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Gametitle-FNVGametitle-FNV DMGametitle-FNV OWBGametitle-FNV LR
Gametitle-FNVGametitle-FNV DMGametitle-FNV OWBGametitle-FNV LR
难的不是找到它,难的是学会放手。

—Elijah on the Sierra Madre

2281年,以利亚神父作为钢铁兄弟会前长老和死錢DLC中主要的反派出现在马德雷山脉。

背景编辑

以利亚是一名异常坚强的人。虽然他患有关节炎、敏达成瘾诱发的偏头痛、酗酒、烟瘾再加上年老的身体,然而他不但还活着,而且身手敏捷,时刻处在战斗警戒状态,并为了重振钢铁兄弟会周游废土。即便最终在马德雷山脉下的避难所里遇上了信使,他也绝不是位吃素的人物。

建立莫哈维分部并掌权 编辑

虽然以利亚身为一名学士,但才華橫溢的他依旧被授予長老一職——這個職務通常只有聖騎士們才有資格擔任,但鉴于他是一名科技天才——任何设备只需看上一眼就能理解其中原理——兄弟会对他给予了破格提拔。他的領導風格劍走偏鋒,不同於兄弟會傳統的搜刮并保存戰前军事科技的簡單做法,他派出了很多学士前往廢土的各個角落去收集任何他想要得到的技術。他不仅搜集战前旧科技,还主张要发展新科技,不仅发展新科技,还要研发在道德层面有争议的武器。这逐渐让兄弟会的大部分成员,特别是其他长老们厌烦他,最终长老们不想再和他多费口舌,于是打发他前往东边的莫哈维,让他在那里建立一个新的兄弟会分部。

事实证明以利亚是一个极端实用主义者,同时还是一名不招人喜欢的长老、心理扭曲的控制狂,他对待手下更像是对待一件装备,要求他们对自己的命令不容置疑。如果对他的命令有所质疑,可就不单单是让他不悦那么简单,而是会彻底激怒他。唯一能和他在工作中友好愉快地相处的只有他的学生维罗妮卡·圣安杰洛学士。以利亚利用自己的地位拆散了维罗妮卡和她的恋人克莉丝汀·罗伊斯,这样她就能跟着自己前往莫哈维。维罗妮卡对此一无所知,而对以利亚神父的崇敬则与日俱增。

长老议会将以利亚派往莫哈维的目的之一就是让胡佛大坝恢复运转,并带回任何有价值的科技。但他当时却被太阳神一号所吸引,说要防止NCR获得其中的战前科技。等到NCR在大坝驻军的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以利亚暴怒不已,说这是“小孩子玩弄炸弹”。于是钢铁兄弟会莫哈维分部开始专注于研究太阳神一号太阳能设施。他们一边专注于研究太阳神一号,一边提防NCR,使得自己完全忽略了范·格拉夫家族——尽管长老议会的命令很明确:回收所有的先进科技。

叛逃 编辑

2276年,兄弟會陷入了與新加州共和國之間的戰爭。以利亚長老實行了代號「裂日」的計劃,直到这时兄弟會的其他成員們才认清他的本性。虽然局势已对兄弟会不利,但以利亚拒絕接受失敗,他瘋狂地想要找到一種能夠打敗NCR的科技。他数次派出圣骑士去搜集这种科技,最終他却发现原来让胜利的天平倒向自己的砝码就在自己眼前——阿基米德II(ARCHIMEDES II)。虽然此时的兄弟会已经处于溃败的边缘,但以利亚相信只要能让阿基米德II运转起来,自己就能扭转乾坤。由於部隊傷亡慘重,首席聖騎士諾蘭反覆申請撤退,以保存所剩無幾的有生力量;但固执的以利亚坚决反对撤退。这时命運女神和以利亚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發射衛星軌道炮的必要裝置——玩具一般的歐幾里德定位器早已失落,他最終還是無法啟動阿基米德系統。他唯一能夠恢復運作的就是軌道防衛系統,這個系統只能在太陽神基地周圍進行試驗點火,對與打败NCR根本派不上用場。

部隊損失殆盡而且得不到任何增援,超級武器的夢幻化為泡影,失敗已成定局。頑固的以利亚不願承認這一事實——他不辭而別,消失在了廢土上,連他最忠實的学生維羅妮卡都對他的去向一無所知。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他叛逃了,放棄了兄弟會。危急之下,首席聖騎士諾蘭繼承了長老的職位,以最快的速度收攏殘兵,撤退到了地堡

實際上,以利亚並未真的放棄兄弟會,也沒有放棄他帶領兄弟會統治整個廢土的野心。他之所以離開,是為了去尋找「舊世界最珍貴的寶物」——那些能夠拯救他們的新技術。在他看來,现在的兄弟會注定会走向灭亡,一切都需要重新開始。為了讓兄弟會浴火重生,他將不惜任何代價。他走遍了廢土的各個角落,从大分水嶺到Ciphers,去尋找他需要的一切。

大山脈编辑

以利亚的運氣不壞,他在旅途中偶然發現了大山脈基地,那裡保存的諸多先進科技令他欣喜若狂。雖然剛進入那裡時他也暫時充當了「智囊團」的俘虜,不過一回頭他就成功地逃走了,這讓那些只剩下大腦的科學家們大吃一驚。在大山脈的廣闊區域遊盪時,他遇到了另一個人類,一個名叫尤利西斯的郵差,由此得知了马德雷山脉的傳聞。在來到小揚子集中營後,他用那裡的戰俘做爆炸項圈的實驗。但是所謂「好奇害死貓」,賭場的傳聞使他魂牵梦绕。终于,他调制好了爆炸项圈和广播电台的信号,准备动身前往马德雷山脉赌场,他那击败新加州共和国的宏伟理想终于要实现了。

可是,过去几年里他在莫哈維廢土流亡時犯下的罪行並沒有瞞過有心人的耳目。兄弟會中负责处理内部事务的強强硬派团体「鋼鐵之環」派出了刺客,其中一員就是維羅妮卡的女友克莉丝汀·罗伊斯。克莉丝汀一直追蹤他到了大山脈。當時他正在與智囊團派出的機器人戰鬥,但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老江湖還是察觉到了克莉丝汀狙擊步槍上瞄準鏡的反光[1],以利亚本能地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不動聲色地繼續藏身在一座塔樓上,一邊用自己改造的特斯拉加農炮與機器人對抗,一邊關注著克莉丝汀那邊的情況。一心盯著目標的克莉丝汀沒有意识到集中營里那些尸鬼囚犯的危險。當她準備下手時,以利亚引爆了那些囚犯的項圈。克莉丝汀從獵人變成了醫學實驗品,被帶到Y-17医疗设施進行医学研究。

除了關閉那些麻煩的機器人,以利亚還黑進了大山脈的電腦主機,燒壞了「8博士」的聲音模塊,並對「O博士」的处理器做了些手腳。由此奪取列車系統的控制權後,他通過遠程遙控將一列火車開進一條隧道,「打開」了一個逃生的出口。他從那個出口踏上了前往馬德雷賭場的道路。改造過的LAER激光步槍和那把特斯拉加農炮被他留在了大山脈,但他帶走了全息步槍、一把高斯步槍和幾個爆炸項圈,還有最重要的——知識,足以使他獨霸整個莫哈維廢土的知識。

为了在远征前做好充足的准备,他把废弃的钢铁兄弟会地堡修整了一番,作为莫哈维废土上的行动基地。为自己成功将藏在马德雷山脉中的科技带回来做好准备。在多次往返马德雷山脉及自己的秘密基地期间,他带回了毒云的样本并及进行了分析。以利亚甚至还想方设法把一台马德雷山脉贩卖机运了回来,供自己使用。一切准备就绪后,他给维罗妮卡留下了一条讯息,以防自己再也回不到莫哈维废土上。

马德雷山脉 编辑

到達馬德雷山脉後,以利亚找到了他所期望的一切——甚至比那更多。在詭異的迷霧籠罩下,賭場一直都維持著原始的狀態,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腐朽。而對於那些可能對賭場造成威脅的不速之客,這些迷霧則是致命的武器。

以利亚雖然已經稱得上見多識廣,但他依然為賭場的自動安保系統感到震驚——刀槍不入的全息影像正是他在大山脈發現的先進技術的完美體現。哪怕只有一個全息影像,只要放到合適的位置,就足以成為一騎當千的單人軍團,沒有任何已知的傳統武器能夠對其造成傷害。但是比起另一件技術: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马德雷山脉贩卖机,威力十足的全息影像系統也要相形見絀。這些機器有點像分子聚合器,吞進賭場籌碼後,對原材料進行加工處理,按照投幣者的要求吐出各種飲料和衣服。

這種技術在戰前就已經部分實現了,醫務人員和建築工們利用這種技術製造出醫療用品和爆破工具。 但以利亚的雄心不止於此,他打算利用這種技術製造出他想要的一切,藉此給廢土居民提供他們能想到的一切奢華享受。他想要創造出一個任何要求都能夠實現的新世界,一個不再有「需要」這個概念的世界——鋼鐵兄弟會將成為這個世界的大腦,而馬德雷山脉就是這個世界的心臟。

現在以利亚遇到了最後一個難題:他无法一个人揭开賭場的地下金库里隱藏的秘密。他俘獲了很多被賭場信號吸引而來此的尋寶者,給他們戴上爆炸項圈,編成小組,逼他們為自己工作,挖掘賭場的秘密,抓捕更多的俘虜,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後來他發現了Dog,一個對「主人」有著強烈渴望的夜行人。以利亚利用這一點輕易地使DOG屈服於他,甚至不需要炸弹项圈,它也会对自己言听计从。他手下的那些俘虜小組們依然有著人性的貪婪。當他們發現財寶時,個個都覺得自己應該得到它,隨後就會互相爭奪、攻擊。有一個小組成功地把以利亚帶到了賭場的心臟位置。但是當那個小組全部火拚完之後,以利亚鬱悶地發現自己一個人被困在裡面了。他對控制爆炸項圈的信號做了修改,增加了一條:只要有一個人死去,所有人都要一起死。由於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繫,以利亚懷疑這會不會就是自己的結局。但是他在很久之前給Dog下達的一道命令產生了作用。Dog按照指令的要求,為賭場抓來了一個帶有嗶嗶小子3000俘虜,能夠與以利亚取得聯繫——以利亚覺得自己終於有希望離開了。

他引導著信使,還有三個戴著項圈的俘虜:他最忠实的奴仆Dog、从大山脉一路追杀而来的钢铁之环刺客克莉丝汀·罗伊斯以及从战前就活着的尸鬼歌手迪恩·多米諾,開啟了马德雷山脉盛大开幕庆典,以便重新打開賭場的大門。當信使循著指點進入賭場的地下室後,將與以利亚這個老狐狸面對面进行对峙。

与玩家的互动编辑

互动一览编辑

此人物开启以下任务:

找到8号项圈:“狗”

找到12号项圈:克莉丝汀

找到14号项圈:迪恩·多米诺

世纪大劫案

任务编辑

  • 找到8号项圈:“狗”:以利亚派玩家去招募狗,它位于别墅区警局
  • 找到12号项圈:克莉丝汀:以利亚派玩家去招募克莉丝汀·罗伊斯,她位于别墅区诊所
  • 找到14号项圈:迪恩·多米诺:以利亚派玩家去招募迪恩·多米诺,他位于住宅区
  • 世纪大劫案:信使将在马德雷山脉金库里面对以利亚,可以将他杀死,将他困住,或是——加入他

结局编辑

Template:Transcluded {{#lst:Dead Money endings|Elijah }}

以利亚在和信使的战斗中被杀:
以利亚在金库里穷途末路,他在和信使的一对一对决中倒下了。如今他伴着弗雷德里克·辛克莱,一同尸横永不见天日的金库里。
以利亚被锁在金库里
被马德雷山脉的希望所引诱,以利亚再也无法逃脱。一旦踏进了金库,赌场就不会放手。当以利亚最终葬身于此,赌场创造了一个新的全息影像,同其他鬼人一起游荡在赌场中。这是一个向另一位死者致敬的战前编程。取形于以利亚,它背负了一种新的意义。一个能让逝者也重新开始的机会。

装备编辑

服飾 武器 其他道具 死後身上
以利亚神父的长袍 高斯步枪* [[治疗针 (Fallout: New Vegas)|治疗针]
微型核融合电池
-
以利亚带着两把高斯步枪:一把普通高斯,在被击杀时会掉落,另一把是NPC专用版本,如果普通版的被击落他就会使用专用版的高斯。以利亚的NPC专用高斯步枪的代码被标记为一种同伴武器,这样它就不会消耗弹药、无法被缴械(击落)、也无法被抢夺。

注释编辑

  • 以利亚声称自己有更多的全息步枪备货,但实际上他自己却不会装备,死钱DLC里也找不到更多的存货。而且,如果在Salida del Sol时收听他的广播的话,信使可以偷听到他为放弃全息步枪而叹息。这暗示这个所谓的声称或许和他声称能控制哔哔小子一样是在贬低信使。
  • 如果他被困在了马德雷山脉避难所,那么玩家可以在他发出的那个广播信号里听见他自己嘟囔。
  • 如果信使已经和维罗妮卡讨论过有关以利亚的全部话题后,信使就可以向她发起关于金库里的对话。
  • 在加载了死钱DLC后,信使在动身前往马德雷山脉前,和维罗妮卡会有一条关于以利亚的额外对话选项。
  • 作为一名人类,以利亚的生命值非常高,比除了Dog and God 以及莉莉·鲍恩外所有的队友都高,他还配备了一把强有力的高斯步枪作为武器。
  • 以利亚自己也有一台哔哔小子,尽管他在特定场合会对信使使用哔哔小子嗤之以鼻。如果使用隐形小子可以在避难所内近距离仔细观察。他还会通过哔哔小子控制赌场避难所的力场。
  • 以利亚是一名异常坚强的人。虽然他患有关节炎、敏达成瘾诱发的偏头痛、酗酒、烟瘾再加上年老的身体,然而他不但还活着,而且身手敏捷,时刻处在战斗警戒状态,并为了重振钢铁兄弟会周游废土。即便最终在马德雷山脉下的避难所里遇上了信使,他也绝不是位吃素的人物。
  • 在隐秘山谷地堡里和兄弟会的圣骑士对话,他们有时会提到以利亚还是长老的时候。但和维罗妮卡不同,信使无法告诉他们以利亚在马德雷山脉的结局。
  • 他在游戏里的实际相貌和他的全息影像完全不同。

引人注意的话编辑

  • "难的不是找到它,难的是学会放手。" – 以利亚在马德雷山脉幻灯片上
  • "供给食品、物资、医疗支持、弹药、制作更多的项圈,甚至是打印货币!缔造一个国家。这片云雾能把我洗刷清白。项圈能确保合作。全息投影——用来防御。贩卖机器能够提供其它的一切。只要利用马德雷山脉的科技,就能够摧毁国家也可以建设它们。"
  • "袭击?不,不是袭击它们。是缔造一张白纸。让莫哈维恢复原本的命运:不被人打扰。我会放出云雾,还有全息影像。用我的双手带来毁灭,直到剩下我一个人再次屹立在太阳神一号的塔顶。我要用云雾将胡佛大坝冲刷干净,用太阳投下的长矛清洗大坝的墙体——就凭我背后这支旧世界的幽灵大军,用全息投影解决这一切。我要把他们全部杀光,杀到只剩下我,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个寂静的世界上。一个没有发生太阳神一号之战的世界。" 回答信使的“你想袭击NCR?整个NCR?”
  • "你以为你就这样逃之夭夭了?!你逃不过我,你永远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听到了吗?你听到我说的了吗?!"
  • "装疯卖傻,耍小聪明,胆敢对我说“不”?你脖子上的项圈就会把你的头炸飞。"
  • "你手腕上的哔哔小子3000——是个便利的东西。它能告诉你去哪里、做什么,让你的脑袋变得迟钝。它或许帮你收到了马德雷山脉的广播,但它如今就像旧世中的拄杖一样重要。"
  • "警报……什么……你。你以为你能溜之大吉,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
  • "因为从某方面来说,闯进马德雷山脉赌场要比打破人类天性更简单。贪婪。别墅区列满了尸体;有些因这里的险境而丧命,有些丧命于我的手中。其他的人……自相残杀。一旦他们意识到可以将马德雷山脉赌场据为己有,他们就不再关心自由……生存……或是彼此。."
  • "不论是谁设计出了马德雷山脉……他们都是痴迷于功率与信号……"
  • "数字、等式、线路……只要获得了联系,以及如何利用它的知识,这些都可以控制。" 回答信使的“你通过什么方式和我说话的?”
  • "当你进到地堡里的时候,你看到了一名受害者,他们的脑袋因为不服从命令而被炸飞。这座城市里还充满了其它的故事,这种故事还有很多。你会选择“不”吗?!"
  • "是吗?解释什么?你的贪婪?还是好奇心?是你自己要来的,又没人拿枪指着你的脑袋。我看过你哔哔小子里的档案了,你的地图标记和笔记——你和我一样选择了马德雷山脉的信号,这一点你无从抵赖。所以如果你觉得我得向你解释很多……不,这不怪我。没准你自己就乖乖地套上了项圈。" 回答信使的“你有很多要解释的。”
  • "你以为你能够偷走这一切吗?马德雷山脉只能——属于我!"

出场编辑

以利亚神父在辐射:新维加斯本体、旧世蓝调DLC和孤独之路DLC中被提及,在死钱DLC中出场。

幕后编辑

Icon cut content以下内容基於輻射:新維加斯刪節内容,因而不應完全作正史内容看待。
  • 游戏里被删减的与维罗妮卡的对话显示以利亚的名字更改了数次,而他最终的命运也不尽相同。且原本会出现在游戏本体而非DLC中(这一点和尤利西斯很像)。其中一组对话显示一名叫做亚伯拉罕(Abraham)的前钢铁兄弟会长老在太阳神一号之战撤退后不久被认定死亡,但实际是“向北走,前往了一座尸鬼城市(gone North, into ghoul country)”。另一条对话显示一名叫做蒙特(Monte)的前长老被信使为了拿到一种“加速器(accelerator)”而杀死或困住了。两者的物种均为“尸鬼”,且都有要信使传递给维罗妮卡的讯息。这些内容最终被死钱DLC重新利用并改成了维罗妮卡对信使描述以利亚命运的反应。
Icon cut content關於輻射:新維加斯刪節内容的内容到此作結。
  • <未确认,无来源>Elijah,以利亚,天主教的中文翻译为“厄里亚”,是《圣经》中重要的一位先知。他热烈渴想追求神的尊容,又渴望向神的百姓见证主;因此他不但推翻假祭坛,还声称不重建神的祭坛决不罢休。然而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出于害怕,他选择了逃跑,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引用编辑

  1. Little Yangtze terminal entries: "While setting up the radios to monitor Dome and robots, thought I saw glint (scope?) from the building on the other side of compound."

圖集 编辑

Template:Navbox characters FNV

Antagonists

Template:Navbox Dead Money

Stroken BoS Emblem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