大教堂或者軍事基地里的。他们经常会在随机遇敌里出现,这样你就能感觉到他们的数量是很大的。

2. 这个上瘾效果没有任何副作用 -- 它是无害的。这只是对于“魔法風雲會”开的一个玩笑。

3. 据Tim Cain所说,只是辐射单独的作用。据Chris Taylor所说,他们是FEV+辐射共同作用的结果。根据大多数玩家的观点(包括Mr. CarrotRed_Nmmo),我现在是支持尸鬼 = 辐射的陣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们可以活那么久 -- 他们就是活了很久。嗯,as long as they stay hydrated.

千鈞一髮?

Chris Avellone 有一個關於採用荒野遊俠引擎製作的續作千鈞一髮 的問題想請教資深製作人Bill Dugan,who is expecting a little Dugan girl in the near future. 這個問題是代表AusirJason Mical問的,它可以歸結為"給我講講千鈞一髮。"

是的,我參與過千鈞一髮的製作。我们在Apple II上開發的时候,Alan Pavlish当时是我们的头。Mark O'Green[1]和Liz Danforth也是设计者之一。我当时还设计了DOS的版本。它是以荒野遊俠的代码为基础的。不过最棒的是Alan编写了一个地图编辑器 (!),这样腳本撰寫員/设计员可以用它来直接制造地图,而不必再像荒野遊俠那样先把地图画在图纸上。

这个游戏的策划是你可以在时间中随意闲逛,在历史里观察你感兴趣的人物及其特征。显然这是来自阿比和阿弟的大冒险的灵感。各种各样的人都将面对各种问题,而你必须拯救他们,你在带着他们的时候还要注意不能弄乱时间。比如你要把愛蜜莉亞·艾爾哈特从日本的战俘营里救出来。此外还有许多很强的人物;比如在剑术项目中得了最高分的西哈諾·德·貝爾熱拉克。有一伙人打算通过制造一些轻微的小事件把历史打乱,而你则必须引导和修复这些。在某个事件中,華納·馮·布朗将在二战后被苏联抓获,你就不得不加入苏联去帮助他逃跑。我还记得这个叫GURPS 時間旅行式。

我记得当时有很多这样的任务,包括阿爾伯特·爱因斯坦;我猜你要想办法把他弄进我们的阵营。

这整个游戏是開發在Apple II上的,如果我没记错,当时已经完成了至少75%的地图,然后Liz Danforth就离开了,随后Apple II和C-64市场崩溃,Brian就取消了这个项目。后来他让我想办法在IBM上重新设计这个游戏。我们雇了一个叫Bill Besanceney的家伙把它从Apple II上转到DOS上,还有一个内部的設計師来適配增強图形顯示,我们的进程很缓慢,这时候創世紀七出现了,带着它的3D模型和华丽的图像。最后,我们结束了千鈞一髮的开发,以及它虽然很精细却死气沉沉的画面。它不会再有复活的一天。

写最后一段的时候,我突然想起Buggles的歌“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

雪崩!

Sagittarius A 擠出一堆问题:

嗨, Chris。又一張問題列表。

1. 为什么瓦爾迪茲號油輪使用的是普通燃料而不是核融电池?它非常新(它有一个避難所式的大门,而且是完全自动的),而且英克雷的码头正适合它。我想这艘油轮应该已经被海神油業公司修整过,使用核融合电池以代替那么珍贵的石油或是别的燃油。

2. 海神油业公司是怎么回事?它拥有核电站,海运船,加油(抱歉,核融合能源)站,以及印刷好的地图(就像輻射1中洛杉矶的地图一样)。它甚至有它自己的网络,连结着北美防空聯合司令部 (!)、鐵山地堡甚至還有英克雷。这是不是一種国家級公司?

3.那个船長(那些流氓的头)告诉玩家他是那瓦羅的一个探子。他是怎么从那里逃出来的?油輪通行證被英克雷回收之前的位置在哪里?

4. 为什么在V13里能找到導航芯片?还有可怜的愛德(已經死了)是怎么回事?

5. 放逐者不是第一个离开V13的人?或者愛德来自另外一个避难所?

6. 麥塔則把什么化学药品存放在教堂里?我记得它们来自地下掩體市,并且将要被送到那瓦羅去。但是为什么?

7. 那麥塔則是怎么知道沙爾瓦多和那瓦羅之间的无线电通讯的?

8. 最后,在摩爾的公文包里有什么东西?

1. 我可能忘了2代里一些相关的说明了,不过我的观点如下:

A. 尽管它有一扇避难所式的门并且是完全自动化的,这并不表示这艘油轮就是“新”的 -- 它可能是21世纪70年代的那种老古董,在设计和建造时还未使用过任何核融合技术 -- 或者可能要把油轮的动力系统改成核融合电池驱动的活太深奥了(虽然弄个通行證很容易)。我们不知道2070那个时代有没有普及使用核能动力的油轮,毕竟民用交通工具跟军用交通工具有很大差距。

B. 海神油业公司(在战前的那些年里)不希望它的油轮使用核融合电池,因为这是它的对手公司的产品,虽然这些电池确实很实用。此外,也有可能油轮那么大的东西只用电池那么小的东西作为动力很伤自尊。

C. 核融合电池很容易得到(至少在游戏中),这可能在无形中使为了获得燃料而不得不帮助始族哈勃教徒的任务无关紧要了。

D. 从游戏主题的层次,油轮使用油作为燃料比较合乎主题:

i. 事實上玩家是要去一个油井
ii. 影射实际世界中的瓦尔迪兹
iii. 提起遥远得像是恐龙时代的油轮技术,让人回忆起那场战争带给世界的绝望,如果你是輻射歷史迷的話。

E. 油轮上有个避难所式的门不等于说这艘油轮就是新式的。

2. 海神油业公司或许比战前的一些世界级公司还要大一些 -- 有点像是一个邪恶的商业帝国,从事着一些黑暗的事务,甚至在联邦政府中佔有一席之地。啊~~~恐怖啊。

3. 那瓦羅基地有许多逃兵(包括NCR亨利医生)。当这个基地同荒野有了联系(尽管那裏一片荒蕪,怪物橫行),一些人还是喜歡那瓦羅的钢铁墙壁、枯燥乏味和無所事事。喜歡被石油和陳腐氣味封閉的英克雷(是不是想起来美味之戰?)。至于底层的那个電擊迷宫,更多是用於戲弄的目的。

4. V13的導航芯片:我不知道。我想是有人让John把它放在那儿,以强迫玩家去13號避難所。

5. 根据Chris Taylor所说,愛德是比放逐者更早离开避难所的。我猜可能比塔琉斯更早。所以你应该是第三个离开的。至于愛德,在圣经#6里已经提过了我想 -- 你可以去搜索一下"愛德"。

6. 麥塔則:它只是杰特蒸餾過程中所需的一些平常而未知的“化學藥品”,因為所有的雙頭牛粪也需要這樣的加工过程。這是一種麥高芬

7. 麥塔則和無線電:这个我不知道,Dave Hendee确实知道。或许他原来就有一个好的无线电,只是后来坏了,他才不得不让伊克为他再做一个。麥塔則提到这个只是暗示英克雷的存在。跟克拉馬斯那架坠毁的飛鸟一样。

8. 有两样东西:(1)在你递交了公文包之后,彼希的物品栏里会多出两根超级治疗针(超级治疗针是好东西,不管你在哪里。因为彼希和他家人的生命时刻都受到他的仇家派来的杀手威胁)。(2)一些从地下掩體市主数据库里下载的资料 -- 这是彼希向摩爾要来的,尽管摩爾没有意识到彼希真正想要的是地下掩體市现有所有的警卫名单,这样彼希就可以试着用毒品、女人或者钱来"收买"其中的一部分。

準備罰球,荷瑞根!

Master Chef有一些關於变异脚趾头的問題。

你说过变异脚趾对荷瑞根不起作用...但是我试过了,它确实能让他的HP从999/999降到996/996。

是的,没错,变异脚趾确实能对荷瑞根起到伤害,跟它对别的任何生物的伤害一样。但是它也就是这样的效果,没有什么特别的。

另外,你记着要忽略那些关于輻射2裡战斗快结束时在荷瑞根身上使用变异脚趾的谣言 -- 这只是个无聊的玩笑。

像可汗幫般手拿利刃直面枪战

Sagittarius A有個关于輻射聖經6里掠奪者部分的问题:

在輻射聖經6里你说“他们渴望通过战斗来证明他们对于部族的价值,所以他们喜欢使用拳头或棍棒肉搏。可汗幫的枪支很少(因为枪械被他们认为是胆小的人才用的东西)。”但是据我所知,可汗幫在輻射1里面可都是一些持枪的暴徒。这是怎么回事?

答案是我不知道。他们如果只拿近戰武器會不夠強硬 -- 而且我印象里面,最早设计可汗们观念的设计者(似乎是Scott Campbell)跟后来执行这个想法的(好像是Chris Taylor)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这只是游戏设计邏輯上的原因 -- 大概Chris T希望他们持枪,或者是他们自己只拿近戰武器會太弱。

能量、力場还有15号

Kotbogdan的问题...

我对于輻射2里面V15的发电机很感兴趣。除了修理它以外,你不能对它干别的事情。这是否原来是个任务的一部分,只是后来把任务删掉了?那些安装的力場只是放着好玩吗?或者当玩家修好发电机后,那些棚戶居民就可以把它们移到适当的位置並使用力場去保护自己?

我问过设计者了,他说:

“我记不得这些了。我猜你修好以后那些灯会亮起来。当然,它同样会打开避难所的防御系统,这时候你就要小心了。这是我能记得的全部东西,而且我也不是很确定。”

如果我找到了更多的资料,我会在下次公布出来的。

哦,另外没有什么东西会去保护那些棚戶居民,他们的生活本来就是痛苦的,经常被当成炮灰牺牲掉。

卡西蒂的大膽兒

Dave这个问题就是关于我在輻射2里设计的唯一一个战斗NPC队友:

你好Chris Avellone,我很想知道你能不能查证一个想法:卡西蒂(来自輻射2里的地下掩體市)是否麥克雷(来自輻射里的埋骨之地)的孩子?证据如下:

首先造型相同,

都擅长肉搏,

年龄差距正合适,

当你想把卡西蒂作为奴隶卖掉时,他的名字不是别的,正是麥克雷。

你能否找出卡西蒂的身世以及他是否真的為麥克雷的儿子拜託?如果不是,那为什么把卡西蒂卖掉的时候他的姓显示是麥克雷?

不是,他不是麥克雷的儿子。卡西蒂是废土的一个孤儿。当然,你列出的证据确实可以让你误以为他们是父子。我来给你解释吧:

- 造型相同,只是因为他们的模型相同。

- "麥克雷"的姓只是一个内部的玩笑。因为它是Feargus(我们部門主管)的中间名。埋骨之地大部分都是他设计的,所以他就把麥克雷放进去了。而輻射2地下掩體市市中心也是出自他的手,于是他就又把麥克雷扔到了酒吧老板身上。

- 当我接手这个区域的工作时,我觉得“卡西蒂”这名字更好听,就改了名字,并且让这家伙成为一个喜欢喝上两口的枪手。

- 当你把卡西蒂卖掉时显示的麥克雷名字只是一个BUG。

抱歉對你造成了困擾,Dave。

卡洛森这家伙是干啥的?

Brady Brewer这家伙发来的问题是用黑色的字写在黑色背景上的,因為Outlook的一個白癡故障,問題是:

NCR的卡洛森副总统在NCR有什么作用?在輻射2里设计这个人有什么目的吗?我从来没办法让他跟我交谈。

他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彼希暗杀掉。死吧,卡洛森,去死吧!

生、老、病、死

Henri提的关于鸟类和蜂类的问题...

在輻射聖經的年表里你说过放逐者出生于2141,对不对?但是在网上(我记不得是哪里了,大概是某份聖經的更新里),我找到一份.PDF文件,里面有一份关于在避难所里生存的"规则"。其中一条说,由于避难所的资源有限,避难所住户是禁止生育的。这样的话,放逐者应该是在核弹落下的时候,也就是2077年进入避难所的。难道是这规则错了吗?我的想法是,13號避難所是被设计为封闭100年的,但是很少有人能活这么久,所以他们不得不进行生育。

Ed提示:对了,那份PDF文件似乎是来自輻射桌面游戏的地下掩體市設定集里(經過大幅調整過,在这个网址:http://pub90.ezboard.com/bfalloutpnp53576)

还有个问题:你在輻射聖經里说阿羅由的长老是放逐者的后代。但是在游戏里,獲選者在提到放逐者时都是称呼他“我的祖先”。这表示獲選者和长老是亲戚,也许是姐弟,或者是母子。此外,为什么獲選者把放逐者作祖先?距離輻射1只過了80年而已!我希望你能了解這有多令人困惑。

這裡是關於避難所和不能生育的問題:

1. 核战发生在2077年。

2. 13號避難所让放逐者离开的时候是2161年。

3. 所以你说的没错 -- 如果避难所里面完全禁止生育的话,过这么多年就没几个活人了。我的想法是避难所里是允许生孩子的,只不过被严格控管着,以免破坏了避难所的人口平衡,使这个封闭的环境崩溃。

阿羅由的长老是放逐者的女儿,同时也是獲選者的母亲!

使用“祖先”这个词可以让人感觉很神秘,有部落的味道。Oooohh.

帶它回家Suicidal Bob

Suicidal Bob的问题: 你在第四份輻射聖經(我想)里说英克雷可以远程访问避难所居民的日志和他們的嗶嗶小子。那为什么他们不能监控放逐者和2代的主角?你想想,如果他们看见他在舊金山和那瓦羅那一带跑来跑去,應該會馬上派出他們的飛鸟來干掉玩家。是我误解了你说的话还是我疯了?我是不是也该被放逐一段时间了。

沒錯 -- 在理想的情况下,他們确实可以监控那两个家伙。但是在1代和2代里,还存在许多问题:

(1代跟这个问题其实没多大关系,因为那个时候英克雷还只是个想法,没有应用到游戏背景中。当然,还包括所谓的“避难所实验”。所以放逐者这家伙有没有被监控就不管了。)

我们在讨论这个麻烦的问题之前,先弄清楚,避难所只是一个实验。但是在没有得到实验结果之前,这个实验是毫无意义的。一些聰明蛋总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既提前收集到结果又不危害到实验者本身?”

现在,为什么英克雷不追踪獲選者呢?

1. 英克雷整个系统之间的通讯并不是很好,至少你在蜥蜴城里听到英克雷警卫的抱怨就可以说明这点了。

2. 电脑网络在战争后并不能访问到一些偏僻的避难所 -- 就像蜥蜴城核电站里的电脑网络,许多系统之间的连接都被关闭或者摧毁了。正是英克雷给8號避難所的监督发出了“解除警报”的信息,就如琳娜特試圖解釋的那樣 -- 雖然也沒成功解釋到。他们同样也对13號避難所发出了“解除警报”的信号,想骗他们打开门。当时总统决定把V13的居民抓来当成实验品,飛鸟小隊的成员忙着给V13发出信号并等着他们开门,没人记着去搜索那些嗶嗶小子了。

3. 读取避难所里的嗶嗶小子的信息是一回事,但是追踪它(如果可能的话)则是另一回事。他们也许可以做到(1) 如果他们知道是哪个具体的频道,或者如果(2) 他们还没受够一天到晚看那些嗶嗶小子信息。我认为英克雷甚至从来没有想过通过搜索嗶嗶小子来追踪獲選者——难道一个部落的土著会用这种高科技的东西吗?放逐者和獲選者用的是13號避難所的嗶嗶小子,他们已经抓获了所有V13的居民,或者他们自己认为是所有的居民,当然不会再去想着搜索V13的嗶嗶小子。此外,阿羅由和13號避難所之间隔着很多很多公里。

再说,那具嗶嗶小子放在試煉神殿底层那么多年了,谁知道它发生了什么故障。我懷疑它還能被拿來追踪。:)

4. 英克雷里也没人(例如Chris Avellone)有这么聪明,会用这个办法。英克雷只有少数人知道避难所是实验且它的居民都在监控中的秘密。我前面几个解释應該會有所幫助或是越说越混乱,如果是後者請讓我知道。

好像越说越混乱了,接著...

至于说玩家的嗶嗶小子不能联网,如果他的感知够高的话,难道不能在8號避難所的电脑上联网吗?还是说重新格式化以后就不能联了?或者它露出来的那些电线断了,不能再联网?同时我很想知道嗶嗶小子上那个划掉的按钮是什么用的。这是想暗示什么吗还是说我没必要去钻这个牛角尖?

你可以给它重新安装程序,让它联网。但是现在你找不到懂这东西的人,而且那也没什么意义。

我猜那个按钮是用于另外一个操作界面的,不过我也不确定。大概只有輻射1的設計师知道。讓我问问他们,看能不能拿到答案。

機器人,瓶盖,葡萄藤

Jonathan Agnew的三個问题:

A. 輻射戰略版里的那些機器人是源于荒野遊俠里的機器人的灵感吗?(不確定你知不知道任何有關輻射戰略版的設計元素)

我不知道

但是我问过輻射戰略版的设计人员,他们都说不是。

所以不是。

B. 谁在輻射2里提出使用统一的流通货币的(金幣取代瓶盖),為什麼?难道是设计组认为经过这么久,已经可以再次恢復发行貨幣了或怎樣吗?

有些人(不是我)不喜欢瓶盖,虽然我自己很喜欢瓶盖。但是自从厕纸事件之后我就不再是组长了,这事不归我管。

C. 始族的那棵葡萄藤(它是葡萄藤對吧?)有什么特别的吗?为什么不能在别的土地里生长?(我是指结局动画里那棵变异的)

我想这是为了告诉大家那植物不能“治愈”这世界,因为我们希望世界保持成一片辐射中的荒漠。这只是游戏设计的原因。

D. 你可以把輻射聖經4发给我吗?

第四份更新應該就在輻射討論區的其他新聞版面,接在第五份更新後面。自己上去"搜尋"關鍵字"輻射"就可以找到了。

邮差先生

Geraldo/Darkblade的问题:

我只是另外一个輻射中毒者(名叫Geraldo),非常感谢你的"辐射圣经",这正合我的胃口,让我更深入了解我所喜欢的这个游戏!所以我也想"出份力",我的问题很简单:

1 - 輻射游戏是否受到凱文·科斯納的一部电影"末世戰士"的影响?我最近看了这部电影,感觉不错,而且我发现有些东西和輻射很相似,特别是“无名英雄漫遊荒野”式的邮差——像流浪者一样。我知道輻射的灵感来自当年那部“荒野遊俠”(我玩过一点这游戏,但是太难了),但是我觉得制作组的想法应该还受到许多别的东西的影响。

2 - 一个技术性问题:我最近玩輻射2的时候遇到了麥則塔,那个奴隶贩子,当时我带着两个NPC队友伊克卡西蒂。当我问麥則塔是否要买奴隶的时候,卡西蒂的名字显示为麥克雷。这是为什么?

3 - 最後一個(Last)而不是最短(Least)的問題:在最新的圣经更新里,你给了一些关于NPC的级别资料。我的问题是,我们有什么办法来确定NPC目前处于哪个等级?还有,他们是怎么升级的?我的队友已经升了四级了,但是他们就是死都不告诉我他们升级的事。

4 - 再一個小問題:你能否把大家发给你的用于輻射桌面游戏的音乐列出个清单?

1. 不,"末世戰士"这部电影有许多輻射的元素,但是它的小说更精彩一些。这部书的影响很广,也许是因为Cain前輩和Campbell前輩十分博学吧。

2. (上面提过)。麥克雷是卡西蒂的旧名字。Feargus最早给他起的这个名字,麥克雷是Feargus的中间名(或是他其中一個瘋狂的祖先)。但是我们给他改了名字,我们用卡西蒂替换了大多数麥克雷,但是还是有遗漏。

3. 没有办法确定NPC是在哪个等级,除非你有警觉力这个特技(因为这个特技可以看他们的生命点数)。这时候你就可以对照级别资料,看NPC是哪一级。当你升级的时候,NPC有一定的机率跟着一起升级 -- 不过為什麼沒發生在你身上具体我也不清楚。

4. 过幾個月我会这样做的。不是很多人给我发这东西,而且有些不是真的50年代曲調 -- 不过下一份更新我還是可以把清单发上来。

死亡房間!

Shards(我相信跟MMORPG的shards沒有關聯)有一个“小小的傻问题”,但是很难回答...当然,对于Chris Taylor是很简单的,那是: (編按:MMORPG即多人大型線上遊戲的伺服器分流被稱作shard)

10MM手枪,虽然是有一个像左轮手枪那种旋转轮盘式弹膛的自动枪械,但是关于它的说明是“每次扣动扳机都会自动上膛,直到打完子弹為止。”为什么会有差异?是设计者和美工之间缺少沟通吗?

Chris Taylor (他最近在新工作的地方獲得了一次當之無愧的晉升,所以快恭喜他) 说:

答案是:没错!

詳細的答案:这是缺少沟通的原因。我猜说明文字是写在美工之前的,或者是美工重新设计了图案,但说明文字却没有及时更新(這有點模稜兩可)。

说明文字应该改成“...直到轮盘空了”。不過我大概想重寫整段的敘述。

pax,

-Chris

辐射战略版和激情、濕潤的性爱

Alex Lim (也稱作Alexsi the 13th)想问一个關於輻射戰略版裡性愛的问题:

可以和掠夺者随时随地發生關係吗? -- 在牛顿镇当你用一个男性角色救了一個女掠奪者(格蘭達·克洛斯)以后。那关的任务是要你救出4个掠奪者长老。

那麼,Alexsi,我们请教了许多輻射戰略版的设计者,他们都认为大量的性愛是建立在很合理的规则上的。下面是他们的说法:

Dan Levin:即使格蘭達·克洛斯对玩家表现出她深厚的爱意(不限性別都會出現同樣的結果...我想),她仍然會待在俘虜營/兄弟會裡直到最後(你们可以细看任务完成后的报告)。

這個致命誘惑是來自電影致命誘惑(女主角和她有一個十分相近的名字)。這也例証了兄弟會的規矩:簡單粗暴!希望這些對你有幫助。

Ed Orman:我不清楚,大概是Dan把她设计成这样子,或者說是一個荡妇。从对话里,她大概真的想和玩家來一發。但是结果什么也没发生(就像她只能一直穿着情趣睡衣在军营里等你一样)。

核能工人工會

John Sellars (On Da Bounce)有个关于那些怪僻的核能工人工會的问题。

哈勃城老城区里有个枪械商提到核能工人工會。我记得他好像叫杰克伯。[抱歉,我沒有記下整個遊戲的細節。;) ]我对于他們很感兴趣,听起来似乎輻射世界里还有新的资料可以发掘,如果关于他们的资料很少的話。

职业游戏设计者兼杀手Scott Bennie(這老兄待會就接受了出現在這期輻射聖經的訪談)的回答是:

"我设计了杰克,但是可能有人重写了这段对白,因为他的台词比Bennie式的台词要简洁得多。我构思了许多个他存在于废土的用处,但多数都舍弃了,最后我给他找了这个他出售的枪械的货源,而不再用那老套的“我过去在兄弟會干过”...这只是像传单一样用过就扔的理由罢了,让人听起来会觉得这世界上有很多混杂的势力。此外,这样的理由會比較可信,如果任何事都沒有整齊的連結再一起的話。希望這個有幫上忙。"

- Scott Bennie

把13带给世界

Chris Avellone问:

为什么輻射的旗帜上面是13颗星星?

Tim Cain回答:

Leon [Leonard Boyarsky]说他用这面旗是因为它很酷,而且他不喜欢用标准50星的美国国旗。后来他还打算虚构出13个大州或者别的什么出来的,但是说了以后没后文了。
FB8 Soldier and flag.gif

牢固的箱子总是遙不可及

Justin "Solid Snake" Braman在用他令人生畏的博學剖析了泰拉斯奎巨獸后,又把他的魔爪伸向破碎山丘的箱子。

关于你上次问的死亡爪原型的问题,我的答案是(只有真正的書呆子才可能擊敗我):传说中的泰拉斯奎巨獸!

有一个问题让我困扰了很久:在輻射2的破碎山丘里,第一张地图的最北边缘有几个箱子(显然地)是摸不到的。至少我从来没能摸到过它们。我只是單純好奇,如果你知道它们里面有什么。如果有的話,是甚麼?我从第一次看见这几个箱子以来就想着我是不是错过了里面的好东西,我想得都快疯了。謝謝閱讀到此並希望早日得到你的答案,当然,我不會驚訝如果你回答“什么都没”。

首先,你在泰拉斯奎巨獸的问题回答得十分準確。然而,Wain先生是第一個发来了正确答案(在我把那问题贴出5个小时之后就发来了),而且别的人每个给我发来的答案也都是正确的。

至于破碎山丘的那几个箱子的答案是游戏程序上的问题 -- 基本上,当我们制作輻射2的"儲藏物",我们把一些没用到的箱子放置到画面外部。意外的是,破碎山丘的那几个箱子放在了玩家可以看到的地方。至于如何开到它们,我倒忘了具体是用什么诡异的方法了 -- 但是如果你把这问题发到BIS的论坛上,我保证会有人回答你的。或者你可以搜索一下关键字“破碎山丘”和“箱子”,如果那论坛上的搜索功能修好的话(不然的話我早就發在這裡了)。

辐射战略版和避难所计划

失踪已久的Kane问了一些我没法回答的輻射戰略版问题:

我们都知道避难所计划是一个大型实验,那么0号避难所是用来干什么的?另外,那台计算机ZAX系列中的一台吗?如果不是,那是哪个公司或者组织设计的?

好吧,Kane,从這两个Microforte的家伙来講一下(嗯,其中一個Microforte的伙計 -- Ed正忙著數他為Irrational Games做的自由力量所賺的甜滋滋的鈔票):

Ed Orman,一道落下的閃電說道

1. 0号避难所是用于保存人类的种子,以防别的避难所都出了意外使人类灭绝。它保存着那个时代里最优秀的一部分人的“大脑”和他們的基因資料庫。

2. 计算机是在ZAX系列制造之前就设计好了,用于管理和控制避难所的网络。最初它就是因为这目的而建造的,但后来变成了分别控制每个避难所(它的网络至今仍然同每个避难所连接在一起)。

Gareth Davies则说:

1) "坚固的0号避难所是避难所网络的核心。它里面居住的是达官显贵,艺术家和科学家。这些居民可以在回到外界后重新联合起剩余的人类,建立新的家园。但是在核弹落下之后,世界被毁灭得差不多了。想保证建造起一个核战后的乌托邦,避難所居民需要帮助。他们建造机械來耕耘战后坚硬,隨後又被核冬天凍過的焦土。"

2) 据我所知,计算机完全是独一无二的,跟ZAX没什么关系。但是不管它跟ZAX有没有关系,我都找不到有力的文件作为证据。不过,我认为安全地來說ZAX和计算机之间的差异十分明显。

輻射2的片头...阿?

沒想到Kane(他的英文很好)居然还有问题...

在輻射2片头介绍里,我们可以看见一些英克雷士兵打开一个不知道名字的避难所,并杀死3个居民。我猜随后别的居民也会被一一杀死。我的问题是:

1. 那是哪个避难所

2. 为什么这些英克雷士兵要杀死那些居民?他们不想知道实验的结果吗?

(我的英文很差,希望你能明白我想知道的:)

你好,Kane。那是13號避難所,那里面的居民全都被杀了。官方解释是说这些英克雷杀人是因为“那些避难所居民拒捕”,但是这解释很扯淡。这些士兵是因为在等待避難所开门的时候过于紧张,结果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就自行开枪了。他们随后进入并攻占了避难所,俘虏了里面所有的居民。

顺便说一下開發細節 -- 这并不是片头动画最初的设想。我们原来的设想是避难所的门开启,一个小孩走出避难所踏上废土,环顾四周。但是这个想法被扔进黑屋了,因为没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是这会让人思考。那个小孩在看什么?那寂寞的荒野?或者产生了幻觉?

記住我的話

Sean McGrorey有个关于...馬克的问题。

那个跟哈羅德一起进入军事基地的家伙(好像是叫馬可)怎么样了?哈羅德说弗朗辛被一个机器人杀了,格雷掉进了病毒槽,而馬可只是失踪了。他是逃出生天了还是跟弗朗辛一样死了?

没人知;馬可的神秘失踪从来没有相关的说明。他受了伤,回到地表,然后哈羅德就再也没看到过他。

::來首诡异的音乐::

嗯,但是我猜馬克是影射Mark O' Green,哈羅德的对白就是他写的。当然,我没什么证据。.

三個來自教主的問題

Richard Grey/Dweller的三个问题:

我有一些問題想問

1.在輻射1和輻射2之间的那段时间里哈羅德都干了些什么?

2.在教主出现之前是否已经存在超级变种人了?

3.馬克的结局如何?哈羅德说过他还活着。

1. 没人知道他在輻射1和輻射2之間干了些什么。坦白講,就算是我问起,哈羅德自己都记不得了。他在哈勃城呆了一段时间,然后四处流浪,最后在蜥蜴城住了下来。

2. 很有可能,對,尽管我在文档里找不到相关的说明。并不是在教主量产同一质量标准的超级变种人之后他们才被正式定名为“超级变种人”的。

3. 没人知道馬克的结局如何 -- 参考上面。

::再來更多诡异的音乐::

阿羅由

Chris Avellone问:

你们是怎么想到阿羅由这个名字的?这是同一个真实世界的地名相关,或只是因為那个部落就是建造在峡谷里面的? (編按:阿羅由在英文里arroyo的意思是干枯的河床或峡谷。)

Tim Cain回答:

这个名字是这么来的。一开始我在看一张地图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词,我很喜欢它的读音和含义,所以就拿来用了。随后我告诉美工阿羅由这个词的含义,于是你看到的阿羅由的地形就是一个峡谷。

附錄:朗·帕爾曼的撫慰

当我将那些叙述文档分类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些我們本来打算讓朗·帕爾曼配音的死亡文字说明,但我們沒時間(至少我覺得他們沒有錄製)。不管怎樣:

死亡致辭

[輻射2遊戲結束]

1. 正常的死亡

安息吧,獲選者
你已经升天了。
荒野將你的生命奪走了。阿羅由試著派出更多人去寻找GECK,但是他们很快都死了,接著村莊也遭到同樣的命運。
你死了。你的村莊毀滅了,死於饥饿之中。
你死了。你找到伊甸园并把它带回村莊的任务也因此失败了。
你死了。你再也不會知道你那被綁架的村民發生甚麼事了。
你死了...造成世界上所有人命運的結束。英克雷日漸強大,並且將FEV病毒放进大气之中。
你的死亡给地球上每個人的命运画上了句号。英克雷因此崛起,將FEV病毒放进大气之中。上百萬人死去,地球重归寂静。
你奮力地战斗,但卻没有用。英克雷崛起了,很快全世界都會灭亡。

2. 搞笑的死亡

你死了。再一次的。
你像門釘一樣死了。
该读档了。
希望你有存檔,因为你死了。
这是張你的尸体照片,不太好看。
小子,你真是笨。而且死了。
哈哈哈哈哈,你死了,低能!
你死了。或许你该重新建个角色。你的点数分配太爛了。

最後的話

無論如何,第八份更新到此结束。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发现什么错误,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就按這份更新開頭寫的地址发邮件给我吧 -- 或者发在论坛上。当然,邮件会快一些...即使Outlook常出事。

下次見,

Chris Avellone @ BIS

這個反白文字很有趣。將來,我可能會在這些更新中留下秘密消息。小心了。


  1. 對於製作輻射的語音對白,我要補充一句,這就夠了嗎?不可能!因為我愛死為輻射製作語音對白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