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Gametitle-FO4Gametitle-FO4 FHGametitle-FBG
Gametitle-FO4Gametitle-FO4 FHGametitle-FBG
我是个合成人。合成机器人。全身都是金属零件,没多少紅血球,就这样。

尼克·瓦倫坦是名位於鑽石城的合成人私家偵探以及可招募的同伴。

背景编辑

作為一個不尋常的合成人偵探,尼克·瓦倫坦在鑽石城經營著一家偵探事務所,包含他的助理艾莉·帕金斯。除了有著戰前某位偵探的記憶以外,合成人所具有的天賦同樣對於他的調查大有裨益:他非常擅長破解終端,對於遠距離射擊和近身戰鬥也得心應手。瓦倫坦相信他自己是介於第二代和最新一代合成人之間的原型,那也許解釋了他表現出的極高智商,同時對人類也沒有抱持著與生俱來的敵意。尽管他的出身如此神秘,他依然在钻石城里广受尊重。

起初尼克和迪马都是为了测试合成人能否独立思考的特殊二代合成人。多年來的实验在尼克身上已经加载過很多战前人类的人格,尽管如此,作为唯二的特殊型号,他还是与迪马建立了一种“家人”般的关系。实验本会无尽地进行下去,直到一次迪马没有加载预存人格的实验。这次实验目的是研究没有预存人格/记忆下合成人的意识成长,而且实验很成功,这对合成人兄弟借此逃离了学院。但是学院设法为尼克上传了战前侦探"尼克·瓦倫坦"的记忆,原有的尼克记忆被消除了,以为自己是战前侦探的尼克-瓦伦坦对自己突然在200年后醒来十分震惊,并攻击了“可疑”的迪马。没有选择的迪马只能打晕尼克后离开,在一堆垃圾堆中重新甦醒過來的尼克——僅僅只擁有這些記憶,對於自己的處境一無所知——他感到了極度的混亂和迷茫。當他開始在聯邦的土地遊盪上好幾個星期時,他不得不努力適應他所面對的全新的現實。

在合成人和相關科技還不為廢土居民廣泛所知的時候,大部分人對待尼克的態度是敬畏又恐懼,但是,他最終被一個小聚居點所接納,在那裡,有一名技工為他修好了旅行中所經受的損傷。在這段時間內,尼克和一個叫做「吉姆」的孩子成為了朋友,他們締結了深厚的友情。这里是从他苏醒以来第一个愿意将他作为人类而不是机械怪物接待的地方,但尼克最後還是離開了這個聚居點,在幾年之後,他發現這裡已經被掠奪者所洗劫,居民們則下落不明。

尼克最终来到了钻石城,雖然鑽石城對於學院和合成人有著極深的敵意,但尼克通過拯救了前市長亨利·罗伯特的女兒贏得了他們的尊敬。當時那個女孩跟著一個商隊離家出走,但她不知道那些商人和他們的同伴實際上是綁架集團,(同時,就像所有綁匪會做的那樣)正計劃把她當做人質。尼克是偶然撞到這群人的,那時候他剛剛「蘇醒」,正在聯邦的廢土上漫無目的地遊盪。在意識到自己處在槍口之下,而且可能是這個女孩子唯一的希望時,尼克宣稱自己的身體里有一個即將爆炸的炸彈,同時嘴裡不斷地發出「嗶嗶」的響聲(實際上,這是一個典型fallout式的玩笑,尼克聲稱說他只不過重複著「嗶嗶嗶」),成功地嚇走了這些綁架者。

當市長的女兒告訴尼克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他把她送了回去。在那之後,市長不顧鑽石城居民的抱怨和反對,贈送了尼克一棟鑽石城內的房屋。通過作為一個雜活工,尼克逐漸讓居民們放下戒備心。當他成功地幫忙找到一位被認為已死去的妻子時,他那強大的偵探能力被發掘了出來:尼克發現她只不過是和情夫私奔了。過了一段時間,人們不再要求尼克去做一些修補的工作,因為他發現自己真正的使命是作為鑽石城的私家偵探。

2287年,在一件尋找名為妲拉的女性綁架案件中,尼克在追查過程發現妲拉其實是跟幫派老大瘦子馬龍私奔去了,他被幫派俘虜並監禁在他們位於114號避難所的藏身處。就是在這裡,他遇到唯一倖存者並成功脫身。結束與瘦子馬龍的對峙後,兩人逃離避難所並約在尼克辦公室會面,在那裡尼克接受唯一倖存者的請求,幫助追查他失蹤的兒子。

尼克最终会对僅存者敞开心扉并请求玩家为原先的尼克-瓦伦坦的故事彻底画上句号:干掉爱德华·温特。在找到温特的10张全像卡带后玩家与尼克得以破解出温特藏身处的位置与进入密码。此时的爱德华·温特已经变成了尸鬼并且理所应当地不认识尼克。但是尼克仍然会杀了他,为未婚妻珍妮弗-兰德完成复仇。尼克最后会带玩家来到温特杀害珍妮弗的位置,从此,他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了。

While traveling with the Sole Survivor, Nick finds himself on a case to find the missing daughter of Kenji Nakano (who apparently worked with Nick on a prior case that wound up with Kenji getting shot in the hip). The trail leads to Far Harbor. While on the island, Nick is reunited with DiMA, who is now the current leader of Acadia. Though DiMA is very glad to see his brother again, Nick is reluctant due to not remembering DiMA at all. Upon finding proof of their relationship, the Sole Survivor can convince Nick to accept DiMA as his brother, and the two will occasionally greet each other or chat upon entering Acadia.

尼克·瓦倫坦本尊编辑

尼克·瓦倫坦原本是名來自芝加哥的警探。[1] 他被調往波士頓領導一個命名為「冬末行動」的任務,这次行动的目的是打倒罪犯头子爱德华·温特[2] 不幸的是,温特和他的手下查出了尼克的未婚妻——珍妮弗·蘭德斯的信息并残忍地杀害了她以報復尼克在行動中的參與。[3]

事实上,菸酒槍藥及雷射管理局确实收到了温特与他的手下正在寻找珍妮弗的情报,但为了不放弃调查,他们并没有对尼克与珍妮弗进行保护。[4]让尼克更加绝望的是,他们在调查中发现温特已经与地方檢察官和管理局达成了交易——通过检举其他罪犯来获得豁免。[5]

在核弹落下的几周前温特被无罪释放,冬末行动彻底结束。尼克被命令到C.I.T进行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治疗,而後者為他提供了一次腦波掃描,那也是為何學院有著這位戰前的偵探的一部分記憶和個性。

與玩家的互動编辑

Fallout 4编辑

互動一覽编辑

Template:Interactions FO4

夥伴功用编辑

  • 瓦倫坦可以破解任何難度的終端,只要指引他前往最近的終端即可。取決於終端的困難程度,這或許會花費一些時間。但是,他也有可能會失敗,從而導致終端永久閉鎖。隨著難度的上升,這個幾率也會提升。如果他失敗了,他會離開終端,但玩家依舊有機會嘗試破解。
  • 瓦倫坦不會去破解那些有主人的終端。
  • 即使是剧情中锁定的电脑他也可破解。

玩家行為的影響 编辑

  • 在和尼克·瓦倫坦的交情達到最高的時候,主角可以獲得一個「接近本質」的特技,這允許主角在解鎖終端的時候獲得一次額外的嘗試機會,同時減少50%解鎖失敗後的閉鎖時間。在獲得他的特技前,必須完成他的個人任務等待已久。如果交情達到最高,必須通過完成危險心靈這一任務來觸發等待已久這個任務。
  • 玩家完成主线后他会有一番话。他不支持学院
興趣範圍编辑

Other interactions编辑

  • 不准恋爱。

Fallout: The Board Game编辑

Template:FBG Nick Valentine can be acquired at the shop by any player character that has Charisma. When the player character has him as the active companion and there is an enemy within two spaces, the player character can exhaust him to move the target enemy one space in any direction.

When the player character performs the camp action, he will become unexhausted. However, if there are any active level 3 enemies on the map at that time, he must be discarded.

Inventory编辑

註釋编辑

  • 在前往钻石城之前提前在114避难所见到尼克将会自动触发怪客瓦伦坦任务,在任务结束后会触发一个与尼克的特殊对话。
  • 寻找线索任务后尼克可成为同伴。
  • After Dangerous Minds, 尼克如果被辞退,且在之前被派到别的村庄,他会回到那里,但仍然说“我要回钻石城。”
  • 只有完成Long Time Coming任务才能获得尼克的特技,否则尼克的好感度将会锁死在999。
  • 尽管尼克是剧情中的必要人物,他也有死亡台词,他会说:“不该是这样的……
  • 你不能改變尼克的衣著,他只能穿他的偵探外套。但是,他可以進入動力裝甲,這也許是增加尼克的負重能力的唯一途徑。和其他角色不同,當你解散尼克的時候,他會從動力甲里出來。
    • 尼克的防禦可以被提升。如果主角為獲得的那件褪了色的風衣以彈道纖維作改裝的話,它是可以被尼克裝備的(但不能被脫下來)
      • 這種方式可以为尼克增加防御力,但是换上这件大衣后尼克的金屬右手会被修复,而且看上去还会比左手短一截。Click on him in console and type addItem 0010c3ca to do this.
  • 除了壯壯和處在機器人形態的居里之外,尼克比絕大多數隊友的生命值要高30-40點,這是為了平衡他無法裝備其他的盔甲。同時,作為一個原型體合成人,尼克對於傷害有著25的抗性(約等於裝備了一整套皮甲),同時對於能量也有5的抗性,這為他在戰鬥中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護。這和嘎抓的情況相同,这个防御值随等级稍微升高,但最高也不超过一套好装甲。
  • 尽管尼克是一个早期合成人,体内只有零件,但还是可以用治疗针(毕竟那时候还没有机械包)。
  • 神秘陌生人在VATS模式中出現時,瓦倫坦會說「那正是他,那個陌生人,他去哪了?」或者試著去抓住他。如果主角在他的床底下找到關於神秘陌生人的案件文檔,會發現其中詳細記載了關於神秘陌生人的事件細節,最早可以追溯到輻射1的時間線。(文件會提到一個穿著「相當破舊的外衣」的神秘人出現在了沙漠綠洲,在輻射1中,放逐者幫助了那裡的居民。)唯一的例外是新維加斯,或許是因為這一作遊戲並不是由貝塞達斯開發的。
  • 就像普雷斯頓·加維,當主角和尼克一同旅行的時候,可能會有當地的住民贈送給尼克一些禮物以示感謝,但尼克不會接受,在他的道具欄里也找不到任何東西。
  • 如果將他帶到111號避難所中,面對奈特/諾拉的屍體,尼克會發表評論。
  • 重聚這一任務的最後一部分,尼克有可能會回到派普的辦公室中等待,即使是讓他回到聚居點也一樣。
  • 在使用尼克·瓦倫坦獲得克羅格的記憶後,尼克會以克羅格的聲音和玩家對話,並且以一種愉悅或者聽天由命的語調說「當我有機會的時候,我本應該殺了你的。」或者「你在我的腦子裡發現了什麼?」這或許意味著克羅格的某一部分以某種方式在尼克的身體里存活了下來。在之後的遊戲中,它沒有被體現出來,尼克也不會談論任何關於克羅格的事情,似乎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曾以克羅格的方式講話。當詢問阿瑪麗博士時,她會說有一些記憶的碎片也許會殘留下來,僅此而已。當主角表示尼克可能是有什么问题或者不知道该不该与他同行时,尼克會会有一些失落。
  • 發光海這一任務中,尼克會提醒僅存者務必帶他同行,因為他對於輻射是免疫的。但是,主角也可以帶上其他的隊友前往發光海,他們同樣不會受到輻射的影響,不論種族。
  • 當完成尼克的同伴任務時,在收集到最後一個卡帶前務必讓他脫下動力甲,否則他會一直待在裡面,直到任務結束,因为那个选项被占用了。However, it may be still possible to get him out by trying to "Talk" again right after answering his question.
  • 這裡會有一個隨機的事件,當主角在野外偶遇到一群掠奪者時,他們可能因為認出了尼克而會停止攻擊。他們中的一個會說如果他們一開始就看到了尼克的話,他們就根本不會動手,因為尼克曾經幫助過他。尼克會做出一些尷尬的回應,比如「呃……我很高興你們現在闖出一番成績,不過我們現在就離開了……」
    • This may be a reference to Jim and the first settlement Nick found, implying that the raider was once a member of that settlement.
  • 在官方預告片中,尼克出現在記憶保管庫外頭,在路燈下行走。
  • 危險心靈這一任務中,如果在前往記憶保存庫之前讓尼克返回聚居點,他會直接前往記憶保管庫,在後續任務的進展中,他的行動會被限制在這一塊區域中。
  • 尼克似乎對於古典詩歌有著非常廣泛的涉獵,當他第一次看到普利德溫號的時候,他會引用愛倫坡的《烏鴉》; 而當他第一次看到通用原子購物廣場時,他會引用雪萊的《守望者》; 在玩家问及他在学院的过去时他会引用阿道斯·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實際上他引用的是威廉·莎士比亞 的《暴风雨》,當Miranda遇到其他角色,她說“啊,新奇的世界,有这么出色的人物!” (第五幕第一场), 赫胥黎的書名出自於此。Similarly, if asked about his outfit, he paraphrases Polonius from Hamlet, who in giving advice to Laertes comments 'the apparel oft proclaims the man' (1.3.75).
  • 如果尼克物品栏里有螺丝刀的话他会时不时地拿出来拧一下自己的右手,有香烟的话他会抽烟。
  • 前往阿卡迪亚迪马会向尼克说“能再看到你真好,兄弟”,玩家如果建议尼克接受迪马的話他会说“我也是,迪马”,否则尼克会说“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 如果尼克在核爆时在场,他会引用《薄伽梵譚》“我现在成了这个世界的死神与毁灭者”。這段話曾被原子彈之父奥本海默用在第一次原子彈試爆。[6]
  • If sent to Old Longfellow's cabin, 他会在 Far Harbor 外围散步。
  • The Brotherhood of Steel will insult Nick on random occasions, who will respond in kind. In addition, Elder Maxson 会问为什么和"那东西"在一起。 但钢铁兄弟会不会因此与玩家作战,这和 Danse 情况不同 if the Sole Survivor convinces Maxson to let him live and in exile during Blind Betrayal.

有趣的台詞编辑

  • "Hey, chin up. I know the night just got darker, but it won't last forever."
  • "你會驚訝於有多少人被我騙,以為我只是一隻得了病的屍鬼。"
  • "If it isn't my favorite former icicle."
  • "Well ain't that a blast from the past."
  • "你覺得誰實際上贏得了這場戰爭?沒有人,我猜。"
  • "當你敲敲打打的時候我要運行些自檢程序,你自便。"
  • "總是有案件等著解決。"
  • "你惹錯合成人了,混蛋。" – 在找到舊金山豔陽雪茄時對尼克冷嘲熱諷時。
  • "我告訴他們我被控制了,馬上就會爆炸,然後我就開始『嗶,嗶,嗶』。整個營救行動最難的部分就是在他們擠來擠去急著逃難時還要憋住不笑出來。"
  • "You good to keep going? I don't sleep or eat or anything like that. But if ya need to, you do it."
  • "And that's how they put Nick back together again." – When stimpaked. A clear reference to Humpty Dumpty, the nursery rhyme.
  • "如果你發現了我腿的碎片,你能把它們給我撿回來嗎?" – 當尼克遭遇到爆炸的時候。
  • "我實在說不准你的瞄準是好還是差,或者兩者都有,別這麼做了。" – 當玩家試圖朝著空氣射擊的時候。
  • "更多的樓梯?到底是誰修建這該死的避難所?健身教練?" – 在怪客瓦倫坦任務中。
  • "想想看瘦皮馬龍是會變得更輕還是更重?他的身上開了這麼多洞,但是子彈也會增加一些重量……" – 在怪客瓦倫坦任務中殺了瘦皮馬龍後。
  • "Every scumbag in the Commonwealth is going to know our names."
  • "所以,你要泄露我們的小秘密了?" – 當同意幫助聖騎士丹斯後。
  • "我的天哪。你看到上面的那個飛碟了嗎?沒有人能活下來的,我猜我們應該去確定一下……" – 在看到UFO墜落之後。
  • "你真的沒辦法體面地坐在蹺蹺板上。" – 在穿過兒童娛樂設備之後。
  • "It's not easy to do the right thing for something that seems so evil, but everyone deserves their fair chance." – After returning the pristine deathclaw egg to its nest during The Devil's Due.
  • "凝視著幽深的黑影,我長久矗立,無比驚懼。" – 第一次見到普利德溫號時(出自愛倫坡《烏鴉》第五節第一句)
  • "Flying that ship into the heart of the Commonwealth. Mark my words, the Brotherhood's here to start a war." – After the Brotherhood of Steel announces their arrival in the Commonwealth.
  • "好吧,希望你今天也過得開心。" – 當鋼鐵兄弟會的騎士將尼克稱為一個噁心的東西時。
  • "我說那不會是……哦,哦,對不起。" – 當看到奈特/諾拉的屍體時。
  • "I am become death, the destroyer of worlds..." – A quote from the Bhagavad Gita, famously referenced by Robert Oppenheimer, if the Sole Survivor completes Cleansing the Land with Nick as a companion.
  • "My name is Mister Handy, tidier of things. Look upon this room I said I'd cleaned, and despair." – A reference to Percy Shelly's Ozymandias, heard upon entering the General Atomics Galleria with Nick.
  • "I've been wanting to say that since we first met that guy." – When telling Allen Lee to shut up.
  • "Time to make our exit." – After triggering Division in the Nucleus.
  • 撿垃圾的時候:
    • "你有收集癖好還是什麼?"
    • "我對你的品味實在難以認同"
    • "好吧,如果你要拿的話。"
  • 在見到神秘陌生人之後:
    • "那就是他,那個神秘陌生人!他就在這裡!他去哪了?"
    • "他剛才就在這裡,你看見他了,對吧?"
    • "你!站……該死,他消失了。"
    • "什……這個陌生人,就這麼從我們的指縫中溜走了。"
  • 評論地點:
    • "So, pharaohs set up franchise way out here?" – When arriving at the Sentinel site.
    • "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才能繪製出這些藝術品?" – 當進入皮克曼畫廊後。
    • "坐著一架兩百年前的飛機兜來兜去?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 – 當進入飛鳥後。
    • "I don't know what I find more disturbing...the fact that there's a ship lodged in that building, or that there's still a ship lodged in that building." –  When on board the USS Constitution.
    • "81號避難所,世界上最友好的避難所。因為在這裡他們不會一見面就開槍。" – 在進入81號避難所
    • "Even good people do crazy things when they're scared. Ought to be Diamond City's motto." – When entering Diamond City.
    • "This is one grim locale." – When approaching Croup Manor.
  • 當尼克和其他的隊友交換的時候:
    • 丹斯:「丹斯。」 對方回覆: 「瓦倫坦。」(在丹斯个人任务前对话更加仇恨)
    • 漢考克:「你們兩個別在外面惹事。」 對方回覆:「拜託,尼克。做不到的事情我是不會給你保證的。
    • 嘎抓:「別讓他欺負你,嘎抓。」 對方回覆:「這正是我想要的,瓦倫坦先生。
    • 普雷斯頓·加維: 「你們兩個會為聯邦的未來帶來驕傲。」對方回覆:「我們正在這麼做,先生。
    • 居禮:「你們兩個小心(watch yourself)一點。」對方回覆:「喔先生,我們不比對(watch),我們觀察(observe)。」(引用自福爾摩斯辦案記中波希米亞醜聞的對話。)
    • 凱特: 「和凱特一起出去?真的?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對方回覆: 「親愛的……你臉上好像有東西耶。哦,是你的皮膚啊,是不是該去看看皮膚科了?」
    • 迪肯:「嗯,迪肯,你們兩個一起……會做正經事嗎?」對方回覆: 「尼克,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迪肯的對話沒對上字幕,實際上他是說"尼克,我連你講的任何一點細微的(暗示)都聽不懂")
    • 壯壯:「喔,大傢伙,不要吃這個,可以嗎?」對方回覆:"輪不到機器人告訴壯壯該做什麼。"
    • 派普:「膽子不夠大還不能跟著派普一起旅行呢,我可是知道這點的。」對方回覆:「尼克,你真會說話。
    • 麥奎迪: 「所以,你確定你要選那種貨色?」對方回覆:「是啊,能怪他/她嗎?

Appearances编辑

Nick Valentine appears only in Fallout 4.

幕後编辑

  • According to Emil Pagliarulo, Nick was one of the first characters created for Fallout 4, with a design document having concepts for Nick even before the location of the game was finalized.[7]
50 Vault-Tec C.E.O.以下内容基於未經證實的幕後花絮,因而不應完全作正史内容看待。
  • 尼克·瓦倫坦的名字和達希爾·哈米特筆下的薩姆·斯派德類似:斯派德這個名字來自於一套撲克牌,而「瓦倫坦」同樣也是一套撲克牌的名稱,通常在情人節拿來送人,同時它本身associated with a heart-shape (another suit of cards.)。同樣,尼克那黑色電影中經典的偵探形象的靈感同樣以薩姆·斯派德為原型。而他的服裝、容貌和嗓音則明顯參考了亨弗萊·鮑嘉,這位演員曾因塑造了典型的黑色電影中的硬漢偵探角色而廣為人知,其中最知名的是在梟巢喋血戰中扮演薩姆·斯派德。
  • 尼克的形象也可以被認為是受到了2001年電影大都會中派洛的形象影響,他們都有著相似的外貌、服裝、工作甚至是傷口。(尼克身上的破損像是派洛受到了致命槍傷之後的樣子)
  • 尼克·瓦倫坦的說話方式很像廣播劇「喬治大間諜」中僱傭偵探喬治·瓦倫坦(由鮑勃·貝利配音),他在試播集中第一個客戶是溫特先生,後者的死因是一個謎團。
  • The quote "Well ain't that a blast from the past" is a possible reference to the 1999 film, A Blast from the Past; a film relating to a fallout shelter and (as imagined by some of the film's characters) a nuclear war.
  • Nick's appearance bears several resemblances to the character Palmer Eldritch in the 1965 sci fi novel "The Three Stigmata of Palmer Eldritch" by Philip K. Dick. Described as having one mechanical hand, steel teeth, and glowing Jensen (green/ yellow) eyes, it is curious to notice that Nick has all three as well.
50 Vault-Tec C.E.O.關於未經證實的幕後花絮的内容到此作結。

Bugs编辑

Template:Notable content

圖集编辑

References编辑

  1. Welcome home!
  2. Operation Winter's End
  3. Case Closed on Crime Boss Eddie Winter by Mags Veccio
  4. BADTFL regional office terminal entries
  5. We are done
  6. http://www.atomicarchive.com/Movies/Movie8.shtml
  7. The History of Bethesda Game Studios: "It was set somewhere else, and I still have the design doc in my desk, the original design doc. And in that design doc, the one thing, the one holdover is the character of Nick Valentine. He was conceived even way back then, he was like the first character they came up with."

Template:Navbox characters FO4

Template:Navbox characters FBG Template:Navbox Diamond C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