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disambig.svg
關於a list of player characters in the Fallout series of games,參見Player Character

 
Gametitle-FO4.pngGametitle-FO4 AUT.pngGametitle-FO4 FH.pngGametitle-FO4 VW.pngGametitle-FO4 NW.png
Gametitle-FO4.pngGametitle-FO4 AUT.pngGametitle-FO4 FH.pngGametitle-FO4 VW.pngGametitle-FO4 NW.png
戰爭從未改變...

—男性僅存者

獨存者(英文:Sole Survivor)是異塵餘生4的玩家角色和主角。取決於玩家所選擇的性別,獨存者將會是一個戰前家庭的丈夫妻子,並有一個兒子─尚恩

背景[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男性角色是退伍的戰鬥英雄,女角色則是法律系畢業。根據憲法號上戰前的記載 ,丈夫服役於美軍第108步兵團第二營,太太則是名律師。

中美戰爭期間,獨存者結婚了, 有一名兒子尚, 購買了巧手先生嘎抓。 在2077年的10月23日,獨存者/奈特正在準備康科德老兵紀念館的演講時[1],一個避难所代表拜訪了獨存者的家並要求他填寫111號避難所的進入申请表。不久之後,新聞播報員便播報了美國遭受核打擊的新聞,獨存者一家被迫沖向111避難所,在被科學家淨化後,他們一家便被封在了冬眠倉裡,從2077年到2287年,獨存者始終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2]

2227年,獨存者和他的另一半被喚醒,目睹了自己的孩子尚恩被兩個未知人員绑架。儘管醒來了, 但艙門無法打開,唯一倖存者只能眼睜睜看著配偶被殺,孩子被搶走。 然後他又被凍上了,直到2287年才再一次被喚醒,逃出冷凍室。在了解到自己是111號避難所唯一的倖存者, 他離開了避難所,踏上了尋找兒子與為配偶報仇的路途。

回到故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離開111避難所的獨存者回到已經被核爆所摧毀的庇護山丘, 在那裡他重遇了巧手先生嘎抓,向獨存者透露,他们被冻结在避难所已经超过210年了,同时告诉玩家角色去康科德寻求帮助。獨存者遇到了普雷斯頓·加維,他是联邦最后一个义勇军 - 并协助他保护定居者免受一群掠奪者和死亡爪的袭击,后来帮助他们前往,并定居在庇護山丘的遗址。

探詢真相[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帮助加维和他的团队之后,玩家被指示去钻石城, 在芬威公园的一个定居点,他们在那里遇见了派普·萊特,该市的记者,告诉玩家角色寻找该市的侦探尼克·瓦倫坦,据透露在獨存者抵达钻石城两周前经已失踪。 在找到瓦倫坦后,他们获悉杀害獨存者配偶的凶手康拉德·克罗格的身份和所在地。一路追踪下,发现尚恩在学院,一个被联邦人民所畏惧的秘密组织,位于联邦理工学院废墟下。然后,玩家杀死克罗格并从他的大脑中取出一个控制植入物。在和尼克和派普商量之后,他们去了芳鄰鎮,在那里他们首次遇见约翰·汉考克,自封的屍鬼镇长,得到Amari博士的帮助,一位擅长神经科学的科学家。 博士协助獨存者查看克罗格的记忆,并发现学院使用远程传送作为他们的设施和表面之间的转移手段。在追捕克罗格的过程中,獨存者还目睹了钢铁兄弟会乘坐一艘名为“普利德溫號”飞艇的到来,这是他们的机动飞艇总部。

威脅在後[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在看了克罗格的记忆之后,玩家被指派去发光海 - 介绍前言中核爆炸的起点 - 去寻找布莱恩·维吉尔,一位专门研究FEV病毒的前学院科学家,他逃跑并躲了起来,借他帮助潜入这个隐蔽的组织。维吉尔,现在由于长时间暴露在FEV中而变异成一个超级变种人,提到玩家必须杀死一个学院的追猎者 - 学院最先进的发明之一,旨在比普通人更强、更快、更聪明 - 从它那里得到一个特殊的芯片以便进入学院。一旦芯片被取回,玩家就被引导去寻找鐵路組織,一个秘密组织,致力于把合成人从学院的控制下解放出来,让它们在联邦过上正常的生活,因为其组织的一位成员,工匠汤姆,能够解码芯片并获取学院用来传送的频率码。

睽違已久的會面[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然后玩家返回到维吉尔处,维吉尔给了他们一个设备的蓝图,这个设备可以操纵学院分子的分子传送机的频率。在找回蓝图后,玩家必须寻求三个派系之一的帮助:义勇兵,铁路组织,或兄弟会。一旦设备完成,玩家就会潜入学院寻找他们的儿子。在找到一个以年幼尚恩为基础的合成人后,发现真正的尚恩是在2227年被绑架了,在獨存者脱离低温睡眠前60年,垂垂老矣的尚恩,已经成为学院的理事, 圣父。

人類的命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獨存者將面臨一個決定聯邦命運的選擇:從剩下的三個勢力裡選一個與學院進行對抗。鐵路會摧毀學院,解放合成人,兄弟會會毀滅所有合成人與學院,義勇軍則會出於保護聯邦摧毀學院(且如果兄弟会与玩家敌对) 。當然,玩家也可以選擇幫助尚恩摧毀鐵路與兄弟會(義勇軍可以說服加入)。任何一個選項都會導致尚恩的死亡,可能是由於他的癌症,也有可能是獨存者親自動手。

在最後的最後,合成人尚恩將獨存者稱為父母並問獨存者他能否和獨存者一起在​​聯邦安一個家。如果獨存者同意,他會給獨存者一個來自真-尚恩的全息卡帶。玩家選擇的勢力將會影響卡帶的內容,在卡帶的最後,尚恩會請求獨存者看在自己從未和獨存者一起生活的份上給合成人尚恩一個機會。獨存者在這一切完成後會說一段話:“這不是我想要的世界,但我卻置身其中。"而獨存者已經準備好面對前方的一切因為他知道"戰爭,戰爭從未改變。"

註釋[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輻射3的独行一样,独存者的封面画像也是一人一
  • 這是辐射系列遊戲中第一個完全配音的玩家角色 。
  • 与以前的游戏不同,角色自定义是在没有滑块选项的情况下完成的。在游戏的开始部分,角色站在镜子前,用光标改变面部特征。在做出改变时,配偶站在獨存者的身后,对改变做出评论。如果玩家決定變性,角色的配偶就會走到鏡子前。
  • 一旦性別確定,其配偶就會變成NPC。
  • 在捏脸界面玩家可以选择一个孤旅者的发型,這是向輻射3孤旅者致敬。
  • 独存者捏的脸将会影响尚恩的形象,尚恩的瞳色会与玩家保持一致,肤色则会由独存者夫妇共同决定。
  • 嘎抓可以用名字来指代玩家角色,因为贝塞斯达已经记录了1000多个流行名字供游戏中使用。这包括真名和逗趣的名字。[3] 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份名单
  • 独存者可以选择与他们的许多人类同伴共度浪漫,除了迪耿。此外,幸存者可能会与一些合成人共度浪漫,如居里丹斯,以及尸鬼汉考克[4]
  • 男性独存者的默认角色构建名为Nate,女性独存者的默认角色构建名为Nora
  • 独存者是第一个生活在战前时代的玩家角色
  • 在游戏发布之前,男性独存者的通用默认名字是霍华德先生。这是因为贝塞斯达软件工程总监托德霍华德在贝塞斯达的第一次E3演示中使用了这个名字。
  • 儘管官方給主角的稱號是獨存者(Sole Survivor),但遊戲中普遍出現對你的稱呼只有一個,即避難所居民(Vault Dweller)。然而,他们有时称自己为“唯一的幸存者”,尤其是在81号避难所。
  • 如果有人让戴瑟蒙娜为獨存者选择一个铁路代号,她的选择将是“流浪者”,一个可能的参考,辐射3獨行者,或在钻石城电台播放的歌曲“流浪者”。
  • 在開局時如和狗食碗對話, 独存者會感嘆 "狗就這麼丟了", 證明在大战前他們曾經養狗。
  • 和配偶之間的對話暗示尚恩是在公園做愛懷上的。 当Nate建议去公园时,Nora讽刺的回答是:“哦,对。公园。与你。因为我想再次怀孕。
  • 有趣的是,如果在交谈中跳过对话,他们可能会听到独存者咕哝着讽刺正在交谈的NPC,而不是仅仅“嗯”和“好吧”—例如,他们可能会在与尼克·瓦倫坦交谈时说“好帽子”,当和普雷斯頓·加維对话的时候叫“民兵,耶稣”,或者和墨菲老媽对话的时候叫“啊,老人”。
  • .玩家的性别可能会有不同的对话,比如在某处与普雷斯顿·加维对话时加维会说“好傢伙(guy)!”,女性角色会有一个选项: “嗯……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但我不是一個傢伙(a guy)”
  • 独存者是年龄最大的辐射系列主角。
  • 远港迪马会对独存者是否为合成人提出质疑,答复可以从完全否定到渐渐接受。
  • 由于尚恩也活了下来,独存者实际上并不是111避难所的唯一幸存者。
  • 独存者在一些场景会提到另一半的名字,比如说记忆保管库里“诺拉/奈特……我不想再看一次了……”。
  • 在与罗杰·瓦维克对话时,独存者会想起一些在波士顿长大时的经历。

著名语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Everything can change in an instant, whether or not you're ready. This wasn't the world I wanted, but it was the one I found myself in. This time I'm ready. Because I know... War. War never changes."
  • "I'll find who did this. And I'll get Shaun back. I promise." (To their spouse's corpse.)
  • "I'm calling it right here. This world can officially bite my ass."
  • "In 100 years, when I die, I hope I go to hell just so I can kill you all over again you piece of shit." (Right before the confrontation and fight with Kellogg)
  • "It was just me and a thousand guinea pigs. They turned... Carnivorous." (To Piper)
  • "Let's go, pal."
  • "Ready to fuck some shit up?"
  • "It's good to be back."
  • "Look dumbass, that's not how baseball was played." (To Moe Cronin)
  • "Goddamn it you mercenary motherfucker. Where. Is. My. Son?" (To Kellogg)
  • "Commie bastard! You destroyed my country! Die!" (To Captain Zao)
  • "Eddie! It's me, your old pal, Shamus/Marie McFuckYourself!" (To Eddie Winter)

出现作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獨存者只在 《异尘余生4》中出现。

  1. Nora: "You're going to knock them dead at the Veterans' Hall tonight, hon."
  2. GameInformer: August 2015 edition, page 48
  3. Lengthy Look at QuakeCon: Page 1, paragraph 7
  4. VG247 Only human companions can be romanced in Fallout 4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