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title-FO2.png
Gametitle-FO2.png

放逐者回憶錄(英文:Vault Dweller's memoirs)是輻射2的用戶指南。由放逐者親筆所寫,記載了放逐者離開13號避難所到發現阿羅由的歷史記錄。就目前而言,這是除了輻射續作本身中的一些參考文獻之外唯一可知的信息。

抄本

Transcript.png
Fo2 Manual Mad Max.png
年紀大了的好處之一是可以在適當的時候倚老賣老,按自己的想法辦事。前不久,這個阿羅由的新首領(在我歸西之前,他們暫時不願接受「長者」的稱號,說是為了表示對我的尊重)希望我能「記錄下自己一生的經歷,為部落的後代提供學習的典範」。呸!他們需要的知識只存在於血與淚、愛與恨之中,而不是一些寫在紙上虛無縹緲的文字,不過他們的想法並沒有錯。為了讓他們開心,我把我覺得重要的事寫了下來(關鍵詞是『我覺得重要的事』)。


他們希望我寫一本回憶錄,好吧,我會寫的,但就像歌里唱的那樣,我會用我的方式寫。我已經夠老了,所以我會我行我素。

那場戰爭
我對大戰大戰知少甚少,但事實上這不重要。許多人都死在了原子彈爆炸,幾乎毀滅世界的那一刻。如果你不知道什麼是原子彈,那就想像一個最糟的東西,原子彈比那還要糟。

避難所
就如同所有部落最早的居民,我來自地下避難所。在核戰爭爆發以前,美國政府曾經動員全民備戰,數以千計的城鎮進行了規模浩大的掩體挖掘工程,他們開山鑿洞,用金屬和石塊修建地下避難棚,這些巨大的地下掩體就是所謂的地下避難所,它們有的靠近城市,有的地處荒野,堅厚的外殼使它們足以抵禦核武器的輻射和衝擊波。就像你可能猜到的那樣,戰爭來臨之前你的祖先成功逃到了避難所,準確來說,13號避難所
在許多代人的時間裡,你的祖先們和我的祖先們一起在避難所中生活。就像他們想的那樣,離開避難所太危險了。他們在地下種植食物,淨化飲用水,回收垃圾,工作、學習、閱讀、睡覺,不斷繁衍……他們漸漸習慣了這種穴居生活,甚至已經忘卻了地面的世界。我出生即為孤兒,是這個避難所的第三代居民。我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是這個社區(和一個機器人)把我拉扯大的。不過一切倒也過得無憂無慮,直到有一天,13號避難所用來生產飲用水的淨化晶片突然損壞,而其他所有的備用部件要麼找不到要麼也已破損,沒有這塊淨化晶片,整個避難所就會腐爛,發臭,最後消失在漫漫黃土之中,因此,必須派人到外面的世界尋找新的水淨化晶片。

監督把我這個年齡層的所有健康公民都召集在一起,讓我們抽稻草決定由誰去完成這個危險的任務,結果我抽到了最短的那根。如果命運沒有讓我抽到也就不會有這麼多故事了,對嗎?

第二天我就離開了避難所。

外面的生活
我最開始的幾天可以說是過得非常悲慘的。我險些喪生於兇猛的怪物手中,那些異形老鼠對人類的肉原來更感興趣。
手上唯一的線索就是另一個避難所的位置,15號避難所。我在沙漠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幾天最終遇上了一個小型的聚落。我在那裡停留以尋求幫助,了解到那座小鎮名為「沙蔭市」。我幫助了他們,他們也熱情地向我伸出了友愛之手。我明白了一個事實:只有與其他人一起合作你才有生存的機會。我的確贏得信任,來自沙蔭市的兩位重要市民,坦蒂和她的父親亞拉德什

在他們的知識,以及一位名為伊恩的男人幫助下,我持續往15號避難所邁進。準確地說,是15號避難所的遺址。這片焦土已經被時間、風沙和拓荒者蹂躪得面目全非了,15號避難所無法為我的人民提供幫助。 而那個裝有水晶片的控制室也早已被數噸重的巨石永遠地埋入了地下,所以我必須繼續上路了。

在與掠奪者——這些傢伙多年裡不止給我,還給整個部落帶來折磨——發生了一個小問題後,恍惚間我們來到廢墟之鎮。這裡的人們使我明白一個最重要的道理:有時人不得不扮演壞蛋的角色,一味充當老好人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我在「廢墟之鎮」的那段往事有些不愉快的污點,不過我對自己當時的行為並不後悔。我在那兒最大的收穫是收養了一條無家可歸的,牠也成為了我忠實的夥伴。直到現在我仿佛還能聽見牠見到我時那快樂的叫聲。

廢墟之鎮是一座商業都市,到處都是商人(和叛徒),但那裏沒有水晶片。但我還是沒有絕望,因為我還有時間來拿到晶片並回家,但我必須繼續上路了。幸運的是,他們把哈勃城的具體方位告訴了我,廢土上最大的一座城市。

哈勃城比廢墟之鎮和沙蔭市加起來還大。就算塞進一座避難所也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但中心城的人們都了無生趣,那裏就是座同樣荒涼的地方。但讓我的心情稍微舒緩了些的是,我僱了些商人去給13號避難所送水。 現在回想起來,這可能是一個錯誤,但我當時還對文明中的廢墟中潛伏著的邪惡一無所知。 一個小小的線索使我找到了屍鬼的城市所在,這是一個被稱為大墓地的地方。在那裏我遇到大量的變種人,他們裝備著不知打哪來的強大武器。在與他們的戰鬥中,伊恩丟失了性命,一個超級變種人用噴火器從背後把他燒死了。伊恩的血沒有白流,我們終於找到了被埋在城市底下的水淨化晶片。在我返回13號避難所的路上,我的腳步輕鬆了些。

家的敵人
監督很喜悅看到我平安回到避難所,以及我手中的水淨化晶片,當我談到超級變種人時,他開始擔憂起來。直到此時,我才發覺當初對販水商人犯下了怎樣的錯誤。為了順利地將水送迴避難所,不假思索地把這裡的詳細位置告訴了他們,現在外面的世界都知道了13號避難所的存在了。少了匿名在外的保護,避難所很容易被毀掉。15號避難所的命運顯然沒讓我記取教訓。監督交給我一項新的任務──尋找超級變種人的總部並徹底消滅這些危險的敵人。我又一次離開了避難所,不過這一次我的心情十分平靜。現在回頭看看,我本應明白避難所的監督和其他居民打發我出去的真正用意。

我回到哈勃城尋找線索。經過幾天的明察暗訪,這個擁擠匆忙的大都市終於向我暴露了它最隱秘的核心──一個龐大的地下犯罪集團。那裡的傢伙以為可以利用我為他們的組織服務,可惜他們打錯了如意算盤。從他們手中我救出了鋼鐵兄弟會的一個年輕人。有些惹麻煩的傢伙想阻攔我,但在離開避難所後,我已經學會了不少生存技巧。

離開那裡一段時間對我再好不過了。我長途跋涉來到兄弟會,希望加入他們的組織以便接近那些重要情報。他們告訴我在加入他們的組織之前必須完成一項任務以證明自己的實力。想著這應該對我來說算不上什麼難題,我當場答應並前往他們稱作閃耀之地的地方。直到那時我才真正體會到傳說中核戰爭的恐怖。整個兄弟會看見我完成任務活著回來時嚇了一跳,他們如約把所需的資訊和他們一部份的科技知識給了我,他們告訴我那個地方叫白骨之地。路上我繞道來到大墓地看望我的那些老朋友。不幸的是,大墓地已經真正變成了一座死城。所有的屍鬼被屠殺一盡而巨大的變種人在街上徘迴著。我找到一位倖存者,他告訴我在我離開後不久這裡就遭到了變種人的攻擊,臨死前他對我說變種人部隊正在四處尋找純種無汙染的人類以及一位特定人士,顯然我完美的符合以上敘述。復仇的怒火把我的心撕裂,我的雙眼迸出了可怕的火花,我一步一步向白骨之地邁進。

主教

Fo2 Manual Master standoff.png

白骨之地位於洛杉磯這座戰前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中,無邊無際的建築物在烈日下躺著,沒有一絲風吹入這個死亡之城。

我在白骨之地發現許多敵人,也找到了一些朋友。我只在迫不得已的時候才動手殺人並對這個可怕的仇敵了解得越來越多。

在地下深處,我找到了這個躲在超級變種人和異形部隊後面的邪惡魔頭。在一間黑暗的廢棄避難所裡,牆上掛滿許多了人類的肉體,垂死者的尖叫聲迴蕩在大殿之中,在這裡,我發現了許多邪惡的怪物和變種人。

我殺死一名衛兵,穿上他的衣服,以躲開畸形怪物的例行搜查。進入避難所的底部後,周圍的景象越發令人髮指,牆上嵌著一具具血肉模糊的軀體,而這些血肉居然是活的,並且能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存在。

沒過多久,我就目睹了天地間最駭人的一幕,至今想起來仍有些心驚肉跳,我不想把這一幕寫下來,你們只需要知道,當我離開時,這頭野獸已經永遠地從人間消失了,主教的大軍也已經作鳥獸散。

培養槽
不過我的任務僅僅完成了一半,眼下還剩下一樣工作。教主過去把健康的人類抓起來送往大缸,在那兒,他們被浸入一種叫FEV的液體之中,最終轉變為龐大的畸形變種人。

為了防止出現另一個野心家繼續生產這些可怕的變種人部隊,我必須徹底摧毀大缸。幸運的是,兄弟會的朋友們為我帶來許多重要線索,使我很快就找到了它的位置。闖入培養槽區後,與變種人和機器人展開戰鬥。但沒有人可以阻擋我的步伐。我有一個任務。我有個目標。我有一把很大很大的槍。那裏也是狗肉倒下的地方,牠成為了強大的能量力場下受害者。我很想念那隻狗。那天我摧毀了大缸。最後我聽到的是,那裏的一切已經化為碎片,消失在無邊的沙漠之中。

重返故里
當我回到13號避難所的時候,人們並沒有把我當作英雄般接待。監督在避難所的拱形門外與我交談,說感謝我為避難所所做的一切,但他已經無法再信任我,因為我會把外界的殺戮之氣傳染給其他居民。他高度評價了我的種種戰績,然後希望我從現在起立即消失。混帳東西。

所以,我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周和幾天對我來說都非常困難。我在避難所外交到過幾個真心的朋友但他們死在了跟隨我的旅途中。現在,我的親人把我一腳踢了出來說還說我不能再回去。我尖叫。我哭泣。 慢慢地我意識到監督的決定可能是正確的,我已經改變了許多,避難所之外的世界是殘酷的,完全不同於避難所內部那種封閉的平靜。但我從未原諒他對我所做的一切。

我在荒野中過著孤獨流浪的生活,可是我從未遠離自己的家鄉。也許我想回去,逼他們讓我進去,或者哀求他們帶我回去。幸運的是,我並沒有跨出這一步。我找到了一些可憐的傢伙——那些為我的遭遇打抱不平,並決定離開避難所加入我行列的人。不過他們長對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要是沒有我的幫忙他們可能早就死了。

我們決定遷往遙遠的北方,遠離避難所,遠離原來的歲月。慢慢的,我教會了他們過去的經歷所教會我的事。而我們一起學會了如何發展繁榮。

部落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散漫的團體變成了一個部落,我與其中的一個人遂入愛河,就像我們部落的所有族民一樣,我們組建了一個家庭。

我們在大峽谷的懸崖邊上,建立了阿羅由。這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小窩,是我們多年辛勤勞動的回報。我們可以派探子重返避難所,去幫助那些和我們想法類似的人,但這項活動逐漸停止了。我們已已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常常想著13號避難所現在怎麼樣了,以及其他,但我沒時間再去探索一次了。

我把積累的所有生存技巧都教給了自己的村民,打獵、種田等養家餬口的能力。機械、科學等建設家園的知識,還有用以捍衛自己的各種戰鬥技能。

我和我的愛人領導著這座村落和整個部族。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部落日益強大起來。但凡事總有盡頭,我的兒子和女兒們現在已經成為領導人。我確定部落會在我們孩子的領導下繼續發展壯大。

我的愛人幾年前殞命,這幾年我沒有一天不在思念著帕特的容顏。每當我望著我的孩子們時就會想起她親切的微笑。這段經歷是我留下的所有遺產,給我的孩子們,給我的後代,給所有部落的人民。這就是我的故事,而我將永遠銘記他。

-流浪者

Fo2 Manual Wanderer.png


幕後

台詞中「但隨著這首歌的發展,我會按我的方式去做」提到的那首歌我的方式是由保羅·安卡寫的,弗蘭克·辛納特拉成名。

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均在CC-BY-SA许可协议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