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出版物
Fallout聖經6
Fallout Bible installment
統計資料
作者Chris Avellone
出版商Interplay
出版日期2002年7月10日
出版媒介.pdf 檔
頁數51
網站http://www.blackisle.com (已關閉)
下載連結.pdf at Duck and Cover
相關
Fallout聖經
前一項:
Fallout聖經5
後一項:
Fallout聖經7
 
Gametitle-FB
Gametitle-FB

Fallout Bible 6 is the sixth installment of the Fallout Bible, a collection of documents containing background material for the first Fallout games compiled and written by Chris Avellone. This installment was released on July 10, 2002.

All notes in italics come from The Vault editors, not from Chris Avellone, himself.

Document start icon 以下為原始文件或其副本,譯者補充以括號備註於後。

刚刚从寒冷的北方回来……编辑

Fallout聖經更新第6版
Vault Boy
2002年7月10日

最近,我忙著把靈魂賣給冰風谷2,一方面每天要给遊戲设计者们记载日程,另一方面还要挤时间来整理辐射圣经。所以我不知道下一份什么时候可以完成——这要看冰风谷2什么时候能结束了。 不管怎么样,欢迎你阅读这第六份辐射圣经更新——如果你从前有几份没看过,你可以打开黑岛的主页(www.blackisle.com),把页面拉到最下面,点击“更多新闻”(或者你用关键字“Fallout”搜索也行)。最先的三份已经整理合并成为“辐射圣经0”(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酷吧?),第四份和第五份是独立出来的。之所以把第四和第五份独立出来是因为它们的内容太多了,我实在懒得再去整理。

对于你们那些以前没看过这些资料的人,“辐射圣经”其实就是把辐射1辐射2的背景资料等等编辑到一份文件中,以方便爱好者们更好地了解辐射。“圣经”这个词也许很容易使你误解,但其实它的内容和宗教无关,也没有包含什么神圣的字眼——这个词是我从Chris Taylor(辐射1和辐射战略版的设计者之一)那儿引用过来的,而他很明显则是从一个叫Dan Wood的家伙那儿引用来的这个词。当然,Dan Wood的圣经和我的这个圣经完全是两回事。这个只是为了娱乐。而且,我写这个并不是为了增大辐射系列游戏在市场上的销量,而只是给那些已经玩通N遍这个游戏的辐射迷们看的,我想他们一定也很希望知道更多游戏的背景资料以及没有在游戏中出现的设定等。这些是完全免费的,请不要用于谋利。

这份资料里有些东西有點粗糙,所以如果你发现了有什么地方有错或者是你想对于某个方面了解得更多的话,给我的邮箱Cavellone@blackisle.com写信,告诉我该做些什么。我不能保证我会马上一一给你们回信(特别是现在还有冰风谷2的开发计划,所以我只能抽出时间来做这个了),但是我會找时间做的,当周末来临的时候。

小的、简单的问题通常很快就能得到回答,因为我很懒,所以麻烦一点的问题我就放到后面来回答了。

噢,这份文件有些部分很粗略,因为我实在太累了,而且精神不大好。

谢谢对辐射的支持,

Chris Avellone @ Black Isle 的甚麼或其他的

写在前面 编辑

嗯。。。我在编这些资料之前总要说几句。现在开始吧!

  1. 重申一次,任何对于辐射圣经的问题或建议请发到Cavellone@blackisle.com

    但是,在你发邮件之前,请先读读下面的第2条,以及那个后面的“我不能回答的问题”。

    真的,就是这样。

  2. 该把哪些资料放进圣经,辐射的音乐,你比起电脑游戏为什么更喜欢辐射桌面游戏,关于辐射里的事件的问题,以及关于哪些资料更受欢迎的意见,都可以发给我。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我无法回答的,因为我很忙,而且我讨厌这样的问题。包括:
    • 让我给这个游戏给出攻略或提示。如果你需要一份攻略或提示的话,到黑岛的留言板:

      http://feedback.blackisle.com

      然後把问题贴出来。在15秒之内,肯定就会有人回答你的问题的。当然这些回答可能是假的或是讽刺你的话,比如“傻瓜”或是“白痴”之类的,但你一定可以找到答案。所以到那里去吧。

    • 提供技术帮助。如果你的辐射安装盘或别的Interplay游戏出了问题,请你和Interplay公司客户服务站联系:

      技术问题:

      support@interplay.com

      還有關於别的Interplay公司产品、錯誤提示視窗和訣竅请找:

      orderdesk@interplay.com

    • 辐射1和2之外的问题。我不能回答关于辐射3的问题。并没有什么辐射3在制作中。我用Josh Sawyer的生命发誓我再也不回答这种问题了,所以别再问我这个。
    • 辐射的同人小说或辐射迷自己构思的资料。
    • 我要提供关于博德之门冰风谷1(2)异域镇魂曲以及黑暗同盟等的攻略、提示等等。
  3. 谢谢每一位给我发来音乐的人——如果你有什么好的音调,请发到上面那个地址给我。我仍然在寻找新的音乐。
  4. 我有一大堆问题等着去回答。如果你在这份资料里没找到你的问题(特别是最近才问的),并不是我忘了给你回答,只是我没时间去做,因为,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忙!
  5. 顺便说一下,如果有人知道关于無知村民的线索(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请告诉我。我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Dave Hendee捏造出来的。
  6. 上次最后关于魔术八号球的那个问题,Sebastien Caisse是我們的最大贏家第一名。他不仅是回答了那个问题,还把辐射1中所有的“告诉我关于...的事”的清单列表发了给我。他实在是辐射的狂热爱好者,而且是个程序员,打开辐射1的编码就跟折断一根小树枝一样简单。Setastien,我向你致敬。(你可以隨意把你的回答发到辐射的BBS上)他的另外一样贡献就是我发给他的邮件经常被退回来,这使我几乎疯掉了,我只能无奈地大叫他的名字。
  7. 同样也感谢Michael Jeppesen,他也给我发了一份“告诉我关于...的事”的表。谢谢你,Michael。
  8. 顺便说一下,魔术八号球问题的最大贏家第二名是Gammons,尽管他比Sebastien回答得慢,但是他的回答也完全正确,同时还给以前的圣经做了修正。谢谢Gammons。同样也要向你致敬。当然还有别的人也做了正确的回答,但是他们是第三、第四、第五...个发来答案的人,我在这里就不列出他们的名字了。
  9. 也许我在给你们回信时把有些人的名字弄错了。有些人的名字在奇怪的地方有“a”和“e”——也许是你们的父母在取名时有特殊含义吧,但这是没办法的事。
  10. 如果你喜欢辐射,Peter Nellemann(我猜他就是辐射里的油轮,辐射传说中的12个使徒之一)的这个网站你一定要看看:

    www.geocities.com/fo_tank

    还有这个Deadlus的“充满疑问的人”网站你也可以看看:

    http://fallout.gracz.net/fmc/ks/index.php

    这些链接现在可能已经没用了,但是在我去看的时候还是好的。我想Deadlus的网站一定非常不错,尽管我读不懂,因为那用的是俄文我猜。
  11. 此外,“Pawel”,如果你能看得到的话。我试着给你回信,可是每次都被送回来了。所以我只好在这里告诉你我将会在将来的辐射圣经中回答你的问题,但可能要过一段时间。

现在让我继续回答这些问题吧:

我不能回答的问题 编辑

这次,在我回答问题之前,我先把我所能回答的问题或在很久以後你才會看到解答的問題以及我过一段时间才能回答的问题列在前面。其中包括以下內容。

1. 辐射3的故事发生在什么时间?/辐射3出来了吗?/我听说你们正在制作辐射3,什么时候可以完成?/辐射3在圣诞节前能完成吗?/辐射3的问题会在辐射圣经中出现吗?/你们是否打算给辐射2做个续集?

辐射3并不在制作中。

辐射3的事也不会在辐射圣经中提到。

辐射圣经是完全免费的。

我编这份资料是因为它很有趣,也因为我想在网上制作一个辐射桌面游戏(免费的),并希望能多吸收大家的意见,毕竟大家的眼力(想法)通常更好一些。

我以Josh Sawyer的生命起誓我再也不想回答这种问题了。如果你发给我这样的问题,我不会再回答。

2. 在辐射1和2中,除了被堪探出来的那些地区以外,别的地方,比如中国俄罗斯等等,那些地方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说实话,我也不在意这些——毕竟我是一个住在旧金山的美国佬,我只关心1代和2代裡的那些地区,以及可能對他們产生影响的各種鄰近的區域。

关于世界的其它地区,在游戏中几乎没有提到过(包括北美和美国的一些地区也没有在辐射1和2里提起)。我能说的只是一些推测,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研究,而我在周末的时间可不够做这些研究。所以,你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得到答案。很有可能你永远都得不到回答(别的国家的事可能会被用来作为另外一个辐射类的游戏背景,才有可能拥有属于它们自己的历史)。也许我以后会改变主意去研究这个的,因为我是多变的人,但是,现在,不要再问我这些问题了。

3. 在以前的辐射圣经里列出的时间表开始之前,世界或美国的历史是怎么样的?

这个问题还没有人问过,但是我想我也应该事先就把这个问题从你们可以问的范围里拿开。辐射的故事是在将来的地球上发生的,在一个和现在不一样的未来。我不会给你任何关于什么时候世界开始改变的信息——背景设置总需要一点点神秘感。你只要知道那是发生在二战之后就可以了。

4. 其它避难所里发生了什么事?它们的位置在哪里?

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會減少未來的探險因子,所以我也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5. 哪些城市毁灭了,哪些还幸存着?

参看问题4的回答。如果有人想用辐射背景制作一个游戏,我很乐意让他们告诉你哪些城市毁灭了,哪些还幸存着。

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答的问题 编辑

  1. 关于動力装甲机器人等的设计图和制造的问题将会放到以后来回答。除非我有比现在更多的空余时间,否则我不会去处理这些问题。这些模型和设想并不真实存在,我只能一点点地凭空去想象,或是让一个黑岛的設計師去构思。我们有许多新的設計師,但是现在,他们都很狡猾地避开我,以免我让他们去想这些东西。
  2. 如果你在一封邮件中问了我不止一个问题,那我可能会一个多月才回答你一个问题,因为我很懒,而且因此不想理你。如果你把问题分散开,一封邮件一个问题,我会更高兴的。

打臉專區 编辑

歡迎來到打臉專區,給你們擰著我鼻子糾正錯誤的地方。根据所发现的错误来看,这个部分很有可能下次还会出现。

Vesuvius给我纠正了ZAX的出现时间,下面是对02年2月11日那份辐射时间表所作的修改:

2053 避難所科技經過完善,使ZAX1.0開始可以聯網。一開始這個系統的模型是被設計來控制避難所的,它被政府用來幫助能源部門收集整理資源數據。在一年內,它又被軍事部門用來傳染病研究和軍事策略研究之用。後面有一種說法還說ZAX1.2是用來建造西部科技(下欄)用的。

Oskar Liljeblad也给时间表指出了别的错误:

看看下面这两段来自2002-02-11那份辐射圣经里时间表的事件:

2162年五月10日:辐射1结束:放逐者回到13号避难所,却被告知“你是个英雄,但你还是要离开。”一些避难所成员(由主张“返回地面”的派系代表呂蒂亞和她的支持者——特雷莎萊爾领导)不久也随着离开了。

2165年五月12日:放逐者脱下他的避难所服装,并从这天起再也没有穿上过。

我的疑问是,在2162到2165年的三年间,发生了什么事?或者2165年5月12日这个时间是错的(也许这个时间只是在放逐者被驱逐后两天)?

2162 五月 12 放逐者脱下他的避难所服装,并从这天起再也没有穿上过。
2162 七月 10 放逐者和一小队原避难所居民和荒野居民向北走去,并建立起那个叫阿罗由的小村庄。

谢谢Oskar。如果你 (或其他任何人) 发现了别的错误,请尽快告诉我。或者把它贴到论坛上比直接发邮件给我更方便一些,因为我或者要过一两天才会看到邮件。

一大堆问题 编辑

现在开始和往常一样回答问题。把上面的那些错误忘掉——在被Deadlus的問題塞滿後我已經放棄跟上他的速度了。

一些名為CoolJiggily的時髦貓有這樣的評論:

0. 我只是想知道有一次我在那瓦罗杀死了那只死亡爪(好像是叫查恩)时,我用了能量武器并给了牠重重一击。这样目标在死时身上的东西会掉到地上。那只死亡爪在死时掉出来的是一个紫色(也可能是蓝色)的方块,据说这就是死亡爪的武器(或者是类似用途的东西)。这件东西是一样不錯的近战武器。你有关于这件东西的信息吗?

在许多我们制作的RPG里(包括輻射和無限引擎做出來的遊戲)都给怪物和NPC装备了“看不见的武器”来提升他们的攻击力。这些道具被设定为在人物死时消失的,但是如果你很重很快地杀死他们的话,电脑在处理数据时就可能把武器丢出来。

这也是最不可思议的东西。对了,你杀了查恩,你这救了世界的英雄呀你。

第一批问题由Deadlus提出,他看起来想把我的邮箱塞满:

1a. 我知道英克雷在辐射1中还没人想过作这个设定,但辐射2里有了他们。我想你们对于“为什么英克雷不对教主采取行动”也一定编好了故事,只是你们由于某种原因没把它应用到游戏中去!

不,并没有编好什么故事,至少我知道这点——Cain和他的部下创造了英克雷,他们一定有某种理由,所以才没有对付教主。也许是因为英克雷只在北加利福尼亚州及其周围活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教主在南加利福尼亚州进行的实验的。

1b. 呃,我想我应该耐心点...顺便说一下,我知道你回答了我的问题之一(只是一个,最小的一个 :) 。再补充一下,在油轮上有一个死去的13号避难所居民在那些避难所门旁边,他是怎么到那儿的?(你知道來龍去脈?)再次补充一下,那些“外星人”、飘浮者和别的怪物是怎么到油轮上的???他们偷偷潜进入或是通过别的方式??我还有别的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一時想不起来:),哦,那个Ed("你看见愛德,死去的愛德)是另外一个类似于Leonard Boyarski的玩笑吗?

油轮上穿着避难所服装的人:不知道。可能他是英克雷控制着油轮的时候在实验后留下的,也有可能是从地下掩体市来的旅行者。在所有的文件里都没提到他来自哪里。

那些外星人、飘浮者和多腳獸是设计时特意放在油轮上的,因为我们在游戏末期需要一些强大的敌人。它们很可能是从前爬到那儿去找个窝的。多腳獸和飘浮者到处走动——无论何时游戏需要它们(不一定要合理),它们就会出现。

艾德 - 嗯,是的,这是一个玩笑。根据Chris Taylor说的话:

怎么处理愛德?瑞德已经死了,宝贝,瑞德已经死了。來自黑色追緝令这是部分参考。

愛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是为了马上警告玩家外部世界已经很危险了,另一方面是让玩家明白他并不是第一个被送出来的获选者。愛德在水质芯片故障之前就被送出来了,尽管他现在已经是一堆骨头。

就是这些。

1c. 在破碎山丘的地下也有一个(另外一个)“死去的避难所妇女”:)(没有腿 :),我知道这只是很小的细节,但是你通常都可以从这些地方找出有趣的东西来:)(但拜託,请给她找个有趣一点的背景,不要又是从地下掩体市来的!:)

抱歉,那附近没有别的避难所了;她确实是来自地下掩体市——无数很不幸无法适应荒野世界的艰苦生活的避难所居民之一。我不知道她在活着的时候是不是有腿。

1cc. 在克拉瑪斯的地下室有一个修理机器人,它是来自那个靠近第二个修理机器人或靠近峡谷的飛鸟吗?

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可能的話飛鸟只带着一个巧手先生)。它很有可能是一个当克拉瑪斯佛斯还是个城镇时留下来的旧修理机器人。

1d. 在瑞丁城有一个穿着避难所服装的男人尸体(在一些石头下面),他从哪里来?以及他怎么到(死在)那里的?

他是另外一个来自地下掩体市的人,可能是随着商队到达那里的。他也可能是一个逃亡中的英克雷科学家或工人,因为那些人也是穿避难所服装的。但这种可能性很小。

1e. 在旧金山的油轮上的避难所门是从哪个避难所来的?谁把那些舱门带到了船上?

它们是没有标记的模型,准备运到西海岸的某个地方。“避难所舱门”不止是用在避难所里,它们还可能用在别的设施上。它们在船上很可能只是因为设计者这样安排——设计者们总要在空阔的油轮上放点什么,而这些门是很合适的“垃圾”。

1f. 圣经又更新了,然而我提了这些问题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回答我拜託)噢,還有一個新的問題關於環保署和别的地点没有加到辐射2中的master.dat或是別處已經完成的地点(因为你可以用例如環境保護署把某个城换掉,尽管我没有试过是不是真的可以这样)?

不 - 那些地点还没完成。我把最初的環保署设计贴在下面(非常下面的下面)。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只找到这个,修道院或是原始部落我没找到。

1g. 那个新里诺的军火商人为什么会有避难所电脑的语音模块?伊克的那个朋友(从地下掩体市来的)是怎么得到“13号避难所的水壶”的(我忘了辐射2里有没有解释过)?还有,为什么英克雷在教主控制了避難所科技示範避難所不对他采取行动?顺便再问一下,教主是怎么运动的?他只是一大團廢物!

  1. 避难所电脑语音模块:他是从一个旅行中的商人(和伊克得到13号避难所的水壶很相似)那儿得到的。艾而及喜欢收集旧的战前用品并把它们放在他的地下室里哄阿爾基南开心——那小孩说不定可以用这些东西来做个核弹把整个新里诺炸飞。
  2. 那个雙頭牛販子艾德也许曾和一些来自13号避难所的流亡者们交易过,那些流亡者也许是在辐射1的最后放逐者离开避难所后离开的。也有可能是这些流亡者先把水壶卖给了随便哪个商队,而后这个商队又把它卖给了艾德。但是,这些只是一个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资料。
  3. (据我所知)在辐射1里还没有关于英克雷的构想,所以辐射1里的任何事件都没有英克雷的存在。
  4. 我也想不出教主是怎么运动的。可能是通过大卡车或是让车队运送,但我没有更准确的关于他如何走路的信息了。我很怀疑一个商队是不是真的能搬得动格雷,除非他更小一些,嗯...就是让他不要“张大”自己的身体,至少要比他在辐射1最后的那個样子小一些才行,这样就有可能可以搬动了。但是在军事基地里他的声音日志表明他变异得很厉害。我在1代的资料里没找到有关的说明——所以如果有人在我贴出答案之前先发现答案的话,请告诉我。

芬兰的Pasi Eronen提的问题:

2. 我想知道更多游戏背后的角色模型。因为我参加了電腦科學的課程,那是以适应學習环境为主题的。在这个课题里我和我的同组伙伴一起研究电脑游戏里面的玩家心理。在理论的部分之外,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人们在现实中的行为——当遇到和游戏一样真实的环境时。

特别在辐射2中,根据玩家的玩法不同,故事也以極為不同的方式进行下去。我记得有一次我以一种病态的心理去玩它:把死人挖出来、对所有的事件都以杀戮解决。我没有玩到结局,或者说,没有玩到你所认为是结局的结局...:)通常人们所遇到的事件都会有一个让人愉快的结局,只要你按在伦理或道德上是“正确”的方式去玩的话。但在我看来,一个人的行为对整个游戏场景的影响所引发的思考,是这个游戏的优点之一。

如果你有时间给我回信并慷慨得把那些场景或事件的设计技巧或是窍门等等之类的东西告诉我的话,我會非常感谢的!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窍门,而大部分只是一堆繁重的设计工作(虽然这项工作很有趣)。

基本上,你所要做的事就是(我用设计一个NPC的对话作为例子),你首先写一个有三到四种回答的对话,然后进行“角色检验”,确定在不同的条件下出现什么样的回答(就是如果你的智力低的话,出现这种回答;如果你的口才技能高的话,出现另一种回答;如果你带着枪,则又是一种回答...等等)。这是一项很繁重的工作,而且你必须把各个对话里的所有回答全都设计好,这样每个玩家在玩的时候才能各自有各自的经历。

對於任務,你做的事情差不多——给有不同技能的玩家设计好(至少)三种不同的回答方式。

我不知道你对于“多重結局冒險案例”的书是否会有兴趣,但这游戏确实就是这样——这只是一个更大型的“选择你自己的冒险”,在这个游戏里设计者试图把玩家所有可能会走的路都尽量设计得更详细些。当然,在纸笔桌面游戏里,由于游戏固定的逻辑和开发参数,你通常没有足够的自由空间来任意选择。

Richard M.Lippincott的一个问题:

3. 也许你可以回答一下辐射发生的时间是不是发生在一个改变过的时代。我的意思是说那是不是发生在一个有些历史和我们所知道的不同的世界里?许多辐射迷都同意这个观点。还有的人说他们曾看过这游戏最初的原始设定文件就是以这个观点为背景的。但是,我在辐射圣经里面并没有看到相关的说明。

辐射发生在另外一个和现在不同的时代里。并没有资料确切地表明历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和现在不同的(而且在辐射圣经里也永远不会列出——上面有说过的),但事实就是这样。你只要知道这想法是真实可靠的就行了。

Sebastien Caisse(第一名优胜者)给我发来一份修正:

4. John Deily提到他(麥爾開)从外面得到他的宠物...难道那些人没有被封闭在里面吗?...

對,这是我的错(不关John的事)。我忘了英克雷已经把基地封闭了。麥爾開的宠物(现在已经死了)可能是从军事基地的某个洞穴里弄来的(也许可能就是在附近变异的猪鼠堆里)。对这个错误我很抱歉。我要好好研究一下军事基地的资料,如果我发现了别的错误,我会告诉你的。

Steelface the Hunter问的问题,他的名字真特别:

5. 旧金山码头的视网膜扫描器是怎么来的,还有潜艇上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视网膜扫描器只是放在那儿当展览。至于潜艇,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在辐射二中提到的,始族(或者更明確一點,方医生)说他们是一艘中国核潜艇上的人的后代(始皇帝:剩余的部分被用来建造旧金山的大厦了)。

这艘潜艇原来想让它在辐射二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的,但后来被削减了,因为游戏本身已经很大了。原来这是“把油轮修好”任务的步骤之一——基本上,这艘老旧的中国潜艇埋藏在旧金山的水底,如果它探测到任何美国船隻靠近它的话,它的自动防御系统就会向船隻发射飞弹,把它毁灭。所以这个任务是让你找出解除警报的密码使它停止攻击,以保证你能安全地乘油轮驶往英克雷

Bud Klein提的一个一致性使然的问题:

6. 上一份资料里,你说在新加州共和国,大概是每200个人中有一辆的比率。如果真的有那么多车在新加州,那它们都到哪里去了?

它们确实在那儿。这是游戏逻辑問題。你看不见它们是因为新加州共和国只有三幅地图,一个议员,以及40—50个人。这也是为什么機械店在新里诺存在,新加州共和国外的游民们为什么在你有车以前向你推荐一辆车,以及为什么新加州共和国在沙蔭市建了一座车库。

现在我用这个例子说明一下什么叫“游戏逻辑”。如果你能自己偷到一辆车,那你自己制造一辆车就不是特别珍贵了——或者对于别的镇里自己有车的人来说。用设计者(就是我)的话说:“如果玩家能在某地弄到一辆车,那再让他们去修复一辆车的任务就没什么意义了。”当然,辐射一和二中那些城镇里也有大量的破车,千真万确。

在你想象着画面上四处都是坦克和吉普,后面还安装着重机枪之前,我不得不告诉你那些废弃的车辆大多是老的拖拉机、计程车、破旧的公共汽车、雪犁,甚至还有很老的施工設備。很可能在一代中的那些古老而破旧的蒸汽机车仍然堆在某个地方。特别是辐射二里中樞城的商队,由于它在交易中的影响越来越大,新的交通工具(主要是运输工具,比如火车、船、驳船等)被用来长途运输大量的货物。人的贪婪可以破除一切困难。或至少重建以使其運行。一旦他们知道了北方的英克雷的存在,他们可能会為飞鳥的设计圖設下巨額的賞金——或是更理想一點,一架能正常運作的飛鳥。

Steel Knight的一个问题...

1. 在辐射二中,碎梦咖啡的随机事件里坦蒂伊安是辐射二中的某样物品。这是真的吗,物品???

坦蒂是個超級大騙子。伊安原来是想放在辐射二里(一个丹恩城里的老头角色),但是最后这个角色被废弃了,因为已经有太多(在我们看来)角色重复地出现。如果我能找出给他设计的对话,我会告诉你的。

Albert问的两个问题(後面還有四個)。

1. 那只叫薩莎的狗看起来是个复活节彩蛋,牠的主人是谁?在大教堂有一只狗在你无法到达的地方,但是人们关于牠的描述说她是一只西伯利亚狗,仍然忠实地等待她的主人归来。而在丹恩城,那些吸毒者不是地叫着“薩莎!”。是哪个开发者拥有这只狗的?

薩莎属于Vince Denardo,Interplay公司的研究者之一(他没有参与辐射的制作,但他有许多朋友参与了——他制作了许多游戏,比如《征服新世界》就是其中之一)。我記得Dave Hendee這樣说:

Dave Hendee: 薩莎是Interplay的老成员之一,Vince Denardo的名字。他没有参与辐射一和二的制作。在Interplay的游戏中的某个地方,以某种形式出现一只狗似乎已经变成一种传统了。我们把薩莎放在那儿,是为了对某些东西致以特别的感谢。

2. 在那些年里,那些强盗们是怎么形成一个组织的?他们重新招募新兵还是他们自己生小孩子以补充队伍?我问这个是因为玩家从来没见过任何强盗的小孩,而我认为强盗们不怎么擅长生孩子并照顧他们健康长大。

这主要是游戏逻辑的原因(类似于新加州共和国只有三张地图,一个议员等等)。我们努力不把孩子放在可能会发生战斗的地方,因为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孩子们可能会被击中,而使你得到“杀小孩者”的特技。同时,如果你玩的是英文版,那里面有些孩子由于本土化的限制被除去了。

但是,如果辐射发生在真实的世界里,强盗的孩子是存在的。

强盗通过高压政策、袭击中得到的俘虏、操纵奴隶以及自己生小孩来增加他们的数量。他们还在荒野世界里招募新人。这种生活很艰辛,但强盗们有时候也能组成家庭并生下孩子,带着孩子们在队伍里生活,尽管这些孩子并不参与袭击任务。

好的问题很难有一个完美的答案,这里是Albert问的其它四个问题。

我对强盗的兴趣越来越大。特别是我很想知道他们的教育文化(如果可以称为文化的话)。

首先,我要介绍一些毒蛇幫的资料,这是我在Scott Campbell的一堆旧文件中找到的。可汗幫你在辐射一中已经见过了,但是毒蛇幫则是另外一种。这也许可以回答你的一些问题——事实上,强盗们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人。

1. 强盗们信仰的宗教,或者说他们所迷信的东西是什么?

有许多——所有的强盗并不是信仰同一种宗教的。有些人根本没有信仰(比如可汗幫),而另外一些人(比如毒蛇幫)则是狂热的宗教信徒。在辐射的一些地区,“强盗”和“部落人”这两个概念被混为一谈,因而那些和部落信仰有关的强盗有许多古怪的习惯,包括吃死去的敌人、祖先崇拜、太阳(或自然)崇拜,等等。尽管这样,强盗们只是会使用暴力、渴望杀戳和被杀的白痴。

2. 他们有自己的文明或风俗习惯吗?我知道維京人和蒙古人就有他们自己的文明。

再说一次,他们的文明是多种多样的,取决于强盗自身的习惯与他们所在的地区的风俗。他们的风俗可以单纯的只是依靠力量来作为标准,强者统治弱者(伽爾)。他们的一些行为原则是“永不向法律妥协”、“永远不要留下证据”、“从不和城镇或商队交易”等等。这是由于他们各种各样杂在一起的习惯和传统造成的(就像毒蛇幫)。

3. 在他们的家庭方面,强盗们也结婚(或是类似于结婚的行为)吗?你说过他们也有家庭,但是如果父亲和母亲同时外出袭击的话,谁来照顾小孩?有别的人留下来吗?

他们可以结婚,如果他们还遵从这方面的法律或是依照他们的风俗。但是也有些人只是结成配偶在一起过一段时间,然后又换新的配偶——有时候,一队强盗的首领有权力选择队伍里任何一个异性成员(当然也可以是同性,如果他有不同爱好的话:)作为他的配偶。有些强盗团伙从荒野的城镇里或从商队中抢夺妇女和小孩,以此来增加其队伍的人数。慢慢地,这些奴隶被队伍同化成强盗——常常是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去。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奴隶商人的队伍里。

至于那些孩子,如果他们能够拿得动枪并射击的话,他们常常也被带上一起抢劫。这也是为了尽早地教会孩子们如何“生存”——在一些强盗团中,进行第一次抢劫被当成孩子的成人礼。年纪小的孩子们则被留在营地里和少数强盗呆在一起——并不是所有的强盗每次都全部出动去抢劫的。

4. 他们如何在营地里把暴力和内部争斗减少到最低程度?

这个嘛——有些强盗团并没有阻止这类事情,因此荒野世界中他们的数量也不是非常多。如果强盗们有一个强大的首领的话,他会阻止大部分争吵,或是在可以接受的程度内允许成员使用暴力——这样在首领出面以前争执常常就能通过拳头或者刀子得以解决。此外,强盗们也喜欢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强盗的命是不值钱的,用这种方式来处理争端最迅速。 此外,大多数强盗都可以在对城镇或商队的袭击中满足他们对暴力和血腥的需求,这对于减少内部暴力也有所帮助。当然,暴力和内部争吵仅仅是动拳头和刀子来(特别是在酒精和毒品的作用下),这样不会给成员造成需要长期休养的重伤。要不然他们就进行生死决斗,失败者被留在荒野里,慢慢死去。

强盗的大致情况 编辑

在一些老旧的设计文件里——我想这些是最初的设计者之一Scott Campbell写的(我现在还在检查这些到底是不是他的,所以我或许要撤回这个说明)——提到原来设想有三个强盗团:豺狼幫,可汗幫,毒蛇幫。他们不仅袭击当地的城镇和商队,还相互袭击。你在下面的材料中会看到,他们在一代中的行为与习惯決定了(或被決定)他们团队的名字。

豺狼幫:第一个部落,豺狼,是十分疯狂的强盗。他们唯一的信仰就是:生存。他们总是成群结队地打败他们的敌人。尽管他们全是胆小鬼,而且除非他们知道他们能赢,否则都不敢袭击。他们回到自己的隐蔽处后总是为战利品大打出手。

毒蛇幫:第二个部落,毒蛇,是一个神秘的古代宗教信徒(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声称的)。他们总是只在夜晚外出寻找食物或发动袭击。当战斗来临时,他们十分冷酷无情。比起正面的使用武力,他们更喜欢偷袭。他们常常带着沾上腹蛇毒液的骨刀。这种毒液一进入血液,就能使中毒者瘫痪。许多人就是因此被俘虏并被带回他们的藏身处。

可汗幫:最后一個部落,可汗,也许也是最危险的。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蒙古族一样,袭击城镇,烧毁所有他们不能带走的东西并把剩下的镇民抓回去当奴隶使用。他们外出时往往会派出一小队斥候,但有时候他们像战争英雄一样凯旋而归。可汗族崇尚力量。他们渴望在战斗中——用拳头或者棍棒的肉搏——向本族证明他们的价值。可汗族带的热兵器很少(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懦夫才用枪)。任何一个显示出卓越力量的人都能得到他们的尊敬。因此可汗幫的首领也是通过战斗而产生的。

在这份老资料里有样十分有趣的东西:所有的强盗团都被设计为是在15号避难所开启后从那儿出来的。他们只是在那个人口过剩的避难所里分裂成为不同的派。

所有这些强盗团都确实在辐射的世界里存在着,虽然辐射一开始时只有可汗族存在于加州南部。大部分毒蛇族在2155倫巴斯的灭绝运动中幸存下来后逃往北部和东部,根据三十年前可汗族交给他们的地图,沿着豺狼幫走过的路线。

毒蛇幫编辑

让我们来关注一下毒蛇幫。我想应该感谢Scott Campbell的设计,他现在在Contraband娛樂。无论他们有什么电脑游戏发售的话,你千万别错过。辐射设计者灵魂人物的作品千万别错过。

顺便说一句,辐射一里實際上没有出現变异后的腹蛇,所以不要擔心你错过了牠们。

毒蛇幫的首领,阿斯普,负责管理族内事务和宗教仪式。这个族的成员对他的命令绝对服从,即使是首领让他们去死。阿斯普常常穿着和其它人一样的骨制盔甲,但戴着一个装饰着羽毛的蛇骷髅头作为头盔,并穿着蛇皮制的披风。

毒蛇族通常穿着骨制盔甲。这种盔甲像它的名字暗示的一样,是由剔光肉的骨头和皮革围着身体编扎起来的。所有的毒蛇幫成员身上到处都有粗糙的纹身。插在身上的装饰品也不少见。这一族的强盗们常常带着骨刀,骨矛,有时还有手枪。

毒蛇幫的大本营,或者像他们自己说的“圣地”,其实是一些矮小的砖砌的建筑物,围在一个巨大的矿坑周围。这个矿坑就是他们进行宗教仪式的地方。祭品被放在矿坑里,然后一些腹蛇爬出来,享受牠们的美餐。尽管这从未发生过,但如果真的有人能从矿坑里逃出来,毒蛇幫就会认为这是蛇神的意志而放他自由。

除了阿斯普外,至少还有另外一个属于毒蛇幫的人必须提起。那是个叫眼鏡蛇的女人,毒蛇族的“釀毒人”,负责制造毒液(或者说是从腹蛇那里提取毒液)。她有一个叫毒牙的儿子,她的丈夫则在很早以前就死了。

在这份原始設計稿里,有一个任务的设想 - 每一个人如果遇见了可汗邦的伽爾,他会让玩家去刺杀阿斯普并把他的仪式用头盔和匕首带回。尽管伽爾喜欢正面与对手交战,但他知道毒蛇族的实力足以与可汗族相匹敌,一旦阿斯普被杀,他就有机会击溃毒蛇幫了。

仇恨:可汗幫和豺狼幫都憎恨毒蛇幫,但是可汗幫和豺狼幫彼此间的仇恨比对毒蛇幫更深,所以有了这个有趣的任务。

注意:下面的这些资料是很早以前的,很明显有些内容并没有在辐射中出现。我只是把所有的原始资料列出来,让你看看原来的计划有多宏大。
背景:64年前,一个叫喬納森·浮士德的男人带着他大约200名的手下离开人口过多的避難所,走向荒野。在荒漠中,他的这个队伍找到了一个小绿洲。在这个绿洲中央是一个很大的礦坑,就像一个火山口一样。在搭起帐篷休息的时候,浮士德决定到坑里面去看看。黑暗吞没了他。

这时候队里的一些人大声叫唤他的名字,浮士德转身时被吓了一跳,脚一滑落到了坑里。他滑了大概20多英尺,又落了20多英尺深,把他的脚弄伤了。他晕迷地躺在那儿,六只巨大的腹蛇向他爬去。浮士德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吓得发抖。地面上的人们只听到一个巨大的尖叫声,然后就一片寂静。有三个胆子大一点的人进去找他,却再也没回来过。

这个无人领导的小队,在没有水和食物的沙漠中坚持着,决定留在这个绿洲里,至少留一段时间。他们把那个坑用防水油布盖起来,并用长钉围着钉了一圈,以防止任何恐惧的东西从那里面出来。他们尽可能在远离那个矿坑的地方搭帐篷。不管那矿坑下面有什么东西,它一直没有出来侵扰过人们。

日子一天天过去。队伍里剩下的首脑们争论着到底应该怎么做。有人建议和别的从避难所里出来的团队合并,也有人建议回到避难所去。 在这四天里,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死去或者奄奄一息。那些从有毒的辐射中幸存下来的人们也变得虚弱而无法再继续旅行,而其余的生存者们有的离开了,有的留下来帮助这个小团体抵御沙漠中的动物。

最后,在一个星期之后,这个队伍剩余的人们决定继续前进。他们开始把物资捆扎起来。这时候,从阴影里出现一个像幽灵一样的人。那是浮士德,尽管他已经不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么强壮。他脸色苍白而虚弱,看起来很憔悴,他的眼里闪着一种狂热的光。他告诉人们当他落到坑里的时候,一个神出现了并告诉他真正的道路。他说人们应该向矿坑里的神献祭,这样就能得到财富和幸福。

当然,人们并不怎么相信他说的话。有几个原本对浮士德有些不满的人甚至说浮士德已经疯了。浮士德平静地听他们说完,然后轻轻吹起口哨。从他的身后,突然爬出两条巨大的腹蛇来。没有先兆地,那两条蛇立刻向人们发起攻击。牠们袭击了所有的人,包括浮士德,但是他在蛇牙咬进他的肌肉时哈哈大笑。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两条蛇在浮士德手里已经被掐死了。他的部下有一半死了,另外一半也濒临死亡,因为蛇毒开始作用于人们的身体。那天下午大多数人都死了,但也有四十多人活了下来,尽管由于蛇毒的副作用,他们的神志有些不清。浮士德自己是对蛇毒免疫的,他帮助活着的人们度过了这段时间。后来这被称为伟大觉醒。他对着人们耳语,告诉他们蛇神已经饶恕了他们的性命,所以他们应该为了蛇神的伟大事业而战斗。

于是,毒蛇族出现了。他们把矿坑作为他们的圣地,并到荒野中四处袭击,抢走那些他们认为不服从蛇神的人们所拥有的一切。

当浮士德(或者是伟大的饲蛇者,人们都这么称呼他)变老,不能继续当首领时,他的儿子,阿斯普,被授予领袖和最高神父的神圣职位。他从那之后开始统治这个氏族。

衣着:毒蛇幫通常穿着骨制盔甲,戴着红色饰带,他们中间杰出的战士被称为赤红舌尖

仪式:毒蛇幫的成员每个月服用一次酒精和蛇毒混合制成的毒品,从而使自己进入幻觉(如果有人没有从这个幻梦中醒来,人们就认为他是被蛇神抛弃的废物)。 当族人成年的时候,他们要服用一份特殊的腹蛇毒液。那些死去的人(或者昏迷超过七个晚上的)就会被当成祭品献给神的子女(矿坑里面的蛇被宣称为是蛇神的子女)。至于那些能从一个星期的神志昏迷中幸存下来的人则成为蛇神的战士(他们也被称为获选者)。

此外,还有一项每月一次的仪式。在这项仪式上,大祭司要服用毒液,而部落里的女祭司们也要服用少量,然后进入梦境的幻觉里。这被称为召唤时刻,因为这些人醒来后都声称他们在梦境里见到了蛇神。

当向蛇神献祭的时刻来临时,俘虏就在午夜被直接扔到矿坑里去。

营地分布:

矿坑这个巨大的礦坑就在毒蛇幫的营地中央。现在那里面养着四只巨大的腹蛇。每一只都已经很老了,并且人们从来不会忘记喂牠们食物,可牠们还是危险而致命的。矿坑本身在地下有无数分支隧道,在那里玩家可以发现浮士德的旧木棍已经成了许多老鼠的巢。有一条分支地道在山脉附近开了一个秘密出口,因此一个细心的玩家在被扔进矿坑后就可以通过这条地道逃出去。

神殿这里是阿斯普休息和处理部落内事务的地方。他的配偶,蛇神的大祭司也住在这旁边。他们没有子女。会议室很长,并且围满火把。阿斯普坐的宝座是由在伟大觉醒时浮士德杀死的那两条蛇的头骨和骨头造成的。

囚笼这是囚犯们被关押的地方。囚笼的位置在绿洲的边缘(毒蛇幫不愿意让这些异教徒玷污了蛇神),囚笼是挖在地底下的坑。並用鐵柵欄封住出口,通常由赤红舌尖这些精英战士把守着。原因是因为这个囚笼里关的大多是奉獻給蛇神子女的祭品。

上升大厅这是举行召唤时刻时用的仪式厅,当然所有的宗教仪式,除了向蛇神献祭外,都在这里进行。只有献祭是在建在矿坑上的平台进行的。

就是这些了——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毒蛇的资料。他们确实在辐射游戏的世界里存在着,但他们在下面这些地方与资料里有所不同:

  • 他们是从15号避难所出来的。
  • 变异蛇在辐射游戏里确实存在,所以你走路时要当心。
  • 没有人知道毒蛇幫的首领叫什么名字,但他是第一个发现变异毒蛇的致幻效果。任何人注射了没有经过稀释的毒液,就会立刻死去或昏迷。
  • 毒蛇幫没有固定的位置。他们在荒野世界中流浪,带着大量的蛇。他们把这些蛇关在粗大的铁条制成的圆桶里,然后让奴隶们和变种牛背着。
  • 毒蛇幫在以下两件大事发生后离开加利福尼亚洲南部:
    1. 2125年袭击中樞城失败:在中樞城正在建立中的那些年,蛇族袭击了中樞城,却几乎被安格斯——中樞城的建立者——单枪匹马就阻止了。中樞城的防御使毒蛇幫不得不撤退到北方,在那里的荒野流浪了许多、许多年,靠袭击商队和小部队生存。在21世纪50年代开始那几年,毒蛇幫通过俘虏奴隶和商队成员,渐渐恢复了以前强大的力量。他们开始在中樞城北方(也就是失落山丘堡垒的南面)的荒地上建立一个基地。由于宗教狂热的作用(以及为了维持他们日益增多的士兵和教徒),他们开始比从前越来越频繁地外出袭击,引起了钢铁兄弟会的注意。兄弟会派出一些斥候小队去寻找这些强盗——对于約翰·麥克森的父亲来说,这更像一场军事演习,因为兄弟会一直相信一小队穿着動力装甲的士兵就足够消灭一群强盗,不管强盗数量有多少。
    2. 2155年,几乎被钢铁兄弟会灭族:一队兄弟会的士兵发现了毒蛇幫,在那场交战中,約翰·麥克森的父亲(当时正是他带着那支小队)被一支毒箭杀死了。兄弟会几乎是立刻对这个事件做出反应。聖騎士,现在由倫巴斯带领着,对毒蛇幫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战斗。他发现了这些强盗,并且在一个月内几乎把所有的强盗都杀光了。一些毒蛇幫逃往北方和东方,进入山脉的范围,但他们从此再也没有消息。

      在这场战斗中,兄弟会派出一些斥候和间谍进入中樞城寻找强盗的成员,并从这个时候开始,中樞城和兄弟会开始建立起贸易关系(从前也有商队进入兄弟会交易,但在毒蛇幫灭族后不久,中樞城和兄弟会之间就开始有了固定和直接的商队往来)。荒野里没有了强盗,贸易开始兴隆起来。

Ramon Dexter问的三个问题,透過DJ Slamák發送(我正在找其他問題的答案,Ramon):

1) 辐射中的地名是根据真实的地名起的吗?或者那只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我特别想知道关于中樞城、迦克鎮蜥蜴城摩多克这几个地名的来由。

有些是根据真实地名取名的(大墓地=貝克斯菲爾德,克拉馬斯=克拉馬斯佛斯,瑞丁城=雷丁),但是中樞城、迦克鎮和蜥蜴城则是自己想出来的。

至于摩多克,这个名字很可能是从其附近的莫多克國家森林这个地名来的。我猜“莫多克”原来是那地区一个印地安部落的名字。阿羅由则是Tim Cain虚构的地名。

2) 辐射1里的军事基地存在吗?

根据Chris Taylor的设计,瑪麗博薩军事基地是以奧德堡为基础建立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这是蒙特雷湾附近一个早已被关闭的旧军事基地。

3) 当核弹落下时,洛杉机里的居民们怎么样了?

根据Chris Taylor提供的资料:

这不是正史,但我一直猜想洛杉机的人们死了很多(大概每十个人中有一个人死去)。大多数洛杉机人在炸弹落下之后,由于有毒的辐射、疾病、饥饿以及相互争斗而死去。许多以为是避难所演习的人们都离开了避难所,在留下的那些人当中,大多成了教主的奴隶和大教堂之子的成員。那些离开的人们可以是洛杉机的任何一个组织的成员。洛杉机的大多数人几乎都是在灾难过后才到那里去的外来人。人们需要他们能找到的一切,包括设备、食物和人口。

...還有根据我在舊的设计资料里所能找到的一切,关于洛杉机地区的资料应该就只有上面这些了。

lassic316(透過Kreegle)的问题:

X. 你在辐射圣经里说尸鬼们仍然住在大墓地,但是在手册里写着那个城市已经完全消灭了(如果你没有按时把军事基地的事处理好,就会发生这个壞結局)。我发现这件奇怪的事因为我一直认为辐射2的故事是按放逐者在一代中把每一件任务都完成得很完美(比如按时把军事基地消灭)的情节继续下去的。也许是我误解了什么东西,因为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玩辐射了,如果有人可以给我解答这个小小的疑问,我会很感激的。

是我写错了。许多尸鬼被强迫着离开大墓地,导致了穿越荒野的大迁移。我稍后会改正这个错误。

Dane Zarbano问的一睦问题:

1. 格拉尼特中士和他的队伍在英克雷毁灭后去了哪里?

他和他的EC小隊跳上油轮,逃离到大陆上。他们在油轮顶部看着英克雷冒出的火焰,一边低声咒骂着上帝,一边向阿羅由和13号避难所的姑娘们放电。在到达大陆之后,他们向北方的那瓦罗前进(或者是那瓦罗的剩余部分,这要看你在電腦版怎么决定那瓦罗的命运了),然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尽管他们的冒险事迹足以作为连环画出版,流传上好几代,包括最近又重新出现的Keith Giffen筆下重生的自杀突擊隊

2. 钢铁兄弟会和NCR在英克雷毁灭后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不知道。据推测,他们也许甚至在一代的故事发生以前就已经达到某种程度上的共存与合作了,因为NCR有个州的名字被叫作“麥克森”(在以后的更新资料里除了失落山丘掩体没有变成NCR的城镇外還會有更多說明),再说他们很早以前和中樞城,在2代中变成共和國的一州,就已经有关系了。我一直认为NCR和BOS保持着一种不稳定的休战状态,同时他们之间又存在着交易和(一些)科技的交流。

3. 那个把FEV病毒放到英克雷空气管里的医生后来怎么样了?

他自以为找到了他真正的道德准则,实际上却是疯了,他没有变成变种人。当他释放了病毒的时候,人们相信他和英克雷里的其它人一起死了,但是他的尸体一直没有被找到。

4. 这些人最后都怎么样了?

a. 天网

天网的命运并没有设定好。如果让我去考虑的话,他应该在离开了玩家之后旅行到西方的荒野世界中,去寻找终端机和数据增加他自己的知识,收集资料,也可能在一台大型主机上“定居”下来。他现在所在的外壳和他的大脑只能存储那么多信息,而AI們需要更多的资料存储空间来使自己慢慢成长和进化。可能他到閃耀之地去了,但这也不太确定。如果有爱好者愿意写些同人小说的话,随你怎么想象他在干什么都行——考虑到他独立的战斗通讯方式,世界某个地方大概会是一团糟了。

在正式的文件中,天网并不是他真正的名字。和山嶺軍事基地别的方面一样(換句話說,the news reports),这些需要补充到时间表里去。Sue me.

b. 馬庫斯

馬庫斯走向东方去寻找教主残余的部队:
馬庫斯
受到获选者例子的鼓励,馬庫斯最后翻越巨大的山脉走向东方,寻找教主逃向那里的军队。你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c. 革力士

没有人知道。他是他那个种族的唯一生存者了,是在这个一片废墟的世界里一个饱受折磨的灵魂。你在夜晚是否能听到他在火焰外面的黑暗里哀号?当然,你确实听到过。只是勇敢的革力士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他和这个世界里最优秀的人类一起战斗过,而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下面,你可以看到更多关于他的消息。

d. K-9 (來自那瓦罗)

在它被修理好之后,K-9被获选者留在NCR,以便它可以受到多蘿西的照顾和修理。但是,在这不久之后,由于亨利医生 (who had been placed in critical condition after being reportedly assaulted by the Chosen One some time earlier)担心人们可以从K-9处获得英克雷的资料,而打算毁灭它。但多蘿西猜到了他的意图,从而与生化狗一起阻止了亨利医生的行动。NCR政府把这次袭击当成借口把K-9和電子狗没收了,打算从它身上寻找英克雷的技术资料。在最后一份报告中(無視多蘿西的反对)提到K-9和電子狗被拆开来分析。报告中说在拆卸中造成组织上的损伤,使它们都死掉了。

e. 查恩,那只在那瓦罗里的智慧死亡爪

据二代设计師John Deiley说,查恩应该是回到了13号避难所并警告他们荷瑞根要来袭击他们,但是他没有完成这件事(在最初的设计里,他本来是能够回到避难所告诉别的死亡爪英克雷的事,并救出牠们的。但这个想法没有应用到游戏中去)。他最后被看到在荒野中向东边的13号避难所走去 - 但他一直没有抵达,因此,他最后走到哪里也没有人知道。

5. 所以如果超级变种人現在可以傳宗接代……

他们不能了。馬庫斯在新里诺是在开玩笑。超级变种人是不孕的。严厲的读者啊,请原谅我开的那些不好笑的玩笑吧。

...革力士和查恩可以把有智慧的死亡爪的种族繁衍下去,以及新的尸鬼可以由受到过度辐射而死去的人们变成...

革力士和查恩不能繁殖死亡爪 – 牠们是这个种族最后的幸存者了。看下面的资料。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类、超级变种人、尸鬼、有智慧的死亡爪将构成新加州的主要公民种族?

不,在辐射2的最后,不会这样的。在新加州共和国里占优势并且能被人们接受的种族只有人类(这样的观念可能要沿续好几代)。即使超级变种人和尸鬼们的存在可以被人们所接受(尽管在某些方面他们确实已经被接受了,比如在军事上和NCR遊騎兵中),有智慧的死亡爪也不会被人们接受的。假设有一部分死亡爪从英克雷在13号避难所的屠杀中幸存下来,人们也不会容忍。

Killian的一个问题:

关于宗教信仰。从辐射一和二代中看来,所有东西的名字应该都没什么特别意义的,但很多东西都暗指着什么。是否在荒野世界里有什么信仰是为人们普遍接受的吗?我猜那会不会是只崇拜一个神?你能不能详细描述一下一些有趣的部落信仰?比如整理一下哈庫寧那些急促不清的话?(另外一个问题:哈庫寧这个名字从何而来?这个名字好像和巴枯寧有点像,虽然我希望它们两者不会有什么联系。)

战前所有的宗教信仰在战后仍然存在,只是它们并没有在辐射游戏里体现出来,因为太琐碎了。哈伯教是我们想出来的一个类似于现实的宗教,可是令人惊讶的是现代也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宗教。反正除了考虑宗教是以什么方式幸存下去以外,别的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单独的设计者可能会让某些宗教复兴,如果他们需要在报纸或者留言板上引起争论的话。

在我看来,整个基督教系统仍然存在着,尽管它分散成为许多个小群体。摩門教也仍然存在着,因为猶他州要全部炸爛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且摩門教徒是很能吃苦的一群人。

新里诺的塔里神父并不是真正的神父,这是很明显的。而摩多克的则可以说是一个“牧师”,但是他们两个都不能算是真正的世界宗教的表现。在最早的设计资料里,塔里应该是从修道院来的,只是他因为不小心放火烧了修道院的图书馆而被赶了出来。

在资料里除了关于上面提过的毒蛇部落以外,就没有别的部落信仰的资料了,所以我所说的也只能是推测。在荒野世界里确实存在着部落信仰,比如阿罗由崇拜一件祖先的物品,而别的部落,可能还崇拜輻射蠍,太阳,沙子,火山,风暴,化學,孢子植物,放射线崇拜等等。

哈庫寧含糊不清的话: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从何而来。如果哈庫寧在2代最早的设计资料里,Tim Cain应该会知道。我会问他的。他急促不清的话可能是因为他当僧人时经常服用精神至幻的药品而造成的。他被这个影响得很严重。

游戏邏輯原因,由于哈庫寧的对话是Mark O’Green编写的。Mark写NPC的对话有一种特别的天赋和激情,他写的对话十分完美(賽特的话,以及骨头爷爷純正的牙買加口音)。他这样制作哈庫寧的对话只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很有趣。行了,我们就别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

噢,在荒野世界里面还有许多别的宗教仪式。你多注意点这些,因为它们通常不像你所熟悉的或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辐射世界里的家庭结构是怎么样的?从许多例子里我发现它看起来似乎仍然保持着核战前的那种典型的一夫一妻制家庭,甚至还有许多是单亲家庭(我想这是因为在荒野世界里死去的人太多了)。我觉得它的类型应该和地域有关(但没有这方面的设定资料),但应该主要还是以一夫一妻制为主,也有可能在很多地方存在着公社式的或者说是某种群婚式的部落。对于那些保留着20世纪50年代家庭风俗习惯的地方,一夫一妻制最为普遍。

种族主义。我们在辐射晨见过“城裡人”和“掷矛人”之间的种族歧视。但是否还有别的种族主义存在?我是指除了人类和变种人之外。我想一场灾难性的大事件就像那场核战应该使人们更加团结的。

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但是除了很明显的变种人-尸鬼-人类之间以及文化上的差异(部落 vs. 城镇,避难所 vs. 外面的世界),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還有這只是我的观点)仍然普遍存在。一个人皮肤的颜色、地位、职业通常都使人们难以互相接受对方。我认为像NCR和摩多克这样的社会里这方面的问题会稍少一些。核战确实能使一些团体结合在一起,但这也造成了很多单独的团体。尤其是在辐射1里,沙蔭市讨厌中樞城,也被迦克鎮猜忌,此外,还有许多可能是钢铁兄弟会的团体,等等。在辐射里悄悄播下了许多潜在的憎恨的种子,使彼此環環相扣。辐射的世界不会有一个温暖快乐的大家庭。讓火焰開始熊熊燃燒吧。

最后要注意的是,我一直觉得英克雷里面有许多女性士兵很好玩,我也挺喜欢初期设计小组让琳娜特成为地下掩体市的第一公民(正因为这个,她使玩家对于奴隶制有了很强烈的反感)。世界的文明通过这种有趣的途径得以发展。

Frosty先生想要知道的:

我很想知道這個。为什么阿羅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形成部落?因为宗教?或者毒品?我不是因为这部落缺少科技——虽然这似乎有点不合理——也不是因为他们的部落结构——我不是指这些。我的問題是他们部落文明性质很荒谬——那些後末日時代的美国人会退化成古哥伦比亚式的生活真的很沒道理。

如果你在幅射1和2中找不合理的地方,那你肯定能找得到漏洞,而且也不是每一点都有一个具体的解释的——而是更多时候,你会找到许多相互矛盾的说法。把阿羅由设定成为“部落”大概是出于游戏逻辑理论(就是游戏策划意图)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二代的脚本设计小组设计的这个部落文明,我相信他们是打算让玩家来自一个原始的、无科技的、祖先崇拜的文明。这也是后面探寻放逐者历史的途径,它使玩家在游戏中回忆起过去一代里的事件。

当然,还有个问题(就是Killian在前面提的问题)就是许多有配音的对话都是出自Mark O'Green之手,他喜欢拿角色的语言的文化开玩笑。当然,我自己是很喜欢他對賽特、史力克長老、哈庫寧以及其他整批的台词設計。当然,它们很古怪,所以才会让你们去追究你所在的这个世界的文明背景,但我认为这是这游戏的优点,而不是缺陷。

John/OTB的问题:

我最近注意到地下掩體市里的一个叫托馬斯·摩爾的居民。我想问的很简单:他是否参照乌托邦的作者而设计的?

Leonard Boyarsky (2代里摩爾的设计者)说这个人是参照Chad Moore,Interplay公司那个时候的一位設計師,而设计的。

Alin Sfetcu/Sancuary问的问题:

1. 为什么地下掩體市里的医生(就是在避难所里的那个)让你给他带一剂傑特去?他是自己吸毒用还是用于研究?这是一个任务或者只是随便说说的?

裘依医生想要傑特是为了研制出它的解毒剂,虽然一开始看起来似乎他是为了吸毒。这是个任务。

下面是DoPr,MatCervantes的问题(我本来想用电邮把回答发给你们,可是邮件老是被送回来,所以你们应该是第一次看见我的回答):

首先谢谢你回答我的问题。我知道许多关于波亞斯基的事情。:-) 而且在我(和我的朋友)的网站上,这还是很新的资料。:-)) 无论如何,我鼓起勇气向你问这些问题:

1. 舊金山的居民们常常拿着叫作“彈簧刀”的小刀战斗。我想使用它们,但是不可能。

它们就是質量低劣的匕首——基本上,它们这么普及是因为:(1)即使你靠近一个人,你也很难发现他手里拿着这种武器(或者是在拳击赛上,或者是在拳击场上和羅潘战斗);(2)如果有人检查的话,它们很容易藏起来。那世界上不会有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我们也不必去遵守这种东西。至于被“搜身”,除了“地下掩體市”,你在其他地方都不可能被检查身上的物品,所以那些彈簧刀的隐蔽性也实在没什么大用——当然,还是有许多地方都把彈簧刀当成很好用的武器(比如新里諾),所以许多人的物品栏里面都有这种小刀。

2. 据说神圣手榴彈可以在一个特殊事件里满是敌人的洞穴中得到,这是真的吗? 我向Jason Suinn证实过了,他是2代中这个特殊事件的设计人(他还设计了遇见亞瑟王的特殊事件)。他说他认为你说的不对——神圣手榴彈只能在遇见亞瑟王特殊事件后,在一个有只非常危险的老鼠的洞里找到的。

我们似乎在某处犯了错误,可能不小心把某颗神圣手榴彈放在什么地方了(我们正在各个地点寻找那把太阳能枪)。如果你们有个关于在哪里找到这个的存档,请发给我。

3. 为什么麥麗雅(我猜还有達賓)不能够升到很高的等级?

因为他们是很差劲的NPC。应该说,他们是你的负担,而不像你想的那样是战斗成员。

4. 在NCR里有个医生(我忘了他的名字)在研究变种人用的解毒剂。只可惜他研究出来解毒剂是致命的。我很想知道那家伙是谁,因为根据对话,他似乎来自英克雷...或者可能他只是在那里工作?

亨利醫生过去在海神油井平台和英克雷一起合作控制遗传学研究计划以及其他许多英克雷的设施。在NCR,亨利醫生说他離开是因为他感觉到他的工作“不被赞同”,这也是真的:他关于纠正废土中人们的变异理论并不为英克雷的其它科学家所认可,尤其是他的一个同事,舒羅伯博士,过去和他共同研究遗传基因的人。当亨利醫生和舒羅伯在納瓦羅基地为了变异问题第N+1次吵起来时,舒羅伯怒火中烧,告诉亨利他会建议上头把亨利调到其它英克雷基地去,让他去做“生化维修工作”(和看门的工作属于同一级别)。亨利把这威胁当真了,于是在几个小时内,他偷了一只生化狗,然后从納瓦羅基地溜了出来,逃往东边,最后来到NCR。英克雷虽然不喜欢他的态度和他的研究方向,但是对于他的逃跑也很生气(因为他们需要他们所能找到的一切科学家),于是一些士兵由于他们的粗心大意而被处罚。舒羅伯一直不敢说出他在亨利在逃亡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说亨利博士常常质疑他们的研究,并且表现出“对于大陆上的变异十分同情”。

5. 为什么像舊金山这样大的城市却反而没有避難所市出名?那里的居民看起来还比不上VC的居民那么排外和与世隔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舊金山没有商队,虽然他们有许多物资要购买。

实际上它是很有名的(至少在南方),你只是没有在舊金山看见商队罢了。舊金山拿鱼和废土上的其它城市进行交易。嗯,鱼。

6. 现在是一个关于鋼鐵兄弟會的问题。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英雄的名字的??? :-)

他们有精神感应,可以使用读心术,并且让人们精神不振,或者吞并别人的精神,而且他们还能像教主一样用精神与電腦连接。在他们面前,没有秘密这两个字。

我还想问两个问题,但是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许多人在我的网站上问了很多问题,现在我有机会去给那些问题找出答案了。

第一个问题看起來是“輕易的问题”,但我還是要问的。:-)所以...有个人叫作“Mat”的问我瑞丁城的第二块增强芯片。有什么地方可以出售那两块芯片吗?

那里应该只有一块芯片的。如果那里有两块,那肯定是Bug。告诉我你是在哪里找到第二块的。

第二个问题我是一无所知,我只能检验这个东西。有个叫"Cervantes"告诉我在毒沼洞里长出来的第六个脚趾头可以在地下掩體市做手术切除的。这很清楚,但是现在有件事很奇怪……Cervantes说,当他通关之后新里諾的妓女还是对他说:“你该把那个变异的趾头用到荷瑞根身上”(能取得许多经验)。这是真的吗?或者只是Cervantes在耍我?:-]

这只是玩笑; 你千万别真的去做。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当然,如果你把那个趾头吃掉的话,我相信你一定会中毒。

Tom问的一些问题:

1. 山嶺軍事基地里面的居民们发生了什么事?克里夫頓将军和他的手下撤出了那个基地(发生在2077年7月10日至十月底之间),加入邻近基地里残余的军队,然后被塞进一架飞机或者船送到中国或者安吉雷奇的前线上去了,在他们的生命被核弹变成灰之前。

2. 山嶺軍事基地的士兵被谁袭击了?当你让机器人把他的身体从管子里面弄出来时他说“我必须归队!”。可惜他死了。

他们是被饥饿和美国的暴徒(然而與度伯的描述不同),他们本来是准备去中国或者阿拉斯加去和中国人打战的。度伯的部队在阿拉斯加,那里他受伤了,掉进了运肉车。

3. 为什么他拿限量版紅色遊騎兵?我从不用BB枪因为我觉得那个没什么威力。是不是那些敌人也很脆弱还是别的?

事实上他拿着BB枪是个玩笑(就像他弹出儲槽后死于低温综合症一样),不过如果你用那把枪对着眼睛射击可不是好玩的事。我相信它有很高的機會能造成重要部位淤血并且每次造成25点的伤害。

Sergeant Josh Grant问的两个问题。他现在在试玩[1],并且认为我的设计能力可能和一只喝醉酒在掉了好几个键的键盘上跳舞的猴子的动作毗美:

1) 輻射1的使用手册最后面有一个关于GECK的广告。当这个广告被放到手册时,你们是不是已经决定把它作为輻射2的关键物品了?或者只是个巧合?

不 - Chris Taylor告诉我,那个GECK是Jason Anderson和Leonard Boyarsky为1代使用手册设计的 - 原本没有想要把它用在輻射2里。但是到麥高芬登場的时候,我们需要它,就用上了。没办法,剧情需要。

2) 輻射1的放逐者能够在国际象棋上打败ZAX吗?

來自Jess Heinig,幅射1的程序员、設計師以及负责编写这个可爱的人工智能——所说:

想要在国际象棋上打败ZAX,你的智力必须成功通過一项關鍵性的检验,当你通过检验了,ZAX就肯定会输。不过成功率很低。我印象里面应该是角色智力在10以上才有可能通过,但也可能是我弄错了——已经很久了。沒有其他技能,大概除了赌博,这项技能也许会有作用,所以我決定要go with straight stat check。

Michael Jeppesen的问题:

1. 有一次我在中樞城问来自遠行商行布茨关于馬爾他之鷹的事,他提到了一个叫霍普的女孩,一个馬爾他之鷹的歌手。当我看见你在Vault13.net上发布的游戏设计时,我注意到有个角色名字叫霍普。但是我从未在游戏里面找到过这个人。为什么没有?她在游戏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据Scott Campbell,幅射1的原始设计者之一所说,霍普原本是一个馬爾他之鷹的歌手,她在中樞城进行了一系列地下活动。但这个构思没有用在游戏里面,而且很不幸,也没有更多关于她的资料了。

2. 在最后,如何把中樞城从逃跑的变种人的屠杀中救过来?我第一次打通时中樞城在那场袭击中幸存了下来,可是第二次它被屠城了;但我想破頭也也分不出两次之间玩法有什么差别!

问倒我了。我也忘了。我猜大概是时间的问题吧。如果有人知道的话,请告诉我。不过我觉得这也有可能是个bug。

Dmitri Polioutinne(不是來自於他母親,Nina Pastoukhova)的问题:

(編按:這個梗在後面Fallout聖經8有提到,起因於Dmitri寫給本文作者的一段話 。)

X. 我已經读过前面的那些资料了,但还有个问题不明白。为什么你完全没有提到山嶺軍事基地?我想山嶺軍事基地在游戏版图里面不会那么微不足道吧?而且我认为它应该和FEV实验或者未来武器与装甲的研究有某种联系。它应该不只是起到一个武器存储仓库。不然如果没有特殊理由它不会被放到游戏里面去的。(或者只是一个让你找到些物品并骗个NPC当队友[也许是最好的队友之一]的地方。)现在我的疑问是:山嶺軍事基地在幅射世界里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它在FEV研究和新武器研制或者是人工智能开发方面有什么成就?

首先,山嶺軍事基地本来是游戏里面一个特别设定的区域,只是让你有个地方探索,免得你在大地图上太无聊了(有点像環保署,修道院,以及原始部落之类的区域)。但是它也算是剧情的一部分(就像摩多克,新里諾,甚至軍事基地等,并不是主线区域,却能让剧情背景更加完整)。

山嶺軍事基地起到以下的作用(从山嶺使命宣言 全像卡帶获得的原始资料):

1. 从1942 - 1991,山嶺軍事基地负责存储各类军火和军需品。这点是現實史實。

2. 从1992 - 2050,它主要是销毁它的贮藏品中一些过期的武器和物品。这点也是現實史實。

3. 从2050 - 2076,这个地方开始慢慢发展。它成为一个秘密基地,开始研究和开发自动机械,并负责测试生物武器和常规武器。天網(最早是为研究目的而建设的)在2050年建成并投入使用,这也许是它的智力来源,但不大可能。

说一下,天網不是它真正的名字。

自动机械研究:天網是在基地里第一个开发出来的机械智能,形成于2050年(但实际上直到2075年之后才真正有自己的意识,并且真正 開始研究一个生化脑,以让它拥有创造力)。2077年七月,天網被"复制"了,形成了两个版本。一个负责防御系统的运行,另外一个则仍然呆在实验室里,等着研究员们回来帮它完成那个该烂掉的生化脑。这项研究已经花了很长时间。

顺便提一下,幅射2里天網认为它自己的苏醒和"最终命令"的日期是错误的。它在2075年拥有了自我意识,但从2077年7月底到10月初之间这段时间被丢弃了。储存在设备里的那些日期和别的数字信息可能受到了一些损坏,或者是基地的内部时钟在数字上出了点错。

生物研究:除了生物武器和毒品的测试,山嶺軍事基地还在战俘和军事囚犯(主要是美国军事囚犯和那些被遗弃的人——那些不适合移植到脑控機器人的人)身上进行了一系列非法实验,想要提升他们的智力和战斗技能,但是山嶺軍事基地喂实验品们喝了很久的化学混合物,却对西部科技和瑪麗博薩基地的FEV研究一点帮助也没有。不过,在拿那些人脑实验的过程中山嶺軍事基地在腦控機器人研究方面取得了较大成就。

此外,山嶺軍事基地许多囚犯和士兵们关在静电场里,似乎是出于医疗和测试的目的(就像度伯列兵)。

4. 2077年,为了在克里夫頓将军和他的部下离开基地时监督整个防御系统,天網被连入网络,变成"多重人格"。It has been sitting there in the darkness ever since, illuminated by tiny blinking red diodes and the whirring of magnetic tape reels.

同時就如我以前说过的,即使是好问题也难以得到一个完全准确的答案。下面是Dmitri Polioutinne接着提的问题:

X. 此外我还注意到一些事情。(不要认为我太钻牛角尖)每个人都提起環保署,修道院,野蠻部落(村落)。是否真的有可能把这些地方放进游戏里面?或者是用补丁改出来?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些地方的数据都保存在Master.dat文件里面了。所以应该有办法把这些地方释放出来,让它们成为可探索区域,对不对?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对于粉絲们的价值。

这些区域的设计是不完整的,除了我在后面要提到的关于環保署的5-6页介绍。这些区域在数据文件里不是处于"可玩"的状态,甚至"完成度50%"都达不到。很可能玩家们永远也见不到这些地方。

下面是一些常见的问题,来自Evan Lally。

关于如何成为一个游戏设计员的简短回答 编辑

这些问题我没有放在以前的幅射圣经里面,顺便说一下,我是等到这些问题积到一定量时才放在这里一起回答的。

我是一个RPG游戏迷和狂熱玩家,所以我非常想加入游戏公司,但是对于图表和程序设计不怎么在行。我的最大爱好是构思傳統角色扮演主题的RPG故事剧情和世界背景。

现在,这使我加入游戏公司更加困难:很少有游戏会注重于优美并且合理的游戏叙述,这会使玩家受到很大限制。而且,我应该怎么联系公司推荐我自己?同人作品是很美妙的东西,但是我从未听说过有同人作家会被邀请加入某个公司工作。

这就是我的困难。

我的问题是:如果我打算成为一个剧情作者或者设计者,我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和经验?此外,我应该怎么联系那些需要人创作剧情的游戏公司?

好的,首先,如果你喜欢设计故事和世界,我建议你去桌游公司试试,或者干脆写书和小说——游戏设计要求对游戏技术、目录、以及成千上万的规则设置的热爱。如果你喜欢设计電腦游戏,下面这些你应该注意一下:

  1. 对RPG的热爱。
  2. 能用批评的眼光看RPG(对别的游戏也能这样做更好),包括感觉、界面、流畅性、武器平衡、升级设定等。玩一些游戏,并且说出你喜欢每个游戏的哪一点,不喜欢哪一点。越详细越好。
  3. 好的设计技巧——不仅要能要注意到表面上的要素,还要把内在也做好。并且要有创造力和想象力。
  4. 好的写作技巧——不是像隔着笼子扔石头一样只要有力气就行的,大部分游戏设计者们的工作除了写作就是回信。这意味着你必须要有好的写作技巧,并且能够组织好你的想法。你必須有能力讓你寫的東西通過錄音、品管、行銷、程式設計和設計部門人員的認可,他们会指出里面哪些东西是重点,哪些是没用的废话。

如果你想在游戏设计领域做工作,我會建议这几点:

  1. 尽可能多玩一些游戏,并且分析你喜欢这些游戏的哪些地方,不喜欢哪些地方。如果你采访一家游戏公司,这些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地方往往就是你所采访的内容。如果你能否做到这点,决定你是否具有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员的潜质。
  2. 你必须玩过许多游戏,但是更重要的是,看别的人怎么玩。注意别人玩游戏的过程,尤其是那些玩家对游戏界面、菜单等命令、选项的使用。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很快会明白玩家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 在你的脑袋里把你在这些游戏中发现到的优点和细节都记下来,并且弄明白这些东西好在哪里。
  3. 如果一个游戏和地图编辑器一起发布,试着使用这些编辑器工作。和你的朋友们一起试试自己编辑的地图,把这作为对自己工作能力的测试。已经有一大堆编辑器已经发布了,比如雷神之槌、星際爭霸、魔獸爭霸、奧秘、絕冬城之夜以及别的一切你能够找到的。把你自己做的地图或者模組发在网上,让玩家们去评价。在你能够进入一家好的游戏公司之前,你可以先让自己的名字和那些优秀的地图或者模組一起被人们熟悉——面試官如果已經在網路上看過你的作品甚至玩過是很加分的。
  4. 坚持和热情在游戏制作中至关重要。所以如果你失败了,就爬起来继续尝试。你总有一天会出名的。
  5. 如果你想到学校去找些课程来学,我建议你学一学写作,带点格式性和艺术性的写作,以及和游戏界面的设计相关的程序课。学着客观和技艺性地写作,并且熟悉微軟Word的操作。
  6. 许多设计者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设计员的。如果你想进入游戏公司,试试先取得材料写作,网页设计,质量检验,或者游戏公司里面别的工作。然后让别人知道你对于游戏设计方面的兴趣。如果你确实有这方面的才能,有人会给你机会的。

PS:顺便一提,我有个关于幅射圣经的问题:

1) 许多傳統理论认为核战之后会带来一个核冬天,因为微粒充满大气,遮蔽阳光,使温度大幅度下降,雪花纷飞,大地冰封。在幅射年表里确实列出了一项"核冬天",但是它并不是在核弹爆炸之后立即出现的。核冬天真的有吗?如果没有,为什么?如果有,为什么没有提到过?我猜很可能是你把这个忘了。虽然实际上核冬天持续很可能给这世界带来一些影响。

不,我没忘。我假定核冬天出现了,但是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想上百枚核弹肯定会带来一个核冬天,但是我不认为这会出现在幅射的世界里。

至于为什么没有,我现在对核战争还不够了解,没办法告诉你为什么——我只能假设在幅射世界里爆炸的核弹头和真实世界(早期)五十年代的核弹差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它们的爆炸不会带来大量尘埃。如果有人有足够的核战争知识,请告诉我或者Evan详细的内容,非常感谢,而且我會讓你成為下次出刊的最大贏家。

Per Jorner的问题:

关于長老的结局资料:开始说她"活了许多年了",然后她"在几个月后去世了"。这是不是相互矛盾?还是说她活了许多年,然后几个月后她死了?:)

她在阿羅由建立后几个月死了,而阿羅由的建立花了许多年,从使用伊甸園製造器开始计算。

两个问题(不是我很喜欢回答的那类问题,而且让我很头疼):

1. 你能找出麥爾開Sr.blurts在軍事基地里的头上浮动台词吗?

看这里吧。我把它们列在这里了,因为我在Windows NT下运行幅射2时,那些字闪得太快了,我都看不清楚。所以如果有人有同样的问题,请看这里:

站住!
偉大的麥爾開命令你!停止前进!
看,我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
在偉大的麥爾開的力量面前发抖吧!'
我的宠物会嚼碎你的骨头!'

2. 破碎山丘的教授是不是和失踪的始族研究员一样在人物资料库里面有关于他的资料?

不,没有关于盛教授的个人说明。可怜的盛教授。

3. 在John Deiley回答关于革力士的一个问题时,有句话说“这个种族的智慧基因使雄性特别强大并且占统治地位”,这在遗传的观点上似乎站不住脚,尽管我知道这只是科学幻想

嘿嘿,我也一直在想办法解释液壓電磁立場穩定器是什么。

哦,如果你在地下掩體市的时候智力只有4的话,你将会发现你的角色常常弄不懂那些市民们说的一些大型词汇是什么意思。

对于輻射中真实世界的地名,我觉得它们起得很漂亮。我常常拿着一本地图册在上面找废土和輻射2的地名,成為一名輻射2玩家並且實際上住在克拉瑪斯佛斯或其他地方絕對一定令人難以置信。

我想Tim和他的伙计们也这样认为,或者他们这样设计有他们自己的理由。我对于那些地区倒不是很了解。

Krzysztof Lis的问题以及一个大大的“嘿!”:

嘿!!
我已经下载并读过了幅射圣经05,现在有些關於輻射的问题...

Just wait 'til you read this update.

1) 为什么对輻射2里的使用“推开”的动作指令时,它们反而躺到地上去?为什么它们会先“颤抖”一下就像是被枪击中一样?为什么不可能把它们全部移开?

这大概是在模仿一种伟大的运动,叫“牛翻身”。

2) 請問像牛郎性愛高手的特技之间有什么不同吗?而且在輻射2中并没有太多做愛的机会。:-(

我想这只是让你可以从彼希夫人那里得到最好的反应态度,同时也让你顺利地成为成人片明星--Tom French(我们的一个程序员)设计的,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特技的作用很有限,所以我认为在认真游戏的时候不应该去拿这些特技--除非你是個游戏狂。

3) 15號避难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有两张不同版本的V15图片)我想这个问题很复杂,所以我随信附上两张图片以方便理解...

(我没有把那两张图片放在这里,那两张图一张是1代中的15號避難所,一张是2代中的15號避難所--很明显 – 它们在结构上有很大的不同。)这个问题可难倒我了,我会去问设计员的。这样的变化可能是因为设计者不同、避難所发生了地震等等原因;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无论如何,如果我记得没错,坦蒂确实说过15號避難所在棚戶居民把士兵们赶走之前被NCR占领了“几年”。很可能他们在过去的八十年里做了些挖掘和修养的工作 -- 特别是在建设NCR的时候,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

a) 沙蔭市"最初"的居民是否来自15号避难所?坦蒂总统说过:“我们需要老避难所的一些东西。”是她在说谎,还是亞拉德什Aradesh没有告诉过最早的避难所居民这些。据我的记忆,在告诉他主角是来自一个避难所之后,他会说:“流浪者,我相信你,至少现在。”--“标准”的回答。

是的,他们大部分都是。但也有例外,比如伊安。我不知道为什么亞拉德什没有提起15号避难所; 大概是他对于陌生人存在怀疑而有所保留吧。至于“流浪者,我相信你,至少现在。”,亞拉德什只是想说明他不知道是否该相信玩家来自一个避难所。他倒不是在骗你,尤其在你救了他的女儿之后,但是那个时候他还不信任你。

就像繞個道/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游戏逻辑你会看见不断发展的情节,有声对话就像一把双刃剑。听见游戏角色说话确实很酷,但这也会导致问题的产生,不只是因为耗费很大,还因为:(1) 你录下的就是你得到的,(2) 你必须提前几个月把声音文件做好,这样才能使做出来的动作嘴唇与声音同步,以及(3) 朗·帕爾曼是個非常可怕的人。问题就在于你不能预见到你在游戏中所需要的每句对话 - 这也是为什么你总是得到一些关于那些说话角色“告诉我关于……”的回答,但这些都是无声的。

同样,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有声角色在輻射游戏中总是让你去他们的助手那里领取报酬,这就是原因 - 修改一个无声的助手总是比修改他们本身要来得简单。

i) 当你提起亞拉德什的时候,为什么他看起来就像是麥克森将军?他们是一家人還是甚麼吗?

我想是因为他们都是由Scott Rodenheizer制作的,他在制作头像的时候总是用一些固定的模型--也许他们都出自同一个脑袋模型。我不知道。

b) 为什么2代中的15号避难所并不是我们在1代中记得的样子?我是指:

i) 洞穴入口看起来完全不同。从图片上看:1代的墙(在兩邊)是蓝色的,2代则是绿色的。

在2代中你可以从棚戶其中一間小屋进入洞穴,或者通过山中的电梯。在1代那裡永遠只有一条路:从破旧的小屋,通过地板下的洞。那时候完全没有提到过什么山或山丘。所以--那里发生了什么???你应该也看得出来那些洞穴在“外观和结构”上的不同--多了许多新的大厅和房间。

要從上面或下面回顧(我沒複製圖片),说实话我真的忘了:

(我没有把那两张图片放在这里,那两张图一张是1代中的15號避難所,一张是2代中的15號避難所--很明显 – 它们在结构上有很大的不同。)这个问题可难倒我了,我会去问设计员的。这样的变化可能是因为设计者不同、避難所发生了地震等等原因;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无论如何,如果我记得没错,坦蒂确实说过15號避難所在棚戶居民把士兵们赶走之前被NCR占领了“几年”。很可能他们在过去的八十年里做了些挖掘和修养的工作 -- 特别是在建设NCR的时候,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

ii) 第三层也完全不同。所有的石头都被掘出-怎么做到的?在1代你可以看到:“不可能移动那些石头,即使是用最好的炸药”。难道它是说:“一个人不可能做到,但是如果有足够的人和足够的时间就有可能”??

这大概是设计者的问题。可能一队矿工或者挖掘队带着钻头和挖掘工具从共和國回来,然后工作上好几个月就做到了(因为在棚戶居民赶走他们之前,他们在那里过了几十年)--但是我也不确定,这只是猜测--或者是“为弥补不合理而事后做出的解释”。

iii) 1代里有两架电梯,一架在一楼和二楼之间 - - 第二架是从二楼到三楼。好像电梯是不可能重建的吧,或者是我弄错了??;-]

再说一次,这只是由于设计/遊戲邏輯上的问题; 设计者很有可能重新设计过了,而且它们可以用绳子吊人进入电梯井里修建。我想(注意:这只是推测)如果曾经有过一队NCR挖掘工人的话,他们也有可能重修了电梯(特别是取出沉重的电脑设施,或把沉重的钻头装备运到底层)。但that would be reaching - 我找不到任何关于这种改变的理由,也许除了设计者的原因外,没有别的理由。

4) 卡西迪是否曾经有过一个妻子或者女朋友??

问题不是有没有,而是有几个。有时候甚至同时有好几个。这也是他的心脏不好的原因。

5) 哈羅德头上长出来的是什么?一顆橡树,“落叶松”,或者是别的什么??

这是一种新的品种,在战前从未出现过的。它也从未被归类。它是独一无二,和哈羅德一样。

6) 纯水制造器怎么样?輻射世界里是否有鲸?有一条撞死的鲸确实存在着。;-] 那鲨鱼、别的鱼类、龙虾呢?(我想牠们的变异应该和变种蝎差不多)

那里有鱼、海草、藻类,但是没有听说过有人见到别的水生物,包括鲨鱼和龙虾。如果为了同人小说的目的你想自己加上虾类,就像《三張預言牌》,也随你的便。

据推测,水生动物会过得比大多数陆生生物要好,但是没有人研究过幅射线和FEV是如何影响水生物的。

对了,2代里的鲸不算,因为牠是从空中摔死的。

Michael Roellinghoff的问题 (如果我拼錯你的名字,我深感抱歉)。

我又玩通了一次輻射2,我发现在NCR的磁帶里提到过一些城市,大部分名字都是已知的,除了“麥克森”。我想这是以兄弟會历代的麥克森命名的--所以,他们的事迹是什么?是因为他们定居在某处并建立起城镇吗?我想不出来鋼鐵兄弟會会这样做,更別說是像NCR的城市。

其次,在輻射1里坦蒂是东印度血统但是在輻射2里她就是纯种的白人了,并带着得克萨斯州的口音。还有,在NCR发生了什么信仰方面的事?我知道它建立于被有意混合了各种种族的避难所,但是他们看起来都像是哈勃教教徒(而且那里到處都是十字架)。

呃....亞拉德什受过东印度的影响,但是我不知道坦蒂的妈妈是不是,因为她在游戏开始前就不在了。坦蒂在1代中的肤色比2代更黑,这很可能是因为在二代发生的时候,她的前任和她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擺脫了印度教的灌輸,坦蒂非常爱她的父亲,但是并不赞同他的看法,我想这是因为信仰上的原因。

NCR的设计者,Zeb Cook和John Deiley,认为由于大型雙頭牛交易市场,NCR也流行起得克萨斯州的习惯和俚语(我想是Zeb在得克萨斯生活太久了,那个地区已经刻进他的骨头),所以T坦蒂的口语在八十多年里也受到了雙頭牛牧民们的影响。大概就是这样。

信仰方面--当亞拉德什信仰印度教时,坦蒂一直持有政教分離的觀點。她始终牴觸任何想要把放逐者尊為聖人的舉動(國會大廳外的雕像倒是無所謂,不過也僅於此)。亞拉德什和坦蒂都意識到政治和宗教不能混淆,尤其是在他们接觸哈勃教教徒和一些善於辭令的天啟追随者之后。

通常情況下,NCR允许非病態的宗教人員保有信仰(他们大多都允许宗教信仰自由,只要这些宗教不拿活人当祭品或者把人扔到病毒槽里),而且十字架是沿用輻射1的風景。很有可能沙蔭市的成员都是天主教徒,但是一般说来,在把现实宗教引用到游戏中时一定要站稳开发立场,这比“惹人發火的十大排行”的亵渎更糟糕。

就是说,哈勃教教徒跟山達基扯不上关系,任何两者间的相似处都只是巧合。

最后,从游戏本身/游戏制作的逻辑性上说,哈勃教徒大多数都在NCR只是为了以后让你接触舊金山的哈勃教徒,就像輻射1里的簡恩在中樞城的作用一样。

第三个问题,有没有关于别的地方的资料?比如加拿大或者中國或者歐洲等等?在英克雷的戰略研究室里的世界地图上有许多小点?它们是别的美军基地吗?

在圣经里没有提到过关于别的地区和国家的资料,至少,现在还没有。

墙上地图里的小点是别的英克雷基地、英克雷“感兴趣”的地、特别监控中心或者只是一些发光的小红点放在那里让你想入非非的。我比较支持最后一种说法。

最后,我曾研究过一些关于核冬天的资料。南美洲总体上没有太多自然资源,因此也许并没有被卷入大戰(它从来就不是战争的主角,也永远不可能是)。而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很靠南,它受核辐射与核冬天的影响应该不会太严重。在輻射世界里南美的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很好,《末日孤艦》的作者看法和你一致; 南美洲很可能没有卷入战争而受太大损伤,但是我不会在圣经里弄上一大堆资料,至少现在不会。

在前一份辐射圣经里那个问起过企鹅的家伙应该也看过末日孤艦 ,因为那位作者花很大篇幅写了企鹅的幸存。

一个我忘了名字的人问的:

黄色反应堆钥匙卡有什么用?

据我所知,它应该是用于(1)和英克雷的核弹有关,或是(2)和蜥蜴城的反应堆有关。不论它有什么用,我想游戏里面没这个东西的吧——不过我需要找程序员确认一下。因为我做冰风谷2的时候对他们骂得很凶,他们都不怎么跟我说话,所以我需要花时间把他们关到笼子里去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会说话的死亡爪 编辑

顺便说一下,会说话的死亡爪在輻射2的最后灭绝了。查恩和革力士没能把他们这个种族发展下去。他们都死了。完蛋了。见上帝去了。事实上,任何会说话的变种动物都可以被认为随着輻射2的结束而灭绝了。

还有别的话要说吗?关于会说话的动物?

我想已经没了。

死亡爪的历史 编辑

致那些热爱着死亡爪和辐射:战略版 的人们...

你知道死亡爪起初有头发吗?

你知道死亡爪的原始模型是来自什么吗?当然,我并不是指荒野遊俠 里面的“影爪”。

等着下一份更新资料来给你这些有趣的答案和設定集!你将会看到许多游戏开发时的资料!

关于荷瑞根的一些资料 编辑

噢,我找过了荷瑞根的设计者(Matt Norton,2代的首席设计员之一),拿到了这些:

  1. 他是超级变种人的新模型,比别的超级变种人更大,更强壮,速度更快。他就像是一个全新、加强版的紙巾。
  2. 他不仅被FEV自然感染过,还被强行注射过修正后的FEV病毒,只是为了完全发挥他的肉体潜能。
  3. 他不能离开他的装甲生存。那部装甲持续为他注射毒品和别的稳定剂。哈哈哈,可怜的傢伙。
  4. 法蘭克·荷瑞根是参考了克林·伊斯威特在"火線狙擊"中的角色。Let the pop culture flaming begin.
  5. 他属于秘密机构成员,英克雷的生化部隊軍官有提到过他曾被用于实验。

这里是一些关于NCR和鋼鐵兄弟會的资料,那些有兴趣的人或者是还不知道“NCR”和“BOS”究竟在搞甚麼鬼的人可以看看。注意:这只是一些简要的介绍,并不是新加州共和國所有的资料。感謝Matt Norton提供旗幟的設計,來自輻射2。

新加州共和國编辑

FB6 NCR flag

NCR 總覽:新加州共和國(NCR)是大概八十年前由輻射1里一个叫沙蔭的镇子慢慢发展起来的政府。NCR的首都在洛磯山脈以西(人口:超過3000),大约在加州中間偏东方向的位置(基本上就在舊金山的东面)。尽管有些争议,但大多数人还是认为NCR是废土上第一个强大的组织,并拥有最大的步兵。

政府:NCR的政府和战前的美国差不多,有一个议会以及被选举出来的代表们(议员由各自的地区选举产生)。这些代表决定总统和副总统人選以负责举行会议与治理共和国——当然,要看那些代表的眼色行事,當然(那个时候的NCR没有任期限制,在輻射2一开始的时候,坦蒂已经为这个国家服务了十届任期。)这些代表的名称是“委员”,“顧問”,“议员”,“眾议员”,“参议员”等,而中樞城更为特别,他们的代表(以他们那固执的方式)偏好叫做“州長”。(在中樞城和沙蔭市之间存在着许多不和,大部分都跟贸易权利和商队航路有关。)不管怎样,对于议会之外的人们,这些所有的称呼都被承认与接受,但是在议会内部,这些称呼往往被用于侮辱对方,并时常引起激烈的争吵——因为他们认为坚持自己的称呼最能体现出他们的地区仍然是独立的。

在NCR的领域内,奴隶制被全面廢除,他们擁有著在荒野上最好最强的軍隊,他们在现任总统坦蒂治理下过得很好。这位总统在她还是沙蔭市的小女孩时就是共和国的成员了。(参看下面的历史 部分)要补充的是,NCR一方面拥有奴隶,同時又打算把文化和法律重新帶回荒野,而且他们并没有(公开地)歧视尸鬼和变种人。

在NCR的性别歧视现象稍微要好一些(相对于荒野的其他地区而言),也许主要是他们来自15號避難所和总统是坦蒂的原因。这个共和国同样也不怎么歧视尸鬼和变种人,尽管有些政治评论家争论说这其实是因为NCR很少和这些种族接触过。(NCR没有怎么和大墓地和教主的军队接触过。)

NCR的军队由多个師團构成,[1]包括特殊裝甲部队和机械化單位。新加州游骑兵是軍團中的一支“特种部队”,他们像古时候的得克萨斯遊骑兵一样,是专门被挑选出来的菁英以誓言守卫荒野上的居民。据说这些遊骑兵在荒野中有无数的藏身處,使他们得以伏击NCR領土外的奴隶贩子(大多数是在北方)。如你所知,这两个阵营强烈地相互仇恨着。NCR同样习惯于在他們領土內人口聚集地设置法警,來強制執行共和國法律。众所周知,尸鬼,超级变种人,人类,都可以在NCR的军队里找到,甚至连他们的游骑兵里也有。

儘管已經接近百歲高齡,坦蒂已經做了许多努力把荒野里的居民们團結起来,比其他生于大戰餘燼的领导者们的作為還多。她被尊為圣人,甚至一些不在共和國版圖內的部族称她为“圣母”。坦蒂的執政信念以鼓勵人民加入“部隊”和重建文明而著稱。[2]在她的領導下,共和国迅速成长,她致力於重建战前的基础设施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开发新的交通运输和生产方式、清理公路和铁路路线、設立貿易站、扶植商队促進国内贸易(以及和其他勢力)并且迅速有效地解决任何威脅。在她有生之年,她从未忘记她来自輻射1里那个小小的村庄,她也一直努力在社会进步的滚滚车轮中为普通人民谋福利。用我们的话来说,坦蒂就是那种“最可爱的人”。

NCR公共法律包括:

  • 城市内不允许公开携带武器。
  • 在公共场合酗酒或吸毒将会被逮捕。
  • 严禁贩卖奴隶,赌博,卖淫。 这些法律在边远地区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但卻更好地使人才集中在NCR的主要中心地带。

历史:新加州共和國是由15號避難所的幸存者们建立的,那是13號避難所的姊妹避难所,但比13号开启得早,其中的幸存者们也更早进入荒野。最早的那些居民舍弃了他们的避难所(在他们把保存下来的技术全部带走,并摧毁了底層區後),建立起只有简陋土墙的沙蔭市,一个在13号和15号避难所之间的镇子。在輻射1 的年代,这个团体由亞拉德什领导,以及他的女儿,坦蒂,最终成为輻射2 里那发展起来的新加州共和國的总统。(如果没有1代放逐者的努力,这个地区的那些掠奪者 - 可汗幫 - 也许已经占据了沙蔭市甚至在共和国建立之前就将它摧毁了。)到了輻射2的时代,NCR的主要资源是它的雙頭牛放牧业,其提供的肉和皮料可以满足荒野的大部分需求。雙頭牛商人和牧场主在NCR中(和那些商业协会一起)占了很大一部分,商队和政府都不敢忽视他们的影响力。

在那些年里,NCR和原来他們的老避难所之间的联系遭受了一些激烈的冲激。从各种成群的变异生物、掠奪者、15號避難所崇拜者、尸鬼一直到那些无辜(或者相对无辜)的棚戶居民和拾荒者隊伍以及共和国主张的避难所挖掘权力,看起来政府或者荒野里别的任何居民都很难再独自占据那块地区...因为,好吧,它毕竟是个避难所。 雙頭牛牧场主痛恨变种蝎眾人皆知,这可以追溯到沙蔭市刚刚建立的时期。牧群被会说话的死亡爪袭击的谣言是没有根据的。

宣传:NCR有一套完善的市场和公共交流体系,他们定期派出一些信使进入荒原分發NCR的海报,或是为NCR做宣传。下面是輻射2里一份关于NCR的传单抄本:

新加州共和國

我们就在这里!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呢?

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在等待着我们——它将会属于你,和你的加州共和国!

想深入了解我们吗?

NCR有多大?

八十年前建立的NCR,现在已经包含的州有沙蔭、洛杉磯、麥克森、哈勃以及日曜。我们的700000公民都很高兴NCR是他们的家。[3]

NCR意味着什么?

新加州共和國致力于帶給西部人民和平、安全以及正義。NCR优良的警察队伍会定期巡逻并逮捕任何盗贼、食人者、奴隶贩子("slavers" - ed)以及国内不遵守法律的变种人,同时NCR的军队勇敢地守卫着边境,抵抗那些掠夺者。为了保证公平与自由,所有的市民都允许参观NCR的法庭审理,并有权选举出他们的代表成为国会议员。用坦蒂总统的话说,“有力量,才有安全。”

我们的不同之处?

NCR或者和你们从前所在的团体略有不同。我们这里没有酋长、镇长、国王或者独裁者。我们的首领是由民众选举产生的!这是权利——每个州都有权推选他们的代表进入国会。这些代表推选出总统和副总统来处理国家事务,当然,代表们的意见指引着总统的决策。坦蒂总统如今已连任十届,她是所有人都推崇的总统,为人民奉献着她的智慧和知识。

听起来真不赖!要怎么加入呢?

所有守法与热爱和平的人们、人类或者变种人,都可以成为NCR的公民。要成为NCR公民,你们只须移居到NCR境内并递交一份移居申请。在公民身份通过审核并通过你的申请之后,你的狀態將會被認證為PC(臨時公民)。从这里开始,你离成为正式居民就只差一步了!

当然,NCR并不是任何人都接受的——奴隶、未改过自新的变种人、已知的掠奪者以及别的不合要求的人都不接受!

如果整个镇子都要加入该怎么办?

根据你镇子的具体位置,NCR接受村庄、城镇、基地、城市,甚至小型王国的合并申请。一旦申请被通过了,NCR就将承认该城镇的领土身份。一旦所需的警察和军队建立起来以及盗贼和别的违法者被清除,你的城镇就将正式成为NCR的一部分。就是这么简单!

请记住 - 我们就在这里。快加入我们吧!

新加州共和国顧問委員會监制

NCRAP Pub. #A7-7893b

NCR 的法规:噢對了,为了避免囉唆,这里是一份輻射2里的NCR法律清单:

欢迎来到新加州共和国!在进入我們平等的城市之前请花一点时间熟悉下面的法规。城市内不允许公开携带武器。

在公共场合酗酒或吸毒将会被逮捕。

严禁贩卖奴隶,赌博,卖淫。

法律尊严不容蔑视。小白们用你最快的速度滚吧!

如果你无法接受这些法规 – t那就滚开。我们也不会接受你的!

更多关于NCR的资料以后会放出来 – 上面只是一些简要的介绍。就像下面那些关于鋼鐵兄弟會的(再说一次,这些只是很简单的介绍,而不是全部资料):

钢铁兄弟会 编辑

FB6 BoS logo
钢铁兄弟会:鋼鐵兄弟會(BOS)是一个崇拜科技的组织,它是以战前的美军和政府建立的科研机构为基础发展起来的。BOS基本上就是由那些军方的官员、士兵和科学家的后代组成的,但是除了队伍里有一些外来的成员之外,BOS基本上都是纯粹的人类(素質普通)就像他们是刚从某个避难所出来一样。

BOS的队伍通常只选择最好最聪明的成员...這意味著BOS其实是一个非常小的组织,至少跟NCR相比很小。他们用他们战前保留下来的庞大而优良的军火来弥补数量上的不足,以及战后的科技:他们有激光武器、動力装甲、外科增强技术、战斗技能还有一队兄弟会骑士可以毫髮無損的毀掉整座城市。

兄弟会的成员都是些好傢伙,但是他们也有缺点 - (1)他们不在乎变种人,(2)他们崇尚科技,因而许多时候把科技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以及(3)他们不愿意公开他们最精良的技术,即使那可以给荒野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兄弟会通常认为在荒野之上只有他们自己有资格掌握所有的技术。大家都知道他们把一些技术同边境各势力和NCR进行过交易,但他们藏起了最精良的技术。

可以确信以前兄弟会的總部是在輻射1里的失落山丘地堡,但是到了輻射2的时候,兄弟会的势力已经延展到整个荒野。他们在小小的俺体设施里躲过普通人的眼睛——要把他们找出并消滅是一件艰巨而危险的任务。

BOS分成好几个階级:新兵 是那些在训练中做得很好,有希望能提升成學徒 的训练者。在提升之后,學徒可以再升到骑士。在经历过多年,有了足够的经验之后,最好的骑士可以升成圣骑士 ——兄弟会军队等级的顶点。圣骑士如果还能活到退休的年纪,他们就有资格成为长老,这些人组成的议会掌握着兄弟会的权力。

此外,也可以作为一名學士 为兄弟会工作。學士负责重制战前的技术、获取当前的技术甚至试验新武器和别的装备。學士很少离开BOS地堡的安全区,但是有时候他们会被叫到現場检測某个技术物品或者完成超出一般兄弟會戰士能力的任務。

据说BOS的符号,那些图案,代表不同的含义。剑代表圣骑士,翅膀代表长老(翅膀控制着剑的移动),那个大齿轮代表骑士,两个小齿轮则代表學士和學徒,因为他们为骑士服务,保证骑士的信息及时和地图的准确,以完成任务。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个圆圈代表什么。 學徒似乎只在輻射:戰略版 里面才有(我忘了輻射1里面是不是有"學徒"了,记忆有些模糊),如果是这样,那么在符号里用新兵来解释代表學徒的部分符号。

还有更多关于BOS的资料 – 上面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介绍。

下面是关于我之前提到的EPA的片段:

E.P.A. 地區概述编辑

我们探寻未来。并最终得到它。

简介 编辑

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輻射2 新增加的一项内容。它充满了各种各样奇特的难题,战斗,以及各种奇怪的“種子”(字面意)。它包括以下这些,但并不只限于这个范围:

1A. 一个长着各种孢子植物的停車場。

2A. 一个奇怪的宠物动物园。里面关满了人类。饥饿的人类。

3A. 地下室充满了各种有毒气体和携带着病毒的变异果蝇。

4A. 一个小型的政府展览馆!那些关于大屠杀后的美洲的展示尤其有趣。

5A. 一个仓库装满了为阿羅由准备的种子。但鬼才知道这些种子会种出什么来

6A. 一个智能全像投影监管着EPA的动静,以接待访客,并及时处理各类突发事务。

7A. 各种各样“冻在冰里”的NPC。(其实是在冬眠)

8A. 电脑里有大量关于培育农作物和F.E.V. 病毒的资料。

9A. 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漢迪先生,以及一套为科学角色制造活化大腦藥物的设备。

EPA内部场景原来被设定为使用地下掩體市或者13號避難所的瓷砖贴图(亮白色,避难所刚建好时那种崭新的样子)。特殊的布景,包括EPA的停車場标志,以及涂满墙上乱七八糟的图案,那些颜色的种类甚至比彩虹的颜色还要多。

特殊道具编辑

狗食罐头(按照瘋狂麥斯)
滅害靈
洗发水
杀虫剂
大麻
跳跳糖(如果你把它们就着水喝下,你會得到一個爆裂死亡的畫面)
EPA官方能量電池
罐裝殺虫喷雾(瞬间杀灭各种虫子)
罐裝植物喷雾(瞬间杀灭各种孢子植物)
防毒面具
太阳能槍(這是它原本的位置)
试管

美工 编辑

EPA有四张地图大。这些地图都很小,而且不同的“层”用的其实是同一个源地图。

停車場
入口层 (办公大楼)
紅色层 (安全部,公关部,陈列馆)
橙色层 (令人生畏的自助餐廳和不詳的會議室)
黄色层 (电力中心)
绿色层 (动物和生物测试;植物園和生物监牢)
蓝色层 (冬眠)
青色层 (絕密性別研究)
紫色层 (记忆核心)

它的大致地图如下:

EPA 地图!编辑

Fallout Bible6 EPS

主线種子 编辑

食肉叢林:玩家必须穿越一個布滿捕蠅草的叢林。它没有太多的战斗因素,只是进入EPA的必经之路。

全像作战:玩家会在EPA的通道里遇到一些全像智能。当EPA还在运作的时候,他们是访客们的向导。但是随着“強閃事件”带来的“大沉默/Great Static”,它们开始歪曲了它们原来的职责。它们这种有点像官僚作风的想法变得十分极端,把一条又一条命令强加给自己,直到把它们自己逼进逻辑的死路,不再运转。每个部门的头头经常在某个会议室里吵架,因为有一个强力磁场在附近,把他们的短期记忆都抹去了(他们每五分钟重复一次同样的争论内容,忘掉自己说过的话,然后重复)。只有修好磁场线圈,打断并命令他们停下来,玩家才能通过。

全息图只能被EMP手雷摧毁,当然你也可以在地下黄色那一层偷走或毁掉EPA电力核心。充满毒气的楼层:有一层充满了有毒的气体。如果玩家在这一层停留过久,每回合他会受到持续的伤害,直到玩家离开或者死亡。玩家既可以迅速从实验室中偷好东西就离开,也可以使用藏在前面几层的氧气面具,只要它还装备在你的手里,你想在这里呆多久都行。

通风管道驚魂:为了进入EPA的中心,玩家不得不通过一系列通风管道。在那里面玩家只能使用小型武器来对抗通风管里的住户们:巨大的螳螂,小蝎子,还有偶然出来捧场的食人植物。

其他種子编辑

不变的“Zzzzzzt”:玩家发现一个故障了的全像智能,他不停地说着什么却听不清(就像磁带的快进一样只有杂音)。如果玩家把全息图的投影仪修好(或是调慢速度),他就能学会一些重要的编码或别的信息。

點石成金先生!:玩家在一个实验室里找到一台小型设备(點石成金先生),它能把各类未加工的材料(植物,啤酒保险套化学药品,垃圾,蝎子尾等)转变成各种各样的药物,比如放射线X曼它特去幅药等。玩家可以试着用这台机器制造某样毒品或是更加古怪的物质。如果你的角色智力、运气很高,或是医療或科技技能很高,就能做出更加少见的药品。

點石成金先生“说”的话经常带着感叹词。神勇小麵包機:在EPA里某个废弃的厨房里有个天才的小烤炉,它的IQ有6000。它大脑的所有天才都用来说服人们烤面包。[4]和它的对话往往只有一个选择,当玩家问他一个问题,它就会反问玩家许多问题,试图让玩家喜欢上烤面包。

这个烤炉的话似乎是从对话库里随机产生的,有时候碰巧它会在对话里提到(看运气)它坏掉了,没办法再把它需要的材料装进去做成烤面包。如果玩家修好它,烤炉就会给玩家以下报酬:新里諾一个娱乐场的地下室密码(那个地下室基本上没法用别的办法打开),一些密码用来侵入老虎机,以及一些额外的道具。

ABACAB:EPA里的一台电脑提到羊癫疯的简单疗法。它说的是,把一组字母按适当的规则排列并念出来,听的人的自闭症和羊癫疯就能被治好。如果玩家发现了这个并到新里諾去把这组字母念给吠叫的人听(就是這傢伙沒把这个想法放到游戏里,所以我就把它用在了异域鎮魂曲),他就会痊癒并给玩家少量回报(在得到少量的经验值之外)。无聊的冬眠:玩家会发现一些冬眠仓在EPA的底层,根据角色是哪种“类型”的人(擅长战斗、潜行或是外交),他会把三个冬眠的人其中一个唤醒。这些人是自从大沉默就开始沉睡的。

主要角色 编辑

全像智能00000, 科學主管:一个杰出的全像智能,但没办法恰当地表达...一处短路损坏了他的发声能力,所以它现在只能通过显示二进制代码来进行交流(一个智力或是科技很高的角色可以直接“读”懂那些二进制代码,弄明白它说什么,并修复它)。

全像智能10001, 保安主管: 一个有海军标志的全像智能,他说话带着德国人那种粗鲁的口音。他认为这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应该被消灭,然后EPA就可以“再生”了。幸运的是,他已经不能再控制任何一个机器人,以及所有的火力防御系统。所有他能做的只是吹牛说如果他有权力他一定要毁灭一切。如果玩家为这个家伙完成了一些任务,他就能进入锁住的安全中心,那里有一些旧的子彈,武器和盔甲。

全像智能12001, 營運主管 一个狡猾而紧张地笑着的男性全像智能。只有当玩家拥有极高的智力时才能搞清楚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因为它用著大量雙關語。从这家伙手上得不到任何好处,因为它没有任何权力。

全像智能10031, 地面維護主管:一个灰心的全像智能,他负责EPA里所有的地面清洁工作。因为他没有物理实体,而那些机器人完全把他的话当耳边风,在过去二十年里他的工作效率是0%。别的主管则总是拿这件事取笑他。如果玩家把那些机器人修好,或是给EPA内的环境打扫一下卫生(杀光那些有害的植物),这个主管就会“雇用”你,允许你进入EPA医疗室和仓库(那里面有新的种子,化学物,草药,各类杀虫剂和除草剂)。

全像智能40011, 公共關係主管: 这个声音带着磁性的全像智能(说话礼貌而得当)负责接待来访和发行报刊。她友善的态度和她恰到好处的方式可以快速解决各种麻烦。但是,如果没有她,玩家就不能到达EPA的其他地方...这个区域的部分只能由她带路才能到达(比如展览馆和宠物动物园)。擅长外交技能的玩家可以从她那里得到更多好处。

次要角色 编辑

这里没有次要角色。在这个EPA的残忍世界里必须全力以赴才能生存下去。

再次要一点的角色 编辑

Zzzzzt:一个故障的全像智能,在它被修好之前只能用固定的发音说谁也听不懂的话。当修好之后,它就解脱了,可以告诉玩家一些关于EPA各层许多神秘物体的信息,同时还有进入限制地区的密码。

神勇小麵包機:天才的小麵包機。它有6000的IQ。它喜欢烤面包。

點石成金先生:一台快樂的藥物制造设备。

和GECK一起的日子 编辑

在一台伊甸园制造器(Garden of Eden Creation Kit)到底有什么呢?好吧,这里是我的想法。看它的时候放轻松些。

下面这些是BIS论坛上叫Crazy Tuvok/Christopher Gannon引发的灵感。他问了一些关于GECK的问题,而这里是我的回答:

首先我要说的是GECK是一個情節工具。一个麥高芬。在獲選者或是荒野里一个受过训练的人手里它拥有拯救阿羅由的能力。

作为一个简陋的情節工具,它主要是用来改善土地环境和创造植物,它有各种让你意想不到的植物种子。可以说,这个设备可以将它里面的材料转化成任何使用者所幻想出来的东西。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科幻小说里的魔盒,那很酷 - 我們可能也會做一個。当然,我目前认为,它并不是一个奇迹发生器,它需要土地才能起作用 - 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建设用的工具箱。

GECK并不是一个复制器。它包括一套使土地变得更肥沃的系统,有各种食物的种子、土壤供应器以及能把干燥的荒野转变成适合种植的化学物质(也许可以选择月球的表面先给GECK进行实验)。GECK被设计为在使用它建造环境的过程是“可拆卸”的,比如可以单独使用它的核能源建造城市的电站。不管人们需要什么,他们只要查阅GECK里的磁盘带着的使用手册/资料汇总/百科全书就能得到需要的知识。那个笔式手电筒则是附送的礼物。

GECK里甚至还包括一些基本样品和相关信息以教会你如何在平地建起砖房(或者包括一些能将"沙子凝固"成墙的化学药品)。

至于衣服,GECK包含有能让避難所制造各种式样衣服的代码(和防風防雨的裝備),人们可以在分发者那里得到这些衣服。人们可以用GECK做任何事情。GECK也许还包含有别的代码能解开更多避難所电脑里被锁住的功能,这些功能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开启,因为这可能危及避難所的稳定(不然会影响到重大實驗)。

同样,GECK会告诉避難所居民们如何把他们的避难所各部分拆卸下来(或者把避难所不重要的部分取下)用于建造他们在地表上的新家和防御工事。

輻射2 里那个关于GECK“只要加点水”的評論/笑话体现了GECK的一部分功能需要避难所居民从他们的净水器里取水,用来帮助农业、灌溉,甚至冷卻核融合。当然,这也许不是真的。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试试的话也未尝不可。去吧。

最后,輻射1里提到的“基本复制品”只是一些种子和肥料。所说的“制造基本道具”是指你可以用它把避难所分解成各种在团体里有用的工具,或者提供新的代码給避難所的电脑和掌權者生产新的道具。

给Tuvok的回答:

1a. 你不觉得[种子和土壤供应装置]出现得太早了吗?

是的,但是政府小组委员会发起了这方面的研究,而GECK的設計者們(Future-Tec)實際上没有注意到这个。他们“相对地确定”那些种子可以在辐射后的大地里存活。他们做过“充分的测试”,并且“所有的结论都指出这个事实”。GECK是个奇迹...一个他们所创造出来的奇迹。

1b. 目前适合种植的条件也许20年以后并不适合。尤其是在輻射生态系统极不稳定的世界里更有可能。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确实希望他所种的东西能长得很好,他必须使用从现有的植物上采取的种子,这才能保证成活率。在所有那些种子都被保存在GECK里50多年之后,它们没有经过充分的变异来适应新的废土(即使在一个“普通”的生态系统,存活的也是那些经过变异的种子)。

你说的完全正确。GECK的设计者们无法想象核战后的世界怎么样,他们没有准确的预见途径,除了他们所谓的“充分测试”(凭良心说,他们有没有好好想过这个问题都值得怀疑,因为他们甚至都没有好好组织过避難所计划,尽管那与避難所的试验系统无关) - 当然,你显然见过8號避難所的GECK里的种子可以存活了。

從進化的角度來說,使用過去的種子會像重新引入一個新的物種,它可能會完全滅絕或至少也不會站在進化的前沿。

一點沒錯,在很多方面都是非常危險的!哇哈哈!

还有,关于那些使用手册、百科全书、沙子凝固剂等等...似乎不怎么好用。假如一个GECK落在不识字的使用者手里或处于没有建筑房子的材料的环境,那就毫无用处了。

GECK的设计者假定了避难所居民们是识字的,也懂得如何操作避难所里的各项技术 - 它不是为部落人或者别的意外而准备的。设计者们也没有想到FEV被释放,或是避难所被巨大的蝎子和老鼠袭击。一方面,你可以说他们不怎么聪明;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说他们没有把人类的未来准备得跟标准的好莱坞後末世电影一样。一群小白!

我印象里的GECK确实是个伊甸园。不仅让那些部落里的乡下人早就学会了读书写字(是的我知道我正在避免用电脑作弊),而且他们还有可怕的智慧(除非那些混凝土建筑使用的是布拉克山達根)。显然GECK对他们来说已经用不上了。我想最早GECK是为避难所居民们准备的,而后来他们(也许)慢慢学会了这些基本的东西——所以我的问题是阿羅由的居民们真的“需要”GECK吗 - 或者说,他们并不清楚那是什么,只是把这东西当成废土中毕生的追求。从長老最早给主角的任务还有后来主角的梦里可以看出来这点。

部落人把GECK当成能解决他们所有问题的万金油。他们把它当成一个魔法盒,但是当这个东西被使用的时候,它并不是人们所想的那种神奇的东西。

其他与GECK相关的问题如下:

Section Eight/Gareth Davies:[5] 我认为GECK里不应该只有一些农业的相关道具。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輻射2的使命真是太白痴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确实是一种讽刺。GECK并不是阿羅由居民所想的那种能解决一切困难的魔盒。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在帮助建造一个家园方面,这确实是战前留下的一件很有用的工具。

Section Eight/Gareth Davies一个高智力的角色可以向沙蔭市教授解釋种植农作物的週期等等。那么为什么阿羅由里就没有这么聪明的人呢?碰。游戏结束了。只过了两秒钟。多好玩

嗯,只是知道种植庄稼还不够,你还不知道如何给庄稼治病,或是什么土壤种哪类农作物,等等。尽管阿羅由附近可以种蔬菜,但庄稼却很难成活 - 除非有新的种子和肥料。

显然,你可以在GECK里看到样本、肥料以及别的供应装置。只知道什么时候种植是不够的。另一方面(从獲選者的角度看),GECK确实很有效果,它被用于一个城市的基础建设。阿羅由里所有的庄稼都死光了,GECK里的肥料和种子标本可以提供新的健康的庄稼。

附录 1.0 编辑

这里是一张关于“告诉我...”的清单,一目瞭然,感謝Sebastien Caisse的貢獻,最大贏家。我還没有全部检验过,但是它们应该没错 - 而且如果你們有谁打算研究輻射1的话,这些关键词是个着手点。(再次感謝Michael Jeppesen,他也整理出一系列關鍵字的清單)

亞拉德什 亞拉德什
亞拉德什 爪子
亞拉德什印度教
亞拉德什 迦克鎮
亞拉德什 可汗幫
亞拉德什 巢穴
亞拉德什 掠奪者
亞拉德什 拉斯洛
亞拉德什 蠍子
亞拉德什 蠍子們
亞拉德什 賽思
亞拉德什
亞拉德什 車站
亞拉德什 坦蒂
亞拉德什
亞拉德什 毒蛇幫
巴里 芯片
巴里 屍鬼
巴里 大廳區
巴里
巴里 大墓地
巴里 正常人
巴里 賽特
巴里 分水嶺
布奇 內殿
布奇 全部
布奇 一體化
布奇 安琪兒
布奇 安吉爾的
布奇 天啟
布奇 貝斯
布奇 鮑伯
布奇 鮑伯的
布奇 埋骨之地
布奇 兄弟會
布奇 布奇
布奇 商隊
布奇 商隊的
布奇 大教堂
布奇 爪子
布奇 赤紅
布奇 達倫
布奇 黑水
布奇 死亡
布奇 死亡爪
布奇 德克
布奇 戴米德
布奇 最高長老
布奇 獵鷹
布奇 追隨者
布奇 閃耀之地
布奇 格林
布奇
布奇 哈羅德
布奇 哈里斯
布奇 高度
布奇 高地區
布奇
布奇 蜥蜴
布奇 簡恩
布奇 喬恩
布奇 垃圾
布奇 迦克鎮
布奇 賈斯汀
布奇 基利安
布奇馬爾他的
布奇 市場
布奇 教主
布奇 麥克森
布奇 商業
布奇 商人
布奇 失蹤
布奇 墨菲斯
布奇 夜總會
布奇
布奇 老城區
布奇 羅馬納
布奇 羅格爾
布奇 鋼鐵
布奇 商店
布奇 小偷
布奇
布奇 城鎮
布奇 貿易者
布奇 貿易者的
布奇 地下組織
布奇
布奇 武器
布奇 武器的
布奇 齊默曼
卡波特 古代
卡波特 軍隊
卡波特 兄弟會
卡波特 卡波特
卡波特 商隊
卡波特 大教堂
卡波特 芯片
卡波特 磁盤
卡波特 長老
卡波特 長老的
卡波特 出埃及記
卡波特 哈勃城
卡波特 新兵
卡波特 騎士
卡波特 教主
卡波特 商隊的
卡波特 命令
卡波特 聖騎士
卡波特 倫巴斯
卡波特 學士
卡波特 維爾
卡波特 戰爭
教徒 亞拉德什
教徒 埋骨之地
教徒 雙頭牛
教徒 兄弟會
教徒 商隊
教徒 教徒
教徒 芯片
教徒 死亡爪
教徒 市區
教徒 伽爾
教徒 高度
教徒 哈勃城
教徒 迦克鎮
教徒 可汗幫
教徒 商人
教徒 大墓地
教徒 警察
教徒 掠奪者
教徒 拉斯洛
教徒 賽思
教徒 沙蔭市
教徒 地點
教徒 坦蒂
教徒 塔樓
教徒 城鎮
教徒 貿易者
教徒回憶 天啟
教徒回憶 埋骨之地
教徒回憶 大教堂
教徒回憶 芯片
教徒回憶 追隨者
教徒回憶 大廳區
教徒回憶教主
教徒回憶 變種人
教徒回憶 大墓地
教徒回憶 賽特
教徒回憶 分水嶺
德克 全部
德克 一體化
德克 貝斯
德克 布奇
德克 商隊
德克 大教堂
德克 教徒
德克 爪子
德克 赤紅
德克 達倫
德克 死亡
德克 死亡爪
德克 德克
德克 戴米德
德克 獵鷹
德克 遠方
德克
德克 格林
德克 哈羅德
德克 哈里斯
德克 高度
德克 高地區
德克 簡恩
德克 賈斯汀
德克 馬爾他的
德克 市集
德克 教主
德克 商人
德克 失蹤
德克 墨菲斯
德克 夜總會
德克
德克 老城區
德克 羅馬納
德克 商店
德克 小偷
德克 城鎮
德克 貿易者
德克 地下
伽爾 芯片
伽爾伽爾
伽爾 哈勃城
伽爾 迦克鎮
伽爾 可汗幫
伽爾
伽爾
伽爾 坦蒂
伽爾 這就是我們,你的僕人。
伽爾
加里 芯片
加里 屍鬼
加里 大廳區
加里
加里 大墓地
加里 正常人
加里 賽特
加里
加里 分水嶺
吉斯莫 賭場
吉斯莫 黑水
吉斯莫 黑水的
吉斯莫吉斯莫
吉斯莫 吉斯莫的
吉斯莫吉斯莫開的
吉斯莫 迦克鎮
吉斯莫 基利安
哈羅德大教堂
哈羅德 德克
哈羅德 屍鬼
哈羅德 格雷
哈羅德 洛克西里
哈羅德 教主
哈羅德 理查德
哈羅德 避難所
哈羅德 戰爭
哈里 巴里
哈里 大教堂
哈里 大教堂之子
哈里 教徒
哈里 芯片
哈里 加里
哈里 屍鬼
哈里 大廳區
哈里 人類
哈里 拉里
哈里 副官
哈里 小盧
哈里 盧副
哈里
哈里 副關
哈里 教主
哈里 大墓地
哈里 正常人
哈里 正常
哈里 標準
哈里 賽莉
哈里 賽特
哈里
哈里 泰里
哈里 聯合軍
哈里 分水嶺
哈里
獵人 內殿
獵人 利刃幫
獵人 埋骨之地
獵人 大教堂
獵人 芯片
獵人 追隨者
獵人
獵人 哈勃城
獵人 迦克鎮
獵人 妮可
獵人 電鋸黨
獵人 販子
獵人
伊恩 艾麗婭
伊恩 天啟
伊恩 亞拉德什
伊恩 基地
伊恩 利刃幫
伊恩 埋骨之地
伊恩
伊恩 兄弟會
伊恩 商隊
伊恩 賭場區
伊恩 大教堂
伊恩 教徒
伊恩 芯片
伊恩 死亡爪
伊恩 黛安娜
伊恩 毒品
伊恩 出埃及記
伊恩 實驗
伊恩 追隨者
伊恩 伽爾
伊恩 吉斯莫
伊恩 格溫
伊恩 大廳區
伊恩 治療
伊恩 哈勃城
伊恩 新兵
伊恩 迦克鎮
伊恩 可汗幫
伊恩 基利安
伊恩 圖書館
伊恩 副官
伊恩 教主
伊恩 醫生
伊恩 商業的
伊恩 軍事
伊恩 墨菲斯
伊恩 變種人
伊恩 大墓地
伊恩 妮可
伊恩 監督
伊恩 聖騎士
伊恩 派特拉克斯
伊恩 警察
伊恩 心靈研究
伊恩 掠奪者
伊恩 拉斯洛
伊恩 監管者
伊恩
伊恩 拾荒者
伊恩 學士
伊恩 賽特
伊恩 賽思
伊恩
伊恩 商店
伊恩 坦蒂
伊恩 托里亞
伊恩 聯合軍
伊恩 病毒槽
伊恩 避難所
伊恩 13號避難所
伊恩 避難所編號13
伊恩 戰爭
伊恩
伊恩 分水嶺
伊恩 齊默曼
簡恩 兄弟會
簡恩 大教堂
簡恩 教徒
簡恩 火焰
簡恩 神聖
簡恩 哈勃城
簡恩 教主
簡恩 變種人
簡恩 鋼鐵
簡恩 聯合軍
簡恩 病毒槽
簡恩 戰爭
卡佳 內殿
卡佳 艾麗婭
卡佳 天啟
卡佳 亞拉德什
卡佳 基地
卡佳 利刃幫
卡佳 埋骨之地
卡佳
卡佳 兄弟會
卡佳 賭場區
卡佳 大教堂
卡佳 教徒
卡佳 芯片
卡佳 死亡爪
卡佳 黛安娜
卡佳 毒品
卡佳 出埃及記
卡佳 實驗
卡佳 追隨者
卡佳 伽爾
卡佳 吉斯莫
卡佳 格溫
卡佳 大廳區
卡佳 治療
卡佳 哈勃城
卡佳 新兵
卡佳 迦克鎮
卡佳 可汗幫
卡佳 基利安
卡佳 圖書館
卡佳 副官
卡佳 教主
卡佳 醫生
卡佳 商業的
卡佳 軍事
卡佳 墨菲斯
卡佳 變種人
卡佳 大墓地
卡佳 妮可
卡佳 監督
卡佳 聖騎士
卡佳 派特拉克斯
卡佳 警察
卡佳 心靈研究
卡佳 拉斯洛
卡佳 監管者
卡佳
卡佳 拾荒者
卡佳 學士
卡佳 賽特
卡佳 賽思
卡佳
卡佳 商店
卡佳 坦蒂
卡佳 托里亞
卡佳 聯合軍
卡佳 病毒槽
卡佳 避難所
卡佳 13號避難所
卡佳 避難所編號13
卡佳 戰爭
卡佳
卡佳 分水嶺
卡佳 齊默曼
基利安 大教堂
基利安 爪子
基利安 破屋區
基利安 黑水
基利安 黑水開的
基利安 黑水的
基利安 醫生
基利安 吉斯莫
基利安 吉斯莫開的
基利安 吉斯莫的
基利安 哈勃城
基利安 可汗幫
基利安 基利安
基利安 拉爾斯
基利安 莫彼得
基利安 大墓地
基利安 礦井
基利安 匹特
基利安 掠奪者
基利安
基利安
基利安 骷髏黨
基利安 薩姆
基利安 奇怪
基利安 維尼
基利安 毒蛇幫
基利安 戰爭
拉里 屍鬼
拉里 大廳區
拉里
拉里 大墓地
拉里 正常人
拉里 賽特
拉里
拉里 分水嶺
拉爾斯 吉斯莫
勞拉 天啟
勞拉 禮堂
勞拉 大教堂
勞拉 黑暗
勞拉 追隨者
勞拉
勞拉 教主
勞拉 墨菲斯
勞拉 變種人
勞拉 妮可
勞拉 夜行者
勞拉 命令
勞拉 聖地
勞拉 侍從
首領 芯片
首領 大廳區
首領 教主
首領 大墓地
首領 賽特
首領
首領 分水嶺
羅倫佐.MSG:{11000
羅克西里 安吉爾
羅克西里 安吉爾的
羅克西里 比特
羅克西里 利刃幫
羅克西里 鮑伯開的
羅克西里 鮑伯的
羅克西里 埋骨之地
羅克西里 兄弟會
羅克西里 商隊
羅克西里 商隊的
羅克西里 大教堂
羅克西里 爪子
羅克西里 赤紅
羅克西里 死亡
羅克西里 死亡爪
羅克西里 德克
羅克西里 閃耀之地
羅克西里 哈羅德
羅克西里 高度
羅克西里
羅克西里 蜥蜴
羅克西里 杰克伯
羅克西里 凱恩
羅克西里 市場
羅克西里 商業的
羅克西里 失蹤
羅克西里
羅克西里 老城區
羅克西里 警察
羅克西里 剃刀
羅克西里 地點
羅克西里 鋼鐵
羅克西里 城鎮
羅克西里 貿易者
副官 大教堂l
副官 FEV
副官 教主
副官 墨菲斯
副官 正常人
副官 聯合軍
副官 病毒槽
副官 避難所
副官 病毒
教主 教主
教主 聯合軍
麥克森 內殿
麥克森 安琪兒
麥克森 安吉爾的
麥克森 軍隊
麥克森 埋骨之地
麥克森 兄弟會
麥克森 布奇
麥克森 卡波特
麥克森 商隊
麥克森 大教堂
麥克森 芯片
麥克森 爪子
麥克森 磁盤
麥克森 長老
麥克森 長老的
麥克森 出埃及記
麥克森 幫派
麥克森 哈里斯
麥克森 哈勃城
麥克森 新兵
麥克森 騎士
麥克森 圖書館
麥克森 教主
麥克森 馬蒂雅
麥克森 麥克森
麥克森 商業的
麥克森 聖騎士
麥克森 玩家
麥克森 倫巴斯
麥克森 羅傑
麥克森 學士
麥克森 貿易者
麥克森 維爾
麥克森 戰爭
醫生 治療
醫生 醫生
失蹤兄弟會成員 兄弟會
失蹤兄弟會成員 鋼鐵
失蹤兄弟會成員 塔魯斯
墨菲斯 內殿
墨菲斯 天啟
墨菲斯 禮堂
墨菲斯 基地
墨菲斯 商隊
墨菲斯 教徒
墨菲斯 芯片
墨菲斯 追隨者
墨菲斯 聖火
墨菲斯 醫院
墨菲斯 拉舍爾
墨菲斯 教主
墨菲斯 墨菲斯
墨菲斯 變種人
墨菲斯 妮可
墨菲斯 夜行者
墨菲斯 命令
墨菲斯 聖地
墨菲斯 聯合軍
妮可 內殿
妮可 安琪兒
妮可 安吉爾的
妮可 埋骨之地
妮可 兄弟會
妮可 大教堂
妮可 追隨者
妮可
妮可 哈勃城
妮可 杰克
妮可 勞拉
妮可 圖書館
妮可 教主
妮可 墨菲斯
妮可 妮可
妮可 夜行者
妮可 鋼鐵
妮可 戰爭
保全 監督
監督 芯片
監督 治療
監督 圖書館
監督 醫生
監督 外面
監督 監督
監督 避難所
監督 13號避難所
監督 避難所編號13
監督 戰爭
監督
監督 水質芯片
拉斯洛 亞拉德什
拉斯洛 伽爾
拉斯洛 哈勃城
拉斯洛 迦克鎮
拉斯洛 可汗幫
拉斯洛 拉斯洛
拉斯洛
拉斯洛 賽思
拉斯洛
拉斯洛 坦蒂
拉斯洛
反叛者 監督
反叛者 避難所
反叛者13號避難所
反叛者避難所編號13
監管者 內殿
監管者 利刃幫
監管者 埋骨之地
監管者 大教堂
監管者 芯片
監管者 追隨者
監管者 閃耀之地
監管者 哈勃城
監管者 迦克鎮
監管者 大墓地
監管者 監管者
監管者 販子
監管者 拾荒者
監管者 商店
監管者 齊默曼
倫巴斯 軍隊
倫巴斯 埋骨之地
倫巴斯 大教堂之子
倫巴斯 芯片
倫巴斯 磁盤
倫巴斯 長老
倫巴斯 出埃及記
倫巴斯 哈勃城
倫巴斯 新兵
倫巴斯 騎士
倫巴斯 教主
倫巴斯 商業的
倫巴斯 失蹤商隊
倫巴斯 聖騎士
倫巴斯 倫巴斯
倫巴斯 學士
倫巴斯 奇怪的軍隊
倫巴斯 塔魯斯
倫巴斯 維爾
倫巴斯 戰爭
賽莉 芯片
賽莉 屍鬼
賽莉 大廳區
賽莉
賽莉 大墓地
賽莉 正常人
賽莉 賽特
賽莉 分水嶺
賽特 鋼鐵兄弟會
賽特 兄弟會
賽特 大教堂
賽特 大教堂之子
賽特 教徒
賽特 教徒
賽特 芯片
賽特 蓋瑞特
賽特 屍鬼
賽特 大廳區
賽特 哈勃城
賽特 教主
賽特 變種人
賽特 變種血清
賽特 大墓地
賽特 賽特
賽特
賽特 聯合軍
賽特 戰爭
賽特 分水嶺
賽特
賽特 分水嶺
賽思 亞拉德什
賽思 伽爾
賽思 哈勃城
賽思 迦克鎮
賽思 可汗幫
賽思 輻射蠍
賽思 輻射蠍們
賽思 拉斯洛
賽思
賽思 蠍子
賽思 蠍子們
賽思 賽思
賽思
賽思 坦蒂
賽思
坦蒂 亞拉德什
坦蒂 城市
坦蒂 爪子
坦蒂 哈勃城
坦蒂 迦克鎮
坦蒂 可汗幫
坦蒂 掠奪者
坦蒂 拉斯洛
坦蒂 蠍子
坦蒂 蠍子們
坦蒂 賽思
坦蒂 坦蒂
坦蒂
泰里 芯片
泰里 屍鬼
泰里 大廳區
泰里
泰里 大墓地
泰里 正常人
泰里 賽特
泰里 分水嶺
特蕾莎 芯片
特蕾莎 外面
特蕾莎 監督
特蕾莎 避難所
特蕾莎 戰爭
特蕾莎
特蕾莎 水質芯片
提可 毒品
提可 愛麗婭
提可 天啟
提可 亞拉德什
提可 基地
提可 利刃幫
提可 埋骨之地
提可
提可 兄弟會
提可 賭場區
提可 大教堂
提可 教徒
提可 芯片
提可 死亡爪
提可 黛安娜
提可 出埃及記
提可 實驗
提可 追隨者
提可 伽爾
提可 吉斯莫
提可 格溫
提可 大廳區
提可 治療
提可 哈勃城
提可 新兵
提可 迦克鎮
提可 可汗幫
提可 基利安
提可 圖書館
提可 副官
提可 教主
提可 醫生
提可 商業的
提可 軍事
提可 墨菲斯
提可 變種人
提可 大墓地
提可 妮可
提可 監督
提可 聖騎士
提可 派特拉克斯
提可 警察
提可 心靈研究
提可 遊騎兵
提可 拉斯洛
提可 監管者
提可
提可 拾荒者
提可 學士
提可 賽特
提可 賽思
提可
提可 商店
提可 坦蒂
提可 托里亞
提可 聯合軍
提可 病毒槽
提可 避難所
提可 13號避難所
提可 避難所編號13
提可 戰爭
提可 荒野
提可 分水嶺
提可 齊默曼
維爾 兄弟會
維爾 大教堂之子
維爾 芯片
維爾 磁盤
維爾 長老
維爾 出埃及記
維爾 全像
維爾 哈勃城
維爾 新兵
維爾 騎士
維爾 教主
維爾 商業的
維爾 失蹤商隊
維爾 聖騎士
維爾 倫巴斯
維爾 學士
維爾 奇怪的軍隊
維爾 戰爭
儲水室守衛 定量
儲水室守衛 定量的
儲水室守衛 儲備量
儲水室守衛

輻射2的"秘密"- 警衛隊長编辑

FB6 Lynette dialogue
想成为地下掩體市的警卫队长吗?嗯,其实这做起来很简单。理论上,只要你把琳娜特的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就行了。把她哄得兴高采烈了,她就会封你为警卫队长。

如果保險起見你打算穿越对话的雷区,达成这个目的,你需要以下的条件:

  • 口才 >= 75% ,并且魅力 > 7.
  • 可以和地下掩體市的第一公民琳娜特说话,而不是杀死她。没有任务。
  • 选择所有称呼她为“第一公民”的选项,包括回答“再见”的时候。
  • 打败那些强盗,并且把你从强盗处得来的报告书彼希的磁盘交给第一公民。磁盘上有关于彼希和NCR来往的资料(它放在新里諾里彼希的私人保险箱里)。然后把磁盘带到NCR的威斯丁
  • 当你回来之后,任务完成了。如果她认为你这个家伙人品很好,她就会给你警卫队长的称号。
  • 你会注意到许多地下掩體市居民们头上的对话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史塔克警官,他显然对你的升職感到很郁闷。带上卡斯蒂和你一起去见史塔克,如果你指证出史塔克砸烂了卡斯蒂的酒吧,你会得到一些经验值。

确保能提升你和琳娜特的好感度的办法在对话里,只要你选择了称呼她为“第一公民”的选项。在成为市民之后,最好的办法是继续问她关于13號避難所的事(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它),选择选项“第一公民,找到我祖先的避难所的位置对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可以查询档案,感激不尽。”重复选择它10到15次(至少要10次,保險起見我這裡说15次),然后记着别再激怒她。

最后提一下,如果你打算成为警卫队长,在你还不是市民的时候别老是站在她旁边跟她说话。这会打扰到琳娜特工作的。每说一次,她对你的好感度就会降低1。

以上就是这份资料的全部了。冰风谷2和更多更好玩的设计在召唤我。你可以一起讨论这些资料,我的邮箱地址在资料开头就写着了,或者你发到论坛上也可以。不过我觉得邮件更快一些。

下次见,

Chris Avellone @ BIS



  1. 由于种种因素,这些“師團”比战前那个时代的所谓“師團”要小得多。即使NCR能够集结起来的部队比废土中大多数势力都要强大,和战前的那些“師團”相比仍然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2.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瓦解我们的团结!”坦蒂在她第二届选任中这样宣布。“我们将建立新的未来——在接受了过去的教训之后。”政治上的套话罷了 - 但发自真心!
  3. 这个人口数目是夸大过的,尽管NCR和他的下面各州总人口差不多能达到这个数字。这个数字根据发展目的而变化。
  4. 是的,我相信它是一本流行语大全。驚訝嗎?來告我啊。
  5. Microforte的名譽,為了輻射:戰略版的粉絲...還有澳洲的粉絲。

Template:Navbox source texts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