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Mbox cleanup
此条目可能需要进行清理,以符合辐射维基的质量标准。
请尽量协助改善这篇条目。</div>
 
Gametitle-FO76
Gametitle-FO76
在美國,他們是總是在最前線面對危險:消防員,警察和醫護人員,為整個社區無私奉獻。 炸彈落下來後,他們組成了應變同盟。他們的宗旨–互相幫助...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Fallout[2]

應變同盟是在戰後阿帕拉契志願救災與照護的志願者組織,致力於幫助當地社區生存,至2102年時已毀滅。However in 2103 when people began returning to Appalachia, people like Heather Ellis began reviving the Responders.

背景编辑

在美國,他們是總是在最前線面對危險:消防員,警察和醫護人員,為整個社區無私奉獻。 炸彈落下後,他們組成了應變同盟。他們的宗旨–互相幫助...無論付出什麼代價。[3]

核戰過後,阿巴拉契亞地區的緊急救援組織動員起來幫助他們的同胞。應變同盟成為政府的一部分,是危機的緩解者。應變同盟為有需要的任何人提供了必要生存訓練。生存和安全在戰後至關重要,他們拚盡全力幫助一切需要的人。其目標包括幫助度過了核戰的戰前居民與戰後出生的核二代。他們在西維吉尼亞州設立了許多地點,以期建立法律和秩序的象徵。[4]

雖然大戰中損傷甚微的查爾斯頓鎮成為阿帕拉契的重建中心,但應變同盟仍被視為第一順位的應變組織。雖然應變同盟盡可能的協助災民重建家園,但物資與人力的缺乏讓他們必須拒絕某些非第一要務的請求。其中包括了歡樂谷滑雪渡假村的倖存者,也就是之後的著名掠奪者:大衛·索普與其情婦羅莎琳·傑佛里斯所組成的團體,事後證明這是一個代價高昂的錯誤。[5]

第一次打擊 编辑

在2082年,應變同盟發現了由羅莎琳率領的掠奪者團體並迅速地將其擊潰。羅莎琳受傷並與其他掠奪者一同被俘虜。當時應變同盟已然在多數城市運作並以此為契機開始對抗掠奪者。應變同盟試圖與大衛·索普達成協議,用永遠的離開阿帕拉契為代價來換取囚犯,但他們錯了。在2082年的聖誕節早晨,喪心病狂的大衛·索普誤以為情婦已死並使用從鋼鐵兄弟會偷來的胖子核彈炸毀了薩默斯維爾水壩[6]

在那之後應變同盟幾乎損失了所有的房屋、物資與同伴。儘管遭受如此折磨,他們還是活了下來並遷移至摩根鎮[7]

重建编辑

儘管遭受毀滅性打擊,應變同盟也不曾放棄。遷移至摩根鎮的決定是個意外的大獎,在剋制了當地的幫派騷擾後,他們將基地設在摩根鎮機場,並與大彎山的掠奪者們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並在此與自由邦和鋼鐵兄弟會取得了聯繫。他們甚至擴展到了平林鎮[8]並重起了該城鎮的老舊設施以生產糧食與提供安全保障。[9]

手上所取得的糧食、藥物和其他物資經由橫跨[[野人嶺的商隊,成為他們與自由邦與鋼鐵兄弟會發展關係的基礎。在查爾斯頓覆滅四年後的2086年一月,他們來到其影響力的巔峰。隨著亨特斯維爾的變種人被他們和鋼鐵兄弟會的聖騎士-塔格力率領的動力裝甲部隊殲滅後,應變同盟與鋼鐵兄弟會結盟了,在兩者的合作下巡邏隊甚至壓制了野人領上那些尚未被秘神會殲滅的幫派。[10]

但事情並沒有順利下去,英克雷在核戰中躲藏起來並爆發了小型內戰。而代理總統托馬斯·埃克哈特決定採取行動,通過在阿帕拉契亞山脈上釋放輻屍獸並啟動解放者機器人的生產系統,迫使自動安全系統提高DEFCON等級。破壞派系的內戰使輻屍獸失去控制,其迅速蔓延至紅莓沼澤,並開始向鄰近地區進發。輻屍人的外表與他們散播的瘟疫讓倖存者們都震驚不已。而應變同盟決定進行反擊,利用梅洛蒂·拉金和兄弟會逃兵漢克·麥迪根的經驗,組織了一支名為焰息隊的特殊戰鬥部隊,以訓練和組織精銳的戰鬥人員。他們將面對廢土的恐怖,保護阿巴拉契亞山脈以西的土地免遭輻屍化。[11]

錯誤的判斷编辑

但是,應變同盟誤判了輻屍獸的威脅。實質領導人瑪麗亞·查維茲不相信輻屍獸的威脅如兄弟會形容一般嚴重,亦對他們日益增加的要求與軍事化的管理感到厭煩。幾年前雙方建立了一個堅定的盟約,但到了2095年3月12日,當兄弟會要求提供艾米·克里的資訊後迅速瓦解了。雖然在查維茲的讓步下化解了眼前的威脅,但兩方關係也永久性的惡化了。[12]同年8月,兄弟會覆滅,應變同盟必須單獨面對輻屍獸的威脅,此時戰局已經無法逆轉,距離人類逃離阿帕拉契也只是時間問題,但為了逃離野人嶺的輻屍獸與輻屍人的掠奪者來到原古森林後卻毀滅了包括平林鎮在內的應變同盟都市。

應變同盟意識到了他們錯誤,但AVR醫學中心對輻屍病的疫苗研究早已為時已晚以致無法完善的保護焰息隊。到了2096年9月,雖然所有零件已經到齊,但因為輻屍人持續的襲擊而造成的通訊中斷使得哈德森博士無法完成開發。一個月後,焰息隊進行了封閉大彎山隧道的行動以為人們爭取時間,但在輻屍人的攻擊下失敗。漢克·麥迪根這邊也是,他試圖完成先前與失聯的自由邦合作的輻屍人預警系統,但被掠奪者抓獲並殺死。2096年11月7日,摩根鎮遭受大量輻屍人攻擊,無人倖存。應變同盟覆滅。[13]

現狀 编辑

By 2102, nearly all of these locations have been overrun by mutants or were otherwise lost, leaving behind a plethora of artifacts and functional equipment for dwellers emerging from Vault 76 to pick over and use to rebuild civilization again.[4]

However, about a year later, in 2103, as people came back to Appalachia, Heather Ellis, who had returned with the Settlers, moved to Flatwoods, discovered the history of the Responders, and decided to revive the group and their efforts by becoming one herself, continuing to live in Flatwoods with her dog Chloe and sporting the Responders paramedic jumpsuit to show her support to revive the group. Another girl, Tiffany Brantley, decides to join the elite Fire Breathers and is with Vendor bot Mack and the firefighter Protectrons at the Charleston Fire Department, already suited up in her Fire Breather uniform.

組織编辑

Photo responderleaders

Responder founders: from left to right, Jeff Nakamura, Maria Chavez, Melody Larkin, Sanjay Kumar

應變同盟有一個散落各處並平等的組織,旨在滿足他們所幫助的人的需求。應變同盟總部和附近的農場之間建立了定期啟動的補給火車,並派了全力保護他們的成員,例如傑瑞·艾伯納西。為了對緊急情況快速做出反應,應變同盟還建立了一個應變小組,該團隊由Felix O'Dell培訓,由德瑞克·卡索爾(警衛和護送),薇若妮卡·張凱文·特雷傑(現場醫療人員)組成。[14]

在最初的幾年中,應變同盟基本上是在其既有的指揮鏈(警察,醫護人員,消防員等)的指揮下進行活動,無視查爾斯頓緊急政府對他們進行領導的企圖。但是,這種早期的架構還未統一,需要大量的智慧和手段以防止組織瓦解。在不到一年後,這個問題就暴露出來了。當時,應變同盟正努力應對梅菲爾德對摩根鎮的殘酷統治的問題。在他命令警察向叛逆的辦難所科技大學學生開槍並實行強制性宵禁後,梅洛迪·拉金意識到繼續動作將會分裂執法人員與一般民眾。[15]

諷刺的是,大衛·索普摧毀薩摩維爾大壩的舉動鞏固了應變同盟的領導層,並迫使其改革為效率更高,更統一的結構。在將組織遷至摩根鎮機場之後,其本身得到了五位資深成員的有效領導:瑪麗亞·查維茲(高級應變同盟和實質上的領導人),克萊兒·哈德森(首席醫務官),山傑·庫瑪(首席工程師),梅洛帝·拉金(戰鬥教練),和中村傑夫(軍需官)。但是,地位是按功績處理的,資深應變同盟與初級成員一起工作。但焰息隊是一個明顯的例外,根據需要,它在梅洛蒂的嚴格指揮下運作。

階級编辑

FO76 Responders Poster Volunteers Needed!

A Responders poster calling for volunteers

  • 資深應變同盟成員(Senior Responders): 實際上的應變同盟領導,大多是早期的應變同盟成員。
  • 應變同盟成員: 訓練有素的成員,每個成員都有工作,專業和住房分配。應變同盟的工作是幫助所有人,包括志願者和候選人。
    • 焰息隊: 專門在有毒環境下戰鬥的特殊部隊,由梅洛蒂訓練並於灰焚堆中戰鬥。
  • 志工: 接受過自動培訓的人員,他們從自助服務亭享受每週的定量配餐,可以使用Forest Watch和其他Responder通訊,並在官方銷售商處享有折扣。像應變同盟成員一樣,志願者也有工作,專業和住房任務。倖存者通過應變同盟或自助登記亭註冊成為志願者。倖存者和候選人通過參加兩次實驗和/或培訓課程而成為志願者。
  • 志工候選人 :正在接受培訓的人員(無論是自動培訓還是在其他應變同盟成員的培訓下),或者年齡太小而無法成為志願者或應變同盟成員。 13歲時可以晉升候選人。 當候選人被分配住房時,他們不會被分配工作或專業。

分支编辑

焰息隊编辑

主页面: Fire Breathers
由梅洛蒂·拉金領導、戰前消防員與戰後志願者組成的戰鬥部門,目的是在應變同盟成立後探索灰燼堆。[16]他們駐紮在查爾斯頓消防局中。玩家在完成了相關任務後即可成為焰息隊。

平林鎮護理人員编辑

平林鎮護理人員與應變同盟一起提供了許多必需的服務,直至掠奪者將其毀滅為止。

應變同盟警察编辑

玩家在完成了摩根鎮主線任務後可獲得應變同盟警員制服。

  • 摩根鎮警察機構協助進行了摩根鎮機場的大規模防禦,還保護了城市內部的平民。但在輻屍人的攻擊中大部分警察都被消滅了,許多警官被發現變成了輻屍人。
  • 查爾斯頓警察機構-負責維護查爾斯頓市的法律和秩序,在捕獲了掠奪者羅莎琳·傑弗里斯之後,他們與該市的大部分地區一起被消滅了,她的搭檔大維·索普通過偷走了一個胖子核彈並摧毀了薩默斯維爾大壩來報復,即後來被稱為「聖誕節洪水」的事件。

科技编辑

應變同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他們從阿帕拉契的警察,醫療和消防部門回收的現有基礎設施和設備。最值得注意的是,儘管由於機械卡紙和錯誤的程式而使他們變得有些不可靠,但他們擁有龐大的經過重新配置的保護者和眼球機網路,以幫助社區並自動化培訓和人工。山傑·庫瑪和米格爾·卡德拉對於維持並保持其運轉至關重要。[17]

森林守望系統编辑

該系統是作為預警掠奪者、輻屍人與其他危險生物而使用,利用保護者不需休息的特性無時無刻保護著應變同盟。事實證明他們的貢獻遠比想像中大,許多機器人到了避難所居民到來時仍保持堪用狀態。[18][19][20]

外部關係编辑

由於兄弟會試圖招募熟練的應變同盟成員加入,因此雙方之間的關係十分不問定。該組織沒有像兄弟會這樣的前軍事單位所具備的設備或專業知識,因為它們的許多設備都是作為民用緊急服務而來的,這意味著擁有軍事知識的成員既需要也供不應求。像兄弟會一樣,應變同盟也與輻屍人戰鬥,並開始研究針對輻屍病的疫苗,但是他們的努力最終未能實現,有證據表明,在該小組被摧毀之前,仍有一個應變同盟廣播電台在運作。[21]

知名成員编辑

資深成員
物資火車
快速反應小組
森林守望
焰息隊

參加測驗的新人:

一般成員
平林鎮前哨基地
其他

重大犯罪分部 编辑

  • Atkins
  • Smith
  • 高德曼

與玩家的互動编辑

  • 「應變同盟」是玩家離開76號避難所後可能會發現的第一個關於倖存者的痕跡,穿著紅火箭連身褲的志工屍體靠在露台上的一盞燈下。註冊為應變同盟志工是第一次接觸任務的間接部分,在該過程中,玩家被告知要在平林鎮中找到76號避難所的監管人。他們可以使用仍然可用的自動註冊亭,註冊為已認證的應變同盟以啟動止渴優先任務。然後,主線任務會帶領玩家加入應變同盟的精英部隊焰息隊,然後將他們部屬到阿帕拉契中。
  • 應變同盟小販主要位於火車站及其據點。

Appearances编辑

The Responders appear only in Fallout 76.

Gallery编辑

References编辑

Template:Navbox factions FO76

Template:Navbox Wastelanders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